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粤评粤好 > 批评进行时 > 章以武:流转于山水之间的神韵

章以武:流转于山水之间的神韵

——读卢锡铭散文集《水云问渡》

更新时间:2018-03-01 来源:广东作家网

30年前,初冬,广州日照朗朗,簕杜鹃烂漫,我去《黄金时代》杂志社编辑部小坐,第一次见到卢锡铭。这是一位壮实面善、待人仁厚的男子汉,我俩一见如故,聊得很投机、很舒心。从此,他的朴实无华、淡定从容、彬彬有礼的模样,一直山清水明地留在我的心间,只要有闲,我就会踅足去他办公室坐坐,讨杯茶吃,我们成了“老友记”。初见他时是杂志社的副总编辑,后来是出版社社长、最后来是出版集团副老总,公务繁忙,干得出色。然业余也醉心于散文创作, 写了几本散文集,其中《带走一盏渔火》,还获得全国冰心散文奖,退休后依然初心不改。我曾道:“老弟,你老家东莞,那里生意兴隆,金鸡下金蛋,风生水起,对你没一点诱惑?你有点时间,偏偏东跑西颠,周游于大江南北的好山好水,写你的散文,看来很倜傥,也是十分磨人的呀”。他“呵呵”笑答:“我这个人命贱,没大本事,就是喜欢业余写点东西自娱。我身背相机,风里雨里到处钻,活得有滋有味,很知足。有时,确实累得像条流浪狗,晒得像个蜂窝煤,热得像只出炉烧鸭!”我听了哈哈大笑。我懂,卢老弟心里恋着一朵美丽的白莲花——散文!近日,有幸读他刚编好的散文集《水云问渡》,好生喜欢:敬天,敬地,敬人,气势壮、格局大呵!

锡铭的散文,有着山水之间流转的神韵,很有特色。

一是富有人文情怀。他深知这类写于山水间的散文,假如缺失自然与人文,历史与现实的交集,那就成了导游文章了,格局就小了,品格就低了。读他的《最后的枕水人家》,他不仅写了江南水乡乌镇迷人的湖光山色,更是对乌镇的“茅盾故居”有着泼墨淋漓的书写,当我们脚踩乌镇青石板的小巷,眼前就会出现《子夜》、《林家铺子》、《春蚕》中人物的影子,耳边会响起他们的吴侬软语,心中会发生对这位文学家与革命家完美结合的茅盾先生的深深敬意。这种可贵的人文情怀,也就强烈地叩响着我们的灵魂。记得,我跟锡铭谈起过,我回故乡,必去西湖,每次至秋瑾墓前,就会泛起对这位“鉴湖女侠”的崇敬之情,她为西湖平添了豪气、平添了剑胆琴心,她以鲜血唤起那个时代的命运!锡铭深有同感。他在《夜探零丁洋》中,怀着无限崇敬的心情书写了民族英雄文天祥。当文天祥兵败被俘,押解船上,过零丁洋时,望着半江渔火,写下了千古绝唱《过零丁洋》,“……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同时,锡铭在文中,热情歌颂了民族英雄林则徐。他说:“林则徐充军伊犁前夕,曾登上当年他坐镇指挥的大人山巅,向虎门山山水水深情一瞥,然后策马扬鞭而去。至今,我们仿佛依然能听到马啼声声啊。”锡铭就是怀着一腔爱国、爱乡、爱英雄的心情,抒写他的美文!散文,与其它文体比较,就是作者能非常直接地畅开心胸抒发对人物的认识与评价。他深谙此理,所以在多篇行文中,都深情地表达了对为历史作出贡献的人物的关爱与缅怀,向他们的奉献精神、骨气与尊严致敬。正因为散文中有了这样的人文关怀,才使得他的散文散发熠熠光芒,显得有分量,不一般!

二是有思想品格的支撑。散文思想品格的高下,决定散文格调的高下。有的散文,通篇锦绣,漫天花雨,美是美了,但总觉轻飘了一点,不够厚实深邃。原因就在缺乏有力的思想支撑。小说的思想力度是通过人物关系(即故事)与人物的命运来表达的;而散文大多是通过对客观事物的哲理思考与对生活的解释能力,判断能力形象地表达的。否则,写出来的作品似水过鸭背,缺乏艺术的生命力。所以做散文,思想的积累至关重要。而思想的积累并非空泛抽象,它涉及作者的学养:政治的、经济的、历史的、艺术、地理环保等等的众多学科知识。同时,作者还应具有比较丰富的人生阅历,才会有根底、有比较、有鉴别。只有这样,面对日新月异的变化中的新时代、新生活,面对山山水水与人文景观,作者才会心中有乾坤,才会长袖善舞、异想天开,于繁复的素材中筛选提炼,使思想的支撑融于散文的主旨、情节、灵气、情趣之中。《空谷佳人》,那是写贵州“十丈瀑布”景点的散文。锡铭独具慧眼,思想与智慧尽现。此文,他不仅仅描摹了大画家刘海粟所形容的“十丈瀑布”像一位美丽的“空谷佳人”,而且将可贵的历史碎片艺术地重新组合。他写到了“四渡赤水”,写到了时代永乐年间采伐楠木的故事,写到了时代的嬗变,86年中央电视台向世界播放了“十丈瀑布”的奇观,写到了生态环境,自然保护区里的珍稀动植物。作者的神来之笔,使这位“空谷佳人”惊艳四方,让人顶礼膜拜!伟大祖国处处有胜景,让人无比向往与热爱。《丹顶鹤的故事》,是一篇环保散文。丹顶鹤,国家重点保护的稀有动物。锡铭告诉读者丹顶鹤的种种知识性趣味性的细节:它神态优雅,喜欢单腿独立,飞行时速40公里,飞行高度5400米等,作者还告诉我们丹顶鹤的显赫历史:明清时,它是清正高德的象征,只有一品文官,朝廷才赐予绣有丹顶鹤的官服。在民间,丹顶鹤更是幸福吉祥的符号!这么一来,这篇散文的思想内涵就丰富了。同时,锡铭热情虔诚地歌颂了一位23岁的姑娘徐秀娟,她爱丹顶鹤如命,为了挽救一只遇险的丹顶鹤,献出了年轻宝贵的生命!她是锡铭脑海中环保英雄啊!在《水酿的童话》等许多篇章里,我们同样能看到闪烁着时代精神的,有着他心灵体验与感情的书写!

三是在别人司空见惯的东西上发现美。我喜欢读散文,锡铭爱读又爱写散文,所以我俩时不时品茶聊聊散文之精妙。他说:旅途中,遇到别人认为司空见惯的东西,我却发现了它独特的魅力,就会有如获至宝的感觉。我点头让他说下去。锡铭道:五台山,佛教圣地,也是佛教文化珍藏之地,我多次前往。有一次,在山上小憩,一位小姑娘上前道:买只雀放生吧。这时,一旁老尼说:施主,不可!你买了一只,小姑娘又会去抓一只,她小小年纪就会心萌贪念,而且也很不环保!此话有理。我正在犹豫,那小姑娘不声不吭,主动打开雀笼,众雀儿扑扑飞向参天古树枝头了。当时见这样场面我十分感动,心中默念:飞翔吧,吉祥之鸟,愿世上都是净土,都是自由的空间!后来,我就从这个细节展开,写了一篇《点亮心灯》。鸟儿放生,很寻常,在他笔下就开掘出新意,发人深省。所以,作者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细节,往往这篇散文就成功一大半了。我道:我也讲一个细节。有一次,我去“花城”杂志编辑部小坐,主编田老大问我:教授,你喜欢喝什么茶?我答:潮州的凤凰单枞。田老大在满櫃的茶罐里找,踮脚、昂首、躬身、下蹲,就是不见凤凰单枞的影子。田老大不甘心,道:教授,你等等我去别的办公室瞧瞧。我好受感动:不用啦,我已喝到人间最清香的茶啦。从这个平常的细节里,我明白了田老大为什么总能组到好稿。因为编者与作者,你有心来我有意嘛。锡铭听了说:教授,这个细节很动人,也有画面感,很美!你很敏感呵。作者,在日常中,会遇到无数的细节,但我们要捕捉的,要发现的必须是精彩而又活脱的,你所想写的与主题有关细节。那么,怎样才能抓到好细节呢,这与人的禀赋,对生活的热爱,人生的阅历,学养的深浅以及当时所处的客观环境有密切关连。同时,要善于将生活中被人们忽略的具有冲击力细节,一把拽出来,放在一个显要的位置重墨浓彩地写。这就是散文作者的本事,锡铭具有这样的本事,这样的才华。他在《烟花三月》中,除了写“烟花三月下扬州”的美景外,还写了历史文化名城与诗人的关系以及“扬州炒饭”与“扬州修脚”。但留给我印象最深的细节是“瘦西湖”名称的由来。原来,闻名遐迩的“瘦西湖”是位小家碧玉,它只是一条长长弯弯细细的护城河。是一位鸿儒灵机一动给它起了芳名“瘦西湖”,一经与大名鼎鼎的西湖沾了边,挂了钩,名声就大振啦。鸿儒功德无量哩。瘦西湖的一泓水,宛如锦带,确有一番清丽神韵。这瘦西湖的名称由来很发人深省,尤其在市场经济,百舸争流的形势下,更是蕴含着很妙的启迪,做传媒的做广告的,都该活学活用。锡铭真是散文高手,将这个细节拎出来“示众”,放大,好有心机。

读者有闲功夫请翻翻这本散文集吧,读了之后你心中会有山水阳光的。这篇短文,我无法面面俱到,只能抽几篇来说事。锡铭的脚板像抹了油,如今仍在省内省外大江南北、俄罗斯非洲,东跑西跑,仍是一往情深地痴迷着他心中的情人白莲花!愿他的散文像一支支林中响箭,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响彻神州大地!

2017年10月25日于

广州大学桂花岗校区宿舍


友情链接: 人间杂志社 全国各省市作协官网 中国作家网 网易读书频道 国内各大文学网站论坛博客 广东各地市作协文联官网 广东各大文学网络论坛博客

©广东省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粤ICP备06014976号

zuojiawang2010@163.com
技术支持:广东羊城晚报数字媒体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