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新闻 > 焦点 > 向"中国制造"的制造者致敬丨每个工人都有自己的名字丨《作品》杂志诗歌进工厂(东莞站)

向"中国制造"的制造者致敬丨每个工人都有自己的名字丨《作品》杂志诗歌进工厂(东莞站)

更新时间:2017-12-04 来源:《作品》君 作品真文学半月刊

1512358099(1).png

每一个工人都有自己的名字

2017年12月2日

东莞

最大女鞋公司华坚集团会堂

一场特别的诗歌朗诵会

诗歌作者

大多是一线工人

观众也是一线工人

八百人的会场

每一个观众席

每一个工人都有自己的名字

因为诗

因为《作品》

因为爱与尊重


孔子说

“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

诗歌回归大众

本来就是诗的义理之一

工人诗篇来自生命体验与生活现场

同样也是对《诗经》“风”的呼应。


“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 。

诗歌进工厂

也是向中华文化传统致敬!


《作品》人花了很长时间

打出这些观众的名字

尊重每一个普通劳动者

在一个个名字后

体现着每个个体的尊严


今夜

我们为你读诗

1512358311(1).png

现场部分朗诵篇目

1512358386(1).png


忙碌的人群是坚固的

谢湘南

六点钟,我什么都没准备好

晨光没有耐心,窗台显得粗暴

炸油条的小伙子掌握着油锅的安静

什么都在快速变化,油条变得金黄

 

六点钟,我什么都没准备好

太阳脱下大海白色的睡裙

穿上牛仔裤,线条多么耀眼

出门人都被引诱,忘记向家人告别

 

从夜班上退下来的找到自己时钟的秩序

身体喊叫着,柔顺着

伴着城市轨道上车辆的奏鸣

——进入睡眠……1512358551(1).png

陈小橘

郭金牛

小橘,见字安好。笔起处

长江水,流经楼下的水果店,流经

湖北省


水。

洗过脸上的小雀斑并没有消失。

报纸盖住的江水并没有消失。


海上生蛾眉。


她在镜子里,观察对面的女子/描眉/擦胭脂/

一弯白银的柳叶.白色的香味。

突然

江水,开出一朵


白百合。


事件的起因、经过和结果

涌现出来:

青丝,绾。青丝,落。我目睹过这万缕

千丝。

你肯定不知道


将名字忘记在水面上的人,身子

会突然变得很轻。

很轻。

1512358707(1).png

吊带裙

邬霞

包装车间

灯火通明

我手握电熨斗

集聚我所有的手温

我要先把吊带熨平

挂在你肩上才不会勒疼你

然后从腰身开始熨起

多么可爱的腰身

可以安放一只白净的手

林荫道上

轻抚一种安静的爱情

最后把裙裾展开

我要把每个皱褶的宽度熨得都相等

让你在湖边

或者在草坪上

等待风吹

你也可以奔跑

但一定要让裙裾飘起来

带着弧度

像花儿一样

而我要下班了

我要洗一洗汗湿的厂服

我已把它折叠好 打了包装

吊带裙它将被打包运出车间

走向某个市场

某个时尚的店面

等待惟一的你

陌生的姑娘

我爱你


仓库管理员的一天

 阿鲁

他在查看库存。报表中

只有字母、数字、加法和减法

没有逗号,句号,更没有省略号


他在核对每一个配件的数据

这些冰冷的器官

落满了灰尘,它们在沉睡


它们在等待装配成一件产品

——这不过是铁和塑料的等待

剩下来的时间越来越精确


每一秒都经过研发部门

准确无误的技术处理

不会发生任何意外


像一次次阅兵,他穿过

这些整齐的货架

始终低着头


如果这时候有人闯入

他一定会因为过度紧张

说不出话来

1512358994(1).png


我的银湖

万传芳

不想用任何修饰手法,我只想告诉你

一个真实的银湖

在那个被名命为工业区的地盘上

在上班高锋,有许多人和许多车

如挤在闷罐中的沙丁鱼般

在奔命地奔跑

 

那一栋栋厂房,一个个工位

轻轻地俘获奔跑着的人们

他们,像五颜六色的磁铁

被一块比他们强大的磁盘吸附着

体力、青春,在那偌大的磁盘上慢慢消耗

 

在安静的银湖

那些无数只磁铁,强磁、弱磁

在每一个清晨、黄昏、午夜、黎明

遵从规律

磁场安静有序

 

在喧嚣的银湖

每天都有暂新的磁铁加入

也有被消耗尽磁力的老铁块退伍

他们只能在银湖以外徘徊了

 

年龄相当重要

银湖标准,十八到四十五

在标准之外,仍有一些个体

心惊胆颤地依靠银湖生存

偌大的银湖,藏着他们

 

再过几年,我也要退伍了

我的银湖,不是我的银湖

1512359121(1).png


蚂蚁在大地上不停地爬来爬去

蒋明

它们总是在大地上,不停地

爬来爬去!有的向东,有的

向西;有的向南,有的向北

有的向上面爬,有的向下面爬

有的向前爬,也有的向后爬……

有路的地方,它们爬;没路的地方

它们(就爬出一条路)也在爬

像一台台不知疲倦的机器,在大地上

不停地爬来爬去,爬来爬去……它们

有的成双结对,像相互扶携的夫妻

有的三五成群,像拖家带口的人们

有时也排成长长的队伍,像我出远门的

乡亲。也有的只是孤零零的一只

像我沉默寡言的兄弟。它们有时候

举着一粒碎米,或是一只瘦小的青虫

就兴高彩烈地,在大地上,爬来爬去

爬来爬去……有些头晕,有些

迷失方向,但更多时候,它们

依旧两手空空……这是深冬的一个下午

在南方的工业园区里,我所看到的一个景象

儿子在这时打来电话:“爸,我们

要交下学期的学费了!”我一时

没有反应过来,眼睛里还噙着一滴泪水

1512359226(1).png

安装插座

程鹏 

打工生活在持续不断地上涨着。春江词的水突然奔跑起来

三条螺丝钉的红鲤鱼被钳在他的老虎钳上。旋转

隔着龙门。一把江声的感叹词组

 

L是火线,打工生活的主动词

N是零线,打工生活不可或缺的副词

E是接地标志,4平方的双色线叹息的谓词

 

他的头皮发麻,短发直竖,神经绷紧

目光是一词坚定的螺丝

他在带电操作。电笔小心切切的试探,测试,旋紧

三条红鲤鱼生动的滑过老虎钳的龙门。一阕春江词

左零右火   LOVE  LOVE  LOVE 

1512359358(1).png

1512359531(1).png

1512359588(1).png

1512359674.png

1512359732(1).png

1512362693(1).png

1512362925(1).png

1512362988(1).png




友情链接: 人间杂志社 全国各省市作协官网 中国作家网 网易读书频道 国内各大文学网站论坛博客 广东各地市作协文联官网 广东各大文学网络论坛博客

©广东省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粤ICP备06014976号

zuojiawang2010@163.com
技术支持:广东羊城晚报数字媒体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