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作家云空间 > 报刊中心 > 新世纪文坛报 > 第十届广东省鲁迅文学艺术奖(文学类)获奖作品推介(一):《无尽藏》

第十届广东省鲁迅文学艺术奖(文学类)获奖作品推介(一):《无尽藏》

更新时间:2018-05-16 来源:广东文坛

微信图片_20180516104130.jpg

《无尽藏》

作家简介:

庞贝,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东文学院签约作家,现居深圳。早年毕业于解放军外国语学院,曾任解放军总参谋部参谋。近年主要获奖作品有长篇小说《无尽藏》、话剧剧本《庄先生》以及电影剧本《上海王》。

历史的迷宫有着无数分岔的小径,假若没有开宝六年中秋的那场旦夕祸变,后来的中国历史当是另一种格局。开宝六年的那个秋日,南唐大将林仁肇蒙冤被拘,他在行前给儿子留下了一幅《夜宴图》。循着这幅秘图的指引,林公子逃往栖霞山。在舍利塔边的一棵梅树下,耿真人向林公子示现了命运的诗签,那是六祖惠能女弟子的《寻春》诗。那位女尼的法号是“无尽藏”。

无一物中无尽藏,有花有月有楼台。诗情中有阴谋,画意中有杀机,所有的命案都隐藏在南唐的迷蒙烟雨中。

一首诗,一卷图,一棵树,一座迷宫般的园林,所有的线索都指向最终的秘藏。这秘藏为林公子所寻获。受命于天,既受永昌。秦丞相李斯的鸟虫篆。传说中价值连城的和氏璧。此乃历代帝王必欲争夺的传国玺,亦是历代皇权奉天承运的信符。解得开《夜宴图》的玄机,逃不脱宿命布下的迷局。很多年后,老年的林子永远地带走了这宝玺。他在最后的时日留下一部手稿。千年之后的今天,他的后人偶然发现了手稿的古印版,遂将其译成我们所见的这个文本。

《无尽藏》集禅意、诗意、知识和悬疑于一体,通过破译一幅《夜宴图》,将现实省思寄寓在迷雾中的历史迷宫里,而这个迷宫是空间的迷宫,是时间的迷宫,也是命运和人性的迷宫。

●精华选读

有虔秉钺,如火烈烈。那纯阴之火已将朱紫薇化为乌有。那传说中的秘情也将化作永远的秘密。那仿佛是属于一个更古远年代的秘情,那情景一如这青铜古鼎上的兽纹,何其狞厉,而又何其神秘。

我无端地想象着他们最后的对决。当耿先生从那桃木剑中抽出三尺青锋时,在那生命最后的片刻,紫微郎朱铣该会留下怎样的遗言?

“为人臣者,身非我有,死君之难而已。”

我想象这是他最后的一句话。这是他生前最为人所称道的名言,我在太学读书的年月里就已熟知他这名言。文士为官,总要以巧言妙语邀宠扬名,他们生前以此赢官声,死后以此得不朽。

雨后空山,有孤云出岫,有松涛隐隐,天水间一派苍凉。钟声悠悠传来,这是玄武门报时的钟声。这该是朝官们点卯的时辰了,而我将从此与仕途绝缘。他们显亲扬名,他们封妻荫子,而我已无家可归。不再有父母。不再有家国。我的去路是逃亡。

此地不可久留。耿先生已为我备船,申屠令坚将送我一程。江湖路远,关山幽隔,此一别或将是永诀。我不愿就此匆匆作别,耿先生神色也有些怆然。我惆怅无语,便默默地望着那把剑。我只是望着那桃木的外鞘,我看不见那木鞘之内的青锋。

一切有命者,不得故杀。是菩萨应起常住慈悲心,方便救护一切众生。若离杀生,即得成就十离恼法,命终生天,得随心自在寿命。

佛法戒杀,耿先生虽为江湖道人,却也分明是在修菩萨行。我望着她手中的这把剑,这青锋利剑自可劈开一切爱锁情枷。我又想到那右手持剑的文殊菩萨,那宝剑是明惑之剑,是智慧之剑,文殊菩萨用那宝剑断灭愚痴和覆障。

我的内心涌起一种沉重难言的眷恋。我一向讷于言辞,在这离别之际,纵有千言万语,此时竟至于无语。我心绪如麻,神志一片昏沉。这昏沉中亦有一种空虚。这宝剑也还将是她的随身之物,我便随口问起这剑名,其实只为掩饰这无语的空虚。其实我想问的是,这把剑还会用来杀生么?

耿先生凝视我一眼,就立时看透了我的心思,也看出了我的疑惑。她便说这剑名为“玄女剑”。她说她有三把剑,一断贪嗔,二断情缘,三断苦恼。她说早年她即用过那第一把剑,适才又用过了这第二把剑。我正感困惑不解,就见她剑指那丹炉。我问第三把剑在哪里?她说第三把剑是无形之剑。

她将那传国玉玺装进我的背囊。

她说她刚用过的即是这第三把剑。

无形之剑。她用无形之剑斩断了苦恼。这苦恼却成了我的背负。

“缘起缘灭,倒也不着迹象。”

“斩断苦恼可得成仙么?”

“成不了天仙就成地仙罢,反正也没多少元酒喝了,本来也还想多活几春……”

我凛然一震,看她的样貌似是并无一丝老态,依然是冰颜雪肤,依然是神清目朗,但这飘萧的长发分明是透着岁月的风霜。我望着她发际的一滴露珠,那露珠在微风中颤动。

“也还有些时日……”她似是以这话宽慰我。我说不出那些感激图报于异日的套话,我甚至难以向她以礼叩别。此时此刻,她那深潭般的碧眼漾着一种温情,那温情中亦有一种哀矜。她缓缓伸出双臂,默默地拥抱我。

……

●名家推荐

先锋派小说当年那么明火执仗的形式实验下的古典性,在《无尽藏》这里以更加内敛的现代小说方法所替代。这是庞贝个人的才情,也是中国小说历经二十多年的风云际会,在小说艺术上可以“收口”。《无尽藏》的出现意味着今天的中国文学能够具有强大的综合能力和提升能力,作者能够把各种艺术元素结合在一起,创建出他自己的一种风格,创造出他在各个层面上都有完满结合的一种小说。中国小说到底应该怎么写,今天的中国小说有多少发展的可能性,《无尽藏》恰恰是提出了这个问题。

 ——陈晓明(北京大学中文系主任)

在“正说”和“戏说”之外,我们所说的那个现代意义上的历史小说的空间在哪里?历史题材是一个巨大的想象力的资源,而《无尽藏》打开了一个历史小说创作的美学空间。现在越来越多的作家愿意从我们的古典资源汲取力量,可以说庞贝是把这种力量的好处用到了极致。 

 ——李敬泽(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