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作家云空间 > 报刊中心 > 新世纪文坛报 > 竹溪桥下向华泉

竹溪桥下向华泉

更新时间:2016-07-22 来源:本站原创

深入始兴围楼,深入山里,参观完抗日名将张发奎故居后,我们顺着屋后小道出去,我记起一路听当地作家张熙恩说这里有温泉。不禁问了一句:不是说有温泉吗?在哪里?

张熙恩回答说:就是我们刚才走的那地方。

我说:怎么没看到?

他说:要的话,我带你过去。

这么稍微一耽搁,一行人都走过去,我看着我们的队伍绕过房子,往前面走去,基本看不到了。这里依山而建的房子,屈曲蜿蜒,一拐弯就看不到人。我犹豫了下,因为这里张熙恩非常熟悉了,而且大多还是他带的路。看温泉这好奇心还是占了上峰,我问他:“远不?”回答说很近。

“那咱去吧!只要我们等会能继续跟上。”

他说没问题。

我们从张发奎的故居往回走,他带着我,往山下走,很快看到一奔流的小溪,远远地有一个石拱桥,上面斑驳的蓝色字体依稀可辨:竹溪桥。而隔着奔腾的小溪,我们在这边已经看到了对岸溪边一座小建筑物,也是天蓝色的繁体字:向华泉。

张熙恩指着对面那建筑说:喏!在那里!

在山下抬头回望,这温泉离张发奎故居不远,看来当时的抗日将军选择建筑也是考虑这温泉的原因,才把房子建在这山边。

我们走上竹溪桥,这古老的石拱桥不大,虽然已经很旧,但不残缺,桥的两端堆满了山上砍下来的木材竹材,抬头满山翠竹,成了老桥绿色的背景,难怪这桥叫竹溪桥。从桥上走过去,绕到对岸去,那白华泉就在哗哗流水边。

几个泡浴的男子站在溪边看着我们,张熙恩打头阵,下去之后赶紧折回来,告诉我这边是男的,另外一边才是女的。我刚才看到几个泡浴的男孩子匆忙溜进去,还以为乡村没分男女。回转到另一边,便是女的了,我走下台阶,有些光滑,到了溪面,这边有矮墙隔开来,还没到门口,一股热浪扑面而来,溪水透着凉气,而紧贴着的温泉却热气腾腾,冒着白烟。

并没有装可以关的门,开放式的门直接看到里面的温泉,泉水因着近期的雨水和山洪,并不清,有些浑浊,里面几个老奶奶和小女孩正惬意地浸泡着、擦洗着身体,老奶奶耷拉松弛的身体完全裸露,她们无所忌讳,在村里人面前很自然,见到我这不速之客的“入侵”反而局促地起身,看出她们对身体的坦荡,我以为那个对面的老奶奶要起身穿衣服,谁知她仅仅是背转过去,该干啥还是干啥,继续搓澡。小女孩很开心地玩着水,外来人的到来并不多,对她们没造成多大的干扰,一墙之隔的那边的男浴室,其实是相通的,准确说仅仅隔着象征性的半面墙,温泉只有一个,只不过用这半面墙稍微挡住而已。这边还看到喜欢游水的男孩子钻在水里穿梭,但他们不会游过女人这边。

我蹲下去,用手捧起泉水,温度适当,手一洗,感觉很温润光滑。浸泡下去肯定很舒服。

估计这些老人孩子在水里已经享受很长时间了。时光在这山坳里是充裕富足的,每个人都可以尽情享受光阴的赐予。

旁边一个老奶奶慢悠悠地洗她那头乌黑的长头发,那长发跟她松弛的皮肤和皱纹构成很大的反差,把我也看呆了:城里年轻人都没有这样质地的长发。年龄不是问题,问题是环境,有这样山清水秀的地方,这样的温泉,开放式的,生活好像不需要其他的奢求。

小女孩也在洗头,在这个池里她们洗澡洗头,带着梳子,虽然水有些浑浊,但她们好像完全不理会,温泉毕竟是温泉,深山里又没其他的污染。有女孩子的地方就有欢声笑语,两个孩子就足以嬉笑怒骂,让喧哗声飘扬开去,而老奶奶都沉默着自己的身体,她们只关注处理自己的身体好像没有其他,孩子和老人构成一幅祥和的画面。我甚至想加入她们泡浴行列里,可惜我只是个路人,路过而已。

打扰了她们,我赶紧回头,怕张熙恩久等,怕跟不上队伍。

我们匆匆上了台阶。我一路疑问:这么神奇!为什么在溪里突然就冒出了这么一眼温泉?张熙恩只不断点头,他知道就是天然的,其他地理知识他也未作深入了解。

我说:好可惜,这么好的天然温泉,为啥没开发呢?要知道,有温泉的地方,当地都开发成很好的旅游资源,城市人都趋之若鹜。

随即我否定了自己这种想法,有点像自言自语,也是跟张熙恩说:要是开发了,村民还能自由享受大自然的赐予么?

是的,大自然给我们丰厚的赏赐,可惜人类的贪婪把它变成了某种利益的私囊,使更多的人失去这种馈赠。始兴这样的地方,这样的天然人文景观,无疑值得好好保存珍惜的,不仅仅是围楼,这样独特的地理环境和人文,同样值得保护。

    我们的队伍正在山下的一个小学稍作停歇,我们赶上他们,树木林荫,温泉就隐匿在山林中,隐藏在修竹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