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专题 > 岭南人物志

岭南人物志

更新时间:2018-05-08 作者:彤子

目录

第一章:挖藕的阿爸

1. 啖藕

2.说荷

3.挖藕

4.初荷

5.恋藕

6.守荷

第二章:渡船上的家言四

1.月眉

2.上弦

3.夜白

4.怜月

5.缺月

6.月落

第三章:唱叹人玉兰

1.说叹

2.起叹

3.送叹

4.哭叹

5.绝叹

第四章:八叔的舌头

1. 故衣

2.樽酒

3.不绿

4.清霜

5.蕊寒

6.桂落

第五章:茶楼里的燕颜姐

1.风起

2.飓风

3.朔风

4.炎风

5.风

第六章:她们……

   1.木门

   2.大屋

   3.月光

 (附:后记)

正文:

第一章:挖藕的阿爸

 

人比人,

比死人,

唔使

做好我本分。 

好有钱,

好有面,

梦想未必实现,

世上有啲嘢,

比钱更值钱

——广东民谣《人比人》

 

1. 啖藕

回想起来,我对莲的喜爱,从孩童时候就开始了。阿爸是挖藕人,我家的收入来源主要靠卖藕。对莲便产生了独特的情感,经过任何有莲生长的地方,都会不由自主地驻足,望着荷叶田田的莲塘发会儿呆。因了阿爸挖藕,入冬后,我们姐弟仨就比其他孩子显得优越,我家的砂锅里,总会不间断地飘出莲藕独特的香味,有时,还能夹伴鱼或蟮的鲜腥。这股味道在单干初期是非常稀罕的,住我家对面的客家仔经常从他家厨房的窗口伸出尖尖的脑袋,抽着鼻子,两挂长长的清鼻涕在他的鼻孔和嘴唇间来回伸缩,贪婪地吸着我家厨房飘出来的藕香。我们姐弟仨嘴里塞着粉香的莲藕,鼓鼓囊囊的,说话含糊不清,得意洋洋地冲他叫嚣。客家仔双眼瞪圆,目光随着我们腮帮的鼓动而跳跃,几乎大半个身子探出了窗口,一缕细长晶莹的口水无声无色地挂在嘴角。我们叫嚣得更得意了,这“为食(馋的意思)鬼”平常见到吃的,眼睛突起,眼珠像随时都会掉下来,连一根手指大小的红薯,也是不肯放过的,连皮带泥一起塞进肚子,却总是吃不胖,又瘦又矮,只剩一双骨碌的大眼睛是招人的。其实,客家仔的家境比我们家要富裕,他的阿爸,我叫客家二叔,是开小卖部的。平日客家仔吃的穿的,都是我们姐弟仨羡慕的对象。但此时,莲藕给我们带来的优越感,却能超越彼时的任何一次艳羡,我们夸张地鼓动腮帮,将嘴巴张合得吧砸响,似乎嘴里嚼着的不是普通莲藕,而是山珍海味。

客家仔惊羡地将目光从我们的嘴巴上一一扫过,明知故问:“你们食么呀?是藕么?好香哇!”我们嘎嘎笑着,将嘴巴张得大大的,满嘴粉粉的莲藕便裸露在我们粉嫩的舌头上,含糊不清地叫:“莲藕,莲藕!”客家仔狠狠地抹口水,一吸气,两挂鼻涕迅速缩回鼻孔里,然后将脑袋缩回厨房。我们这才合起嘴巴,贪婪地吞食嘴里的莲藕。

我们的得意并不能维持很久,晚饭时分,阿爸还没从结了霜铺着雪的莲塘回来,对面屋里便响起了客家仔的哭闹声,他缠着他开小卖部的阿爸给他炖莲藕猪蹄。一阵打骂过后,客家二叔就来敲我家的门。我们姐弟仨都不愿意去开门,客家二叔肯定是来买莲藕的。阿妈不明就理,吆喝着要我去开门,我伸脚踢弟弟,要弟弟去开,弟弟不愿意,瘪一下嘴巴,眼泪就似泉水般,说涌就涌了。阿妈恼了,弯身拿起火钳,我像只受了惊的虾般跳到门口,将门打开。

客家二叔扬着一张笑容可掬的的瘦脸站在寒风飕飕的门外,除了脸上黑巴巴的皱纹,全身都是缩起来的,特别是脖子,已经全缩进衣领里去了,显得他的瘦脸若有若无。我特讨厌客家二叔这张在寒风中勉强挤出来的笑脸,比客家仔鼻孔下的两挂清鼻涕还招人讨厌。可我阿妈却不讨厌,她见到站在门外的是客家二叔,就似看见钞票在门外飘动,动人的笑容立刻将她脸上原来的恼怒替换下去,尖着声音叫:“二叔,进门坐,外面冷!”客家二叔并没立刻走进屋来,而是伸着脖子,像窥探般扫视了屋内一遍,才问:“阿尧还未收工?我来买藕。”

阿妈大步走进冲凉房,冲凉房内储着阿爸这几天挖回来的莲藕,一节节,圆滚滚的,被裹了泥巴湿过水的稻草覆盖着,鲜嫩得冒着甜香。有时,阿妈让我洗阿爸挖回来的藕,我双手搓着藕节上的泥巴,脑海里却胡思乱想着碧丫的一双白生生肉乎乎的脚肚儿。碧丫爱干净,大冷的冬天还要洗澡的,洗完澡后,喜欢裹着厚厚的毛毯,挽着裤腿,露一双漂亮的腿,泡在画着胖娃娃的铁盆里看小人书。我虽然不喜欢碧丫,她老喜欢欺负我,就拿洗莲藕说吧,本该当姐姐的来做,但她会巧妙地用借口搪塞阿妈,引导阿妈把累活交给我干,我却喜欢看碧丫泡着热水看小人书的样子,特爱看她那一双白得透红的脚肚儿。那时的我,见识是有限的,总认为,世间上最巧夺天工的物件只有两样,那就是阿爸挖的莲藕和碧丫的脚肚儿。我总是天马行空地想象,要是我也拥有这样漂亮的一双脚肚儿,肯定漂亮得像个公主,阿妈就不会让我洗莲藕了!碧丫的脚肚儿和我手中洗着的莲藕,在我脑海里交替出现,洗着洗着,我便弄不清,洗的是碧丫的脚肚儿还是莲藕了。

阿妈将泥浆包裹的稻草掀起,热情洋溢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