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报刊中心 > 新世纪文坛报 > 第十届广东省鲁迅文学艺术奖(文学类)获奖作品推介(二):《童话之书》

第十届广东省鲁迅文学艺术奖(文学类)获奖作品推介(二):《童话之书》

更新时间:2018-05-23 来源:广东文坛

微信图片_20180523112408.jpg

●作者简介

陈诗哥,2009年开始发表童话,曾获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冰心儿童文学奖、《儿童文学》十大青年金作家、《儿童文学》金近奖、《儿童文学》擂台赛银奖、上海童书奖、深圳青年文学奖、深圳十大童书奖、深圳风尚人物奖、华语儿童文学奖、广东鲁迅文学艺术奖、广东有为文学奖首届“平湖杯”儿童文学奖金奖等,被评为第三届广东省中青年德艺双馨作家。

本书以书国王子“童话之书”自述一生的口吻,叙述童话如何由童话作家写出、由画家配上插图、由图书制作人装订成书的过程,然后开始漫长的流浪之旅。“童话之书”辗转很多人的手中,譬如哲学家米先生、凭借专注力跃上百米高台的陶罐匠、即使成为海盗也不失美好品性的巴博萨、终日与《西游记》相伴却又像孩子纯净顽皮的老小孩、把“替天行道”改为“保护孩子”的土匪首领、具有士大夫色彩的宋先生、自小饱读童话最后却否定童话的李红旗以及一群因对童话的信靠而自封为“小国王”的孩子,因此发生了很多有趣的故事。

本书借此追问童话是什么;为什么要相信童话;童话与孩子的关系;童话与精神情感的关系;童话的功能;童话与其他门类的异同,如童话与神话、童话与故事、童话与寓言、童话与哲学、童话与宗教等;而这本身又构成一个童话。本书呼唤0—99岁的大人和0—99岁的老人,重新成为0—99岁的孩子。本书的主题是:读童话,可以重新成为一个孩子;重新成为一个孩子,意味着生命如节日般归来。

●名家推荐

陈诗哥的出现,让我们看到中国青年作家对童话的全新理解和诠释,表现力让人耳目一新,基于此,我提出童话坚挺!

 ——高洪波(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

《童话之书》是一部少见的奇书,以一部长篇童话来诠释童话理论,并在理论上有独到见解,在创作上有所创新。这本书在一定程度上奠定了陈诗哥在新一代儿童文学作家中的地位和影响。

——徐德霞(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副会长、《儿童文学》前主编)

《童话之书》是陈诗哥为自己树起的一面童话美学旗帜,也是当代青年童话作家充满自信的创作宣言,它是如此别致而动人,其文本实验的品质和浓郁的童话精神,让该书光彩四溢,足以照亮9至99岁的孩子的心灵。

 ——李东华(著名儿童文学作家、《人民文学》副主编)

精华选读

我去过一个国家,那里的人头上都长着一朵花,有的是郁金香,有的是玫瑰,有的是紫罗兰,有的是一朵不知名的野花。人们可以从他们头上的花,来判断每个人的性格。例如,一个人的头上长着紫罗兰,一般说明那个人是一个和善的人;如果一个人的头上长着昙花,那就说明那个人是一个小气鬼,只会孤芳自赏;如果一个人的头上长着山茶花,那么,他会有一种遗世独立的品质,如果那人是一个男士,他可能就是一个隐士,如果那人是一个女士,那么她就是一个绝世美人;如果一个人的头上长着不知名的野花,那就说明那个人比较有野趣,时常会让人觉得惊奇;如果一个人的头上长着霸王花,咳,那就说明她比较泼辣,如果你不小心招惹了她,你会倒很大的霉,可能会被吐一脸的口水,也可能会被揍一顿。

人们还喜欢用头上的花朵来表达他们的意见。如果她喜欢你,头上的花会特别美,特别香;如果她讨厌你,那朵花就要收拢,发出难闻的气味。而如果当她的那朵花发出辣椒的气味,那大家就要小心些了。

如果他们打架,是绝对不可以拔对方头上的花,原因你动动脑筋就知道了。如果他们受伤了,从头上的花摘下一片花瓣,敷在伤口上可以止血化瘀。当他们去世的时候,那朵花就会枯萎。

我去过一个国家,是千马之国,人们骑着各种各样的马,例如白马、黑马、野马、神马、汗血宝马,人们即使坐在桌子边吃饭的时候、躺在床上休息的时候、上厕所的时候,都离不开马,他们放任思绪,天马行空。在那里我试过好多次天马行空,果真瞬息之间就奔出好远好远。而刚刚出生的孩子,骑真马可能会有些危险,他们就骑木马;当他们长大一些的时候,人们就为他们举办各种各样的马戏团。

我去过一个国家,人们喜欢在地里种马铃薯。那不是一般的马铃薯,而是那种巨大的马铃薯,就像一座房子那么大。所以,人们干脆把它挖空,变成了一座马铃薯房子,搬进去住,还冬暖夏凉呢。他们在里面一边住,一边吃马铃薯,等到所有的马铃薯都吃完,他们就会把房子也吃掉。

我去过一个国家,那里的人们不吃饭不喝水,只需要闻一下食物的气味,肚子就会饱饱的。如果有人在家里炒菜,那么,他家附近就会围着很多人。那里的街上没有饭馆,因为老板没法管住气味往街上跑。他们说,吃饭喝水太麻烦啊,而呼吸一下清新空气,有益身心健康。对此,我很认同。而且我相信有一天,他们会像鸟儿一样飞起来的。

我去过一个国家,名字叫大耳朵国,就是说那里的人的耳朵长得非常非常大,能听到很远很远的地方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所以,人们基本用眼神交流,或者笔谈,以防秘密会泄露。这种风气甚至蔓延到周边的国家,因为那些国家的人们可不想自己的秘密被大耳朵国的人听到。

我以为,既然有大耳朵国,是不是也应该有千里目国呢?然而,我的主人和我在喜马拉雅山上找了两个月,什么都没有找到,倒是意外地找到了雪人国。他们浑身上下长满了白毛,不用穿衣服,指天画地跟我们说了半天,但我们一句都没听懂,他们也为此感到失落。告别的时候,他们逐一跟我们拥抱,冷得我们不停地打冷颤。

……


友情链接: 人间杂志社 全国各省市作协官网 中国作家网 网易读书频道 国内各大文学网站论坛博客 广东各地市作协文联官网 广东各大文学网络论坛博客

©广东省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粤ICP备06014976号

zuojiawang2010@163.com
技术支持:广东羊城晚报数字媒体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