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粤评粤好 > 批评进行时 > 刘波:在有限性中发现批评的力量

刘波:在有限性中发现批评的力量

——论李德南的文学批评

更新时间:2018-04-12

李德南是一个温和善思的人,这是我与他交往以来最深的印象。当然,在和他正式交往之前,我读过他的不少文章,那些文章也是温和的,文字背后透出的是一个人的修养、思考与问题意识。虽然他本科和硕士阶段学的不是文学,但是那种静默沉思的性格决定了他后来从事文学批评和研究,也必定走的是与他人不一样的路径。哲学作为他的精神底色和思想气质,让他的文字温润、智性,且充满思辨的精彩。哲学是深沉的,思考哲学的人也具有他深沉的一面,李德南从哲学转向文学的世界,也许是将自己放置到了某种富有内在激情的空间,可他仍然以深沉之眼打量其中所蕴含的芜杂、快意和光怪陆离。哲学对接文学之后的不知所措,在文字中的投射,并不一定是无逻辑没头序,它甚至还演绎出了另一种更显生动的场景,那里面也有着诗性的秩序,尤其是在想象和理智的交叉作用下,批评实践由此获得了更宽广的视界。李德南的文学批评之道就是在这种文学和哲学的对话中逐渐明晰,并确立了一种相对独立的机制。

我之所以在修养和独立性上切入对李德南的言说,其实还是基于他的哲学根底,对于这一绕不开的主题如何在他身上发挥出更大的效力,才是深入理解其文学批评的关键。就像他将自己的第一部文学评论集命名为《途中之镜》,他每一阶段的思考和写作,都可以作为其下一阶段的参照,这正契合了哲学在阶段与程序上的递进式呈现。因此,他的起点和来路可让我们在回望征程时,能清晰地找到他精神和美学的源头。

一、“信”与“疑”的批评辩证法

李德南之前在学习哲学的道路上,也曾不时地向文学领域伸出他敏锐的触角。他写过长篇小说《遍地伤花》,看似一部青春文学作品,实则早已超越了那些装冷扮酷的伪青春叙事,他同样在理想主义的叙事里渗透了他的哲学体验,但他的哲学不是说教,他在书写中发现了一道创造的风景。他没有将目标设定为对青春情感的渲泄,而是在文学的本体层面上强调了技艺、文字和思想的重要。有了这样的感受,我才会对李德南后来的文学批评给予了信任。他的文学敏感源于早年的写作实践,哲学于他,更像是后天的修炼,一种精神视域的打开,一次内在的思想启蒙。当我们按部就班地依照规定动作完成学院的批评训练后,或许随之而来的,就是笔端腐朽的气息,四平八稳,千篇一律,我们实在是读到太多“安全”的批评文章了,它不能从任何一个方面给你带来新的认知。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过于悲观,然而,事实就是如此。当下文学批评和研究的两极分化,不仅在师辈身上发生,而且在年轻的批评家身上也无一例外地成为了残酷的现实。如何去建构一种更多元和复杂的批评体系?每一个做文学批评的人都在思考,这也许是个理想主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