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粤评粤好 > 批评进行时 > 郑焕钊:陈崇正:“半步村”书写的文学标识

郑焕钊:陈崇正:“半步村”书写的文学标识

更新时间:2017-09-12

微信图片_20170912124247.jpg

作为一个虚构的文学地理,这个“糅合着地理记忆、人文激活和情感唤起”的“半步村”的搭建与形成,标志着陈崇正个人小说写作风格的形成。这位从诗人到小说家转型的潮州籍作家,将他的《半步村叙事》《我的恐惧是一只黑鸟》《碧河往事》《黑镜分身术》等系列中短篇小说,作为一块块变形的棱镜,不断地折射当下的种种现实,并通过想象力的重构和变形的书写,呈现了创伤记忆、社会结构与社会信仰等时代问题。“半步村”既是一个书写时代的文学容器,更是一种独特的美学风格,使陈崇正不同于其他80后的作家,成为被期待的文学的破局者。

“半步村”是陈崇正小说书写时代、介入现实的切口,是他书写时代境遇的文学容器。“半步村”有着非常鲜明的潮汕乡村文化的特征,同时又不断地触摸着时代变迁中的历史与现实。这就使陈崇正的写作有很大的抱负,他不是在写作地域文化,而是有着隐喻中国现实的企图。在他的虚构世界中,多重的文化、记忆和历史的脉络在半步村交织纠缠,极大地增强了隐喻的复杂性。在这里,有陈小沫在“迫害”与“被迫害”之间的创伤记忆,有我二叔对于火葬的恐惧,有离婚所折射的乡村信仰的崩塌,有征地等所带来的乡村权力关系问题……

“半步村”不是一般的乡土,而是借乡土中人的变与不变,来书写转型期中国在记忆与现实、城市与乡土之间的复杂关系。选择从“半步村”这样一个转型时期的乡土村镇,而不是城市来表达对时代的思考,使陈崇正的书写,既能与现代以来的乡土文学书写构成对话,又能够与90年代以来的城市文学形成参照,在文学中国的光谱下,留下独特的标志。

作为一个在虚构与真实、魔幻与现实、记忆与当下、历史与未来之间的独特存在,“半步村”逐步形成一种南方美学风格,使陈崇正对时代的书写表现出异样的轻逸与丰富的可能。陈崇正的写作并不是对现实作一种新闻式的记录,而是借用潮汕乡土文化中的神异传统以及充满着魔幻色彩的科幻想象,不断地对现实进行变形和重构,无论是灵魂机、分身术、平行世界、重复时间还是种种疾病的隐喻与诡异的行为,陈崇正对现实的想象性重构使半步村充满着时间的褶皱,这种实验性的写作让陈崇正拥有了从多个层面书写中国现实的可能性及其充分的自由。我们不难从中看到他的小说与上个世纪中国先锋文学之间的某种关联,但陈崇正的标识在于,他在对神异传统与科幻资源的借用中,产生了重构魔幻现实书写的美学的可能性。

当然,陈崇正的书写也远非完美。比如他对现实进行想象性重构的过程中,在对现实碎片的整体性关联、理解和洞察方面仍存在欠缺,这就限制了其小说对生活本质的洞察力。作为一名年轻的作家,我们期待陈崇正向更高品质写作的突围。


友情链接: 人间杂志社 全国各省市作协官网 中国作家网 网易读书频道 国内各大文学网站论坛博客 广东各地市作协文联官网 广东各大文学网络论坛博客

©广东省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粤ICP备06014976号

zuojiawang2010@163.com
技术支持:广东羊城晚报数字媒体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