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报刊中心 > 新世纪文坛报 > 当代海洋诗歌创作的重大收获

当代海洋诗歌创作的重大收获

更新时间:2016-04-22 来源:本站原创

张德明

花城出版社最近隆重推出的“丝路筑梦诗丛”,主要由四部抒情长诗集构成,分别是洪三泰的《大海洋》、洪三川的《丝路叠影》、洪三河的《半岛丝情》和洪江的《丝路梦回》,这是中国当代抒情长诗新成果的集中展示,也是海洋诗歌创作的重大收获,无论是在湛江诗歌史上,还是在广东诗歌史上,乃至中国当代诗歌史上,这套诗丛的出版都具有突出的历史意义和不可低估的诗学价值。在我看来,这套诗丛的意义主要体现在下述几方面:

第一,书写了一个家族的文学传奇。这次推出的四部诗集的作者,是出自洪氏家族的同胞兄弟,兄弟四人联袂出场,共同向我们展示了诗歌创作的艺术才华,将一个家族的文学传奇,进行了精彩的书写和神奇的展现,必将成为一段品味不尽的文学佳话。我们知道,中国古代特别注重诗礼持家,古人对书香门第、诗礼之家都是异常敬慕的,古代文学史上的“三曹”“三苏”等家族作家现象,至今为人们津津乐道。近现代以来,由于社会分工的日益细密化,各种职业的专业性也越来越强,人们的精力被各种分化太细的专业所牵扯,很多人再也无暇顾及文学技艺上的历练和栽培了,正因此,一个家庭中各个成员皆为舞文弄墨的艺术家的现象,在今天便显得极为罕见了。洪氏四兄弟的这次集体亮相,是一个家族文学才华淋漓尽致的彰显,这种家族兄弟皆为诗人的特例,不说是在广东,就是放在整个中国的范围内都是绝无仅有的。这是家族文学神话的再次上演,是中国古典的诗礼传统的现代演绎,对当代人的启发和教益无疑是深广的。这同时是湛江人审美智慧的集中展示,是湛江人丰厚的文化底蕴和执着的艺术追求的鲜明体现,与湛江市正积极谋划着的文化兴城、文化强市的精神文明建设目标是极为吻合的。

第二,启人心智的四大意识。这套诗丛虽然各具其美,各有所长,整体上也体现出一些文学的共性,最突出地表现在四大意识的彰显上。一是宇宙意识。随着通讯和交通的飞速发展,尤其是互联网的出现,当下世界的时间与空间已经被极大地压缩,世界各国之间的距离日益缩短,“地球村”的命名由此而来。洪氏兄弟关于海上丝绸之路的这四部长诗,是在当下世界人民相互依存、难以分割的历史背景下出现的,无论是主题的选择还是情绪的抒发,四本诗集都凸显着不可多得的宇宙意识和世界意识。四部长诗都不是小我之情的长吁短叹,不是身边琐事的简单记录,而是在历史与文化的脉流中,将与世界各族息息相关的生存与发展的主题加以艺术阐释,其思想的高度和视野的开阔性都是令人称道的。二是历史意识。洪氏兄弟的四部长诗都注重在历史与现实的立体坐标中,追溯海洋文明的发展历程,聚焦当下中国海洋事业的最新动态,反映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时代主题。历史维度是四部长诗结构布局和诗情铺展的极为重要的维度,四部长诗因此都生动地体现出鲜明的历史意识。三是生命意识。无论表现什么题材,诗歌最终都要落实在表现人的精神、塑造人的灵魂、陶冶人的情操这样的审美指标上,因此,人文性是优秀诗歌的必备素质。洪氏兄弟的四部长诗不只是对历史的追溯,也不只是对现实的书写,更是对人的关注,是对人的曾经的生活轨迹、当下生存境遇、未来发展前景的一次集中思索和诠释,袒露深厚的人文关怀之情。四是海洋意识。海洋是当今世界最为重要的一个板块,海洋文化正在成为世界文化中最为前沿、最有发展潜力的文化形态。洪氏兄弟的四部长诗,立足海上丝绸之路的观照视角,以海洋书写为最为重要和最核心的表达内容,表现了当代诗人对海洋在历史、地理、政治、经济、文化等层面上的思考、理解与追问,体现出极为深厚的海洋意识。

第三,抒情长诗创作的积极探索。我曾写过一篇文章《长度·浓度·难度·限度——关于抒情长诗创作的思考》,提出抒情长诗写作的四个难点问题。我的主要观点是:抒情长诗的长度应该有一定限制,太长或太短都不能成为真正的抒情长诗;抒情长诗应保证诗的质量,保持诗的浓度,不能为了拉长篇幅而将诗意的浓度稀释了;抒情长诗创作应保持难度意识,在诗歌的艺术性追求上比短诗创作不能有丝毫减弱和降低;新诗创作还是应以短诗创作为主,因为要受创作能力、创作时间、创作积累等因素的制约,抒情长诗的创作毕竟是有限的,不能将其作为新诗的主流去提倡。洪氏兄弟的四部长诗结构合理,诗性鲜明,诗情浓郁,张弛有度,是当代抒情长诗创作探索和长诗的成果,在抒情长诗的发展史上也是意义突出的。

(作者系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岭南师范学院教授、南山诗歌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