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作品

作者

广东作家网 > 粤评粤好 > 观点·争鸣 > 丘树宏:“张狂”的真文人——张况和他的《中华史诗》

丘树宏:“张狂”的真文人——张况和他的《中华史诗》

更新时间:2017-02-20 作者:丘树宏来源:今日头条

67d1f39.jpg

张况,著名诗人、诗评家,1971年生于广东五华。当代新古典主义历史文化诗歌写作的重要代表之一,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佛山市作家协会主席。已出版史诗三部曲《大秦帝国史诗》《大汉帝国史诗》《大隋帝国史诗》等25部,主编诗文选19部,代表作有100000行21卷《中华史诗》。与陆健、程维、雁西并称为“中国诗坛四公子”。系广东文学院签约作家,现居广东佛山。

著名诗人丘树宏评张况《中华史诗》

写一写张况,这是我想了多年的一件很重要的私事。然而如何写,写什么?却踌躇了许久。直到这个周末,一个题目突然在脑海中冒出:《张况:“张狂”的真文人》,觉得很满意,这才专门坐下来着手这篇小文的写作。也就在同时,我才发觉自己心中原来对文人是有着真文人、假文人的看法的。

究竟假文人是什么样的?我似乎也没有太明确的认识,大概有两种吧:一种是确实是在作文,但文章确实不敢恭维,其自己却浑然不觉,依然十分陶醉。这种人自然可爱,但无论如何都不能算作真文人;另一种是文章确实很漂亮,但人品却糟糕得很。这种人非但不能算作真文人,还可以说是一种恶人。那么,真文人又是什么样子的呢?我想,真正的文人应该是文章漂亮,人品也漂亮的。在我看来,张况就是这样一个“真文人”,而且是一个“张狂”的真文人。至于为什么是“张狂”,后面自有分解。

客家人张况

张况是梅州五华人,就籍贯和出生地来说,他是标准的客家人。客家人是从中原迁徙过来的,是典型的汉民族,它保留着中原文化,或者说是汉文化、中华文化的最核心的基因,是“活化石”。而张况,首先是他的样貌充分体现了客家人的特点:儒雅而诚实,从他的身上根本找不出任何的奸诈和粗鲁。张况的为人处世在文人中、在社会上有口皆碑,几乎无可挑剔。有一句俗语说“酒风看人风”,张况很有些酒量,酒风豪爽,但从不以酒压人、强人所难,而且酒酣之后还保持着谦谦君子的可敬可爱。咳,那一份儒雅!

张况的热情好客可谓闻名遐迩。这正是客家人的著名性格之一。其实,张况并不怎么富裕,官也不大,按理资源非常有限,但他却接待了许多的文人墨客,组织了不少的文化活动。而且将文人们服侍得周周全全、舒舒服服,将活动办得圆圆满满、妥妥帖帖。这一点,更能体现出张况的人格魅力——他是靠着他对文化的真诚和无私,靠着他对文化的追求和贡献,靠着打动其他有资源的人士而理解、支持才达到此目的的。只是,在当今时候,做文化确实太难了,我们这些文人们一定要好好珍惜和爱护张况的苦心和努力,更不要给他太多的压力和为难。张况可不容易呀!

张况的客家人性格,更体现在他对官场的态度和行为上。本来,以张况的人品、才华和贡献,他是早就应该坐在比现在更高的位置上的。然而,张况是一个工作和事业上上进 心很强的人,但做人却十分的本分老实,甚至有些儿迂腐。他从来不为自己的升迁去找任何人,更不耻于去低头求人。这一点,我曾经有一段时间很为他着急,久而久之,也就理解他了,甚至尊敬他了,因为我自己也是这种性格,也是持的这种人生观,老实做人,老实做事。只不过我的运气比他好一些,我的人生路总能碰上一些贵人而已。我心里期待着张况命运中的贵人能早日出现。

真文人张况

张况对文学艺术创作的执着和劳作,真可谓是“疯狂”。作为一个二十世纪70年代出生的人,竟然涉猎了小说、散文、诗歌、评论,还是一个很有点名气的书法家,有了那么多的文艺成就,可以说是著作等身了。这种勤劳,这种刻苦,这种努力,当然不能不说是“真文人”。

张况的作品,我基本上都有收藏。无论是哪一种艺术体,张况所表现的都是“正能量”。首先,他的作品是生活的、健康的,人生况味十足。我阅读更多的是张况的诗歌,他的诗歌最大的特点是深沉,诗歌中总是可以看到他那双思考的眼睛,以及他那颗总是有些儿忧郁的心。他的诗风总体是传统的,但总是调和着一些清新的现代风格,让人感受到一种强大而健壮的生命力。张况的书法,更让我惊讶以至震惊:依然是以传统和深沉作为底色,革新的现代气息也同样浓厚,但是,那种厚重、那种老辣,真的不应该是张况这种年龄之人之所能。张况的书法,将大有前景,我看好他。

最近一段时间,张况居然更为“张狂”了,竟“潜伏”13年,神不知鬼不觉地写了一部洋洋五万多行的《中华史诗》!虽然还没有正式出版,但张况其人及其长诗在诗歌界已经是一个传得沸沸扬扬的真实的传说,各界寄予极大的期待。我有幸近水楼台地拜读了一些章节,确实惊人震撼击节!我的评论功底很是薄弱,在此谨借用著名评论家李犁的话来表达我的评价:“这绝不是一部诗歌写成的史料,而是诗人以这些史料做平台和符号,把他自己全部的人文理解和才智写在大地和史册上,这是一部沾满了他个人气质的英雄史诗,也是一个人的心灵史。”我不想具体引用其中的任何诗句,以正式的评论方式来评价这部长诗,但我有一个直觉,或者说是预感,《中华史诗》将会成为中国诗歌界的《荷马史诗》。我有这个信心。前提是,要有这种机会,要出现这种伯乐。

为此,我还是从另一个角度很为张况担心——张况,你这样“张狂”,以至于因为你的努力和成功,抢了那些专业文人、专业诗人的饭碗,夺了他们在文坛、在诗坛的牌位,而现在,对于文人包括诗人及其作品命运的生杀大权,几乎全都掌握在他们手里。他们虽然没有忙着写作,更没有忙着写“史诗”,但他们一直在忙着给自己和自己的圈子批发奖项。就是这些的“他们”,能发现你吗?能推介你吗?他们能给你那些荣誉、那些桂冠吗?

张况,你确实太张狂!

然而,我理解你的张狂,我赞赏你的张狂,我敬重你的张狂,我支持你的张狂。

因为我还是对我们国家和民族文化的未来充满期待,更对你的才华不被埋没、对你的优秀作品被发现、对你的文化贡献被认可充满信心。

(作者简介:丘树宏,著名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中山市政协主席。)


友情链接: 人间杂志社 全国各省市作协官网 中国作家网 网易读书频道 国内各大文学网站论坛博客 广东各地市作协文联官网 广东各大文学网络论坛博客

©广东省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粤ICP备06014976号

zuojiawang2010@163.com
技术支持:广东羊城晚报数字媒体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