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粤行粤辽阔 > 行思录 > 蒋述卓:走入草原深处的秋

蒋述卓:走入草原深处的秋

更新时间:2017-11-18 来源:南方日报

去内蒙,无论是居住在内蒙的朋友还是居住在外省但已去过内蒙的朋友,都说应该是在夏季的五到七月份去,那时的草原水草丰茂、鲜花盛开,蝴蝶啦蜜蜂啦飞鸟啦牛羊啦在草原上撒着野,看上去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那才叫一个爽。内蒙草原给我最初的印象也是从阅读玛拉沁夫的短篇小说集《花的草原》中得到的。风吹草低,花海荡漾,那意象已深深嵌入我的记忆。

而在九月的季节,踏入内蒙草原,沿着由西向东的路线步入草原深处去领略它那饱满而又充满魅力的风姿,这在我还是第一次。

经过大半天的大巴跋涉,我们从呼和浩特来到了锡林格勒盟正蓝旗,元上都遗址就呈现在一片秋草枯黄的旷野上。700多年前,这里曾经是一个威震世界的王朝,声名赫赫的忽必烈就在此建立了气势恢宏的都城。顺着车辙尚存的马道,我们登上当年著名的大安阁废墟的高台,在那里眺望和想象着当年都城的气象:城关有四门,关墙长则达千米,短也有600米。车道宽敞,毡帐如云,人流如织。城内除有举行重大典礼和接待外国使者的大安阁之外,还有设酒摆宴的洪禧殿、藏书阅书的宣文阁、皇帝巡游之后歇脚的穆清阁等等。

这也算是草原的深处了吧?

放眼望去,北边很远很远的地方就与蒙古国接壤了。当年忽必烈在此建都不仅仅是为了夏日纳凉,更重要的还是在于它是草原的腹地。而这腹地不仅是蒙元人的家园,而且在当时还被视为世界的心脏。就在这大安阁里,忽必烈接受了南宋君主的朝降,还接见了来自万里之外的马可波罗。要不是蒙元大军在重庆的合川遭遇“上帝的折鞭之战”,忽必烈可能还会在罗马建起他的另一座都城。

然而,历史就这样拐弯了,蒙元王朝最终也灭亡了,但它当时构建的元代版图却留在了历史之中,它所构筑起来的精神——对故国故土的向往与维护,依然存留在蒙古族人民的血液里。萧瑟秋风中,站在这高台之上,看那白云之下的归雁行行,我耳边回响起电影《东归英雄传》插曲《鸿雁》那耳熟能详的旋律:

鸿雁,天空上,

对对排成行。

江水长,秋草黄,

草原上琴声忧伤。

鸿雁,向南方,

飞过芦苇荡。

天苍茫,雁何往?

心中是北方家乡。

……

元上都被废的若干年之后,还有那么一支流落在异国他乡的蒙古族土尔扈特部,在首领渥巴锡的率领下,历经数年,摆脱俄国沙皇的统治,重返祖国的怀抱。在遥隔千里之外的新疆巴音布鲁克草原,那是仅次于内蒙古鄂尔多斯草原的中国第二大草原哟,一曲爱国爱乡的英雄壮歌与这里的高原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里也是他们北方的家乡,是他们的精神所系心之所往啊!

在高台上,我恋恋不舍地看着阳光下的大草原。近处,几个牧民正在往拖拉机上装割下来的牧草,草堆得高高的,车被压在草底下,连轮子也看不到了,只有车头还露出半张脸,羞涩地打量着我们这群外来的游客。草原上留下割草机驶过之后的道道痕迹,像大树的年轮,仿佛在铭记着这秋的历史。长久以来,内蒙古人民像维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维护着民族的团结和祖国边疆的安定,这草原深处的宁静平和就如同这草原的秋色一样,显得那么成熟而坚不可摧。

再往东走,在美丽的达里湖边,我们走进了斯钦巴特尔合作社。这里已是属于赤峰市的克什克腾旗了。在合作社的门外,建有高大的棚架屋,那是用来存放大型农牧机械的。围墙根堆着小山似的干牛粪,那是过冬要烧的燃料。合作社除建有工作人员的宿舍外,还建起了一个高大的毡包,那是接待客人和聚会时用的。我们一边参观一边与斯钦巴特尔聊天。他介绍说,这合作社是他挑的头,已由原来的两三家发展到了现在的八家,各家将自己的牲畜、资金、设备收拢起来共同使用与管理,也根据工作需要分工负责,或放牧、或种植、或采购,同时也雇工。等到年终大家根据总收入情况并根据各自的付出来分配,有点股份制的味道。现在他们已拥有800多头牲畜和近千亩的牧场。由于集中一起采购种子、草料、肥料、农药与机械,省心又省钱,重大事务大家一起商量着再做,合作社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的,每年每家的平均收入都在20万元左右。我们还走进合作社的菜地里,摘下又红又大的西红柿,学着社员的样子在身上擦一擦,就塞进了嘴里。斯钦巴特尔说,这都是有机蔬菜,是自产自销的啦。

斯钦巴特尔将我们让进毡包,抬头看,秋阳透过毡房顶射下来,使整个毡房显得金光灿灿的。炕上铺着厚厚的羊毛毡子,炕前留出一大片空地,斯钦巴特尔说这是为社员们聚会喝酒时跳舞用的。过着这么好的日子,没有酒与歌舞那怎么行?果然,毡房里除挂有大大的电视机外,还有可以唱卡拉OK的设备与音响哩。

继续走,我们就到黄岗梁了。黄岗梁还是属于克什克腾旗,正好处在贡格尔草原与大兴安岭南端山地的交汇地带。这里除草原、森林、湖泊外,地下还有丰富的矿产资源,其中黄岗梁铁锡矿是长江以北最大的铁锡多金属共生矿。

进入黄岗梁森林公园,我们就真的走进浓浓的秋色之中了。

9月下旬,正是黄岗梁赏秋的最佳时节。如果说草原上的秋意是那散落在原野上的草垛子与收获的土豆袋的话,在黄岗梁则是丛林的舞蹈与歌唱。白桦树、紫桦树、枫树、杨树争相比着看谁最黄,连沙柳也追赶着秋天的脚步一半变成了黄色。山丁树的小红果缀满枝头,夏日里开白花的草此时也加入到秋天的合奏,叶子也变得红起来。被草木遮掩着的溪水早已失去夏日的豪情,此时轻言慢语,羞涩地不愿露面。驻足细看道旁的桦树,它们的皮也苍老起来,沟沟壑壑的,呈现出一幅幅秋山寒意图。

这是一个多么令人心醉神往的地方啊!

在这里,你的心与秋天的阳光一起在树叶上跳舞,草原上的风吹过来,与森林中的草味、花味、树皮味、山果味夹杂在一起,芳香四溢。置身林中,你就置身在红色、橙色、黄色与绿色交织着的海洋;站在岗顶,你又如登上巨轮的甲板,在金色的海洋上飘荡。秋天的韵味就在那一波又一波的红黄相间、黄中夹绿的林浪中,勾走你的魂魄。有人说:“如果你错过了黄岗梁的秋色,你就错过了整个秋天。”这话虽有些夸张,但也一点不假,尤其是对于我们这些来自南方的人来说,走在这“树树皆秋色”的画图中,每走一步就如同拥有了整个秋天了。

从内蒙古草原回来好久好久,我似乎还迷醉在那草原的秋色里,睡梦中还闻得到那沁人心脾的牧草之香、树木之香,还有那斯钦巴特尔的毡房之香。


友情链接: 人间杂志社 全国各省市作协官网 中国作家网 网易读书频道 国内各大文学网站论坛博客 广东各地市作协文联官网 广东各大文学网络论坛博客

©广东省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粤ICP备06014976号

zuojiawang2010@163.com
技术支持:广东羊城晚报数字媒体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