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作家云空间 > 报刊中心 > 网络文学评论 > 丛林狼《最强战神》的空间结构与人物塑造

丛林狼《最强战神》的空间结构与人物塑造

更新时间:2018-05-24 来源:《网络文学评论》 许晓晓

军事题材小说作为网络小说的重要分支,吸引了许多军事爱好者的眼球。丛林狼是网络军事文学的代表作家,创作了许多优秀的作品。《最强战神》是其早期创作的网络小说之一,独特的空间结构和反传统的英雄塑造模式使得这部小说一经推出便引起关注,是一部值得讨论的小说。

整部小说以玄剑门弟子吴庸的行踪为主线,展开了紧张激烈的情节叙述。吴庸在海城寻亲成功后,为了应付针对家族和江湖铺天盖地的追杀、豪门迫害、间谍谋害以及各色女子的爱慕,艺成归来的吴庸联手朱二、庄蝶等英雄奋起抗争,全面反击,掀开隐秘的江湖秘事,谱写出一段最强战神的传奇。该小说构造了一个形式完美的江湖世界,刻画了武功高强、侠肝义胆的江湖英雄。在环环相扣的小说情节背后,丛林狼塑造了一些有缺憾的英雄,风轻云淡地讲述了一个不一样的江湖。

吴庸,无用之用,方为大用;江湖,笔尖之下,即为江湖。在作者呕心沥血的努力下,江湖空间与人物活动的多条线索牢牢控制着整部小说。由于杰出的空间塑造和人物刻画,《最强战神》在鱼龙混杂的早期网络小说中脱颖而出,被冠以诸多美誉。

一、“中心—散点”式的空间视域

丛林狼是一名具有丰富市场经验的企业家,能很好地将市场与家庭在作品中进行有效的结合。同时,渊博的军事知识与古典武侠知识的积累,使得作者可以将战场与江湖进行有机重组。作者将以上元素用情节牢牢地贯穿,形成了稳定的“中心—散点”式小说结构。

《最强战神》以吴庸为主人公,以江湖为中心,依照寻亲、复仇等情节线索,将战场、家庭、市场三大空间天衣无缝地融合起来。吴庸是玄剑门弟子,他的行动永远离不开江湖的行事准则。战场、家庭、市场三个散点又各自为中心,生发出新的散点。例如,家庭空间中的蝶庸关系、姐弟关系,市场空间中的吴李之斗、吴莫之战等等。至于战场空间生发的小空间更是存在于整部小说的字里行间,各种战斗场景信手拈来,酣畅淋漓的枪战处处可见,还有整个文本透露出的血腥和杀戮之气……整部小说能敛能散,小可融入每个战斗的画面,大可散入家庭、市场的任一空间,与这三个空间平行的还有一个读者向往的江湖空间世界。正是因为如此完整的空间结构,纵使没有华丽辞采的装潢,作者亦能在繁冗的情节中如鱼得水,尽情穿梭。完美的空间结构,决定了《最强战神》在军事小说中的地位。

丛林狼除了拥有独特的从商经验外,对军事题材、武侠题材的小说做了大量的阅读和整理工作。小说提及的各类武器,或是现实世界确有其物,或是在现有兵器的基础上改造而来,例如m134机枪,“这款是m134机枪,山姆国生产,用于装备直升机和机械化部队的,力气大的可以一个人抱起来射击。”[1]许多江湖门派,如玄剑门、巫蛊派等都能在历史文献中找到对应的依据。商户豪门之间的尔虞我诈,商海起家的丛林狼比多数单纯写作的作家更有经验。正是这些知识背景背后的偶然性与必然性,支撑起浩大的小说空间,使得小说吸引了大量读者。得天独厚的从商履历,独特的知识结构……丛林狼拥有诸多同类作家难以企及的优势。

《最强战神》塑造的空间的确非常稳固,但过度庞大的战场空间严重挤压家庭空间和市场空间的生存,使得读者对战场空间产生疲劳感。

吴庸的家人、女友,永远作为吴庸的支持者出现,没有自己的独特性格。亲情、友情的描写少之又少,即使出现也显得十分生硬、干涩。作者在设置情节时,让蒋思思在一场意外的事故中魂飞魄散,为之后吴庸步步为营的复仇做准备,唐突的情节使得读者难以接受。极度缩水的家庭空间,四处弥漫的复仇欲望更是引起了读者的反感。我们不可对这部作品过分苛责,这毕竟是作者的开荒之作,还有许多值得推敲之处。从侧面来讲,军事小说本身以反映战场作为主要目的,为了塑造战场空间从而压缩其他空间的书写,是可以理解的。

《最强战神》的空间张力极强,又不失稳定。在此基础上,天之骄子吴庸、乖巧伶俐的庄蝶、灵活胖子朱二等人的出场水到渠成。虽然庞杂的人物难以刻画得活灵活现,但在这一稳定的大空间中,所有人物的活动并不突兀,反而使人物更加生动和饱满。

二、颓圮失落的英雄定位

《最强战神》设置多条情节并行,聚集了不同身份、不同性格的人物,在稳定的空间中展开独立活动。作者特意消解传统的英雄定位,有意打破英雄的完美形象。作者在小说的末尾处让主人公走向名利、爱情双丰收的大团圆结局,在发掘传统英雄所不具备的闪光点的同时,消解了他们完美的形象。正因如此,读者对于吴庸等人的情感十分复杂,不是一味地单纯喜欢。在阅读的过程中,作者塑造的反传统英雄形象,逐渐走入读者的内心。

吴庸是作者用心打造的主人公。与蝴蝶蓝的《全职高手》不同,作者并不打算塑造一个叶修一样的完满英雄。相反,吴庸具备传统英雄特点之余,多了一分痞气。这一分痞气并没有影响作者对他的感情,反而进一步加深了丛林狼对主人公的独特情感。

吴庸呈现给读者的是一副男性中心主义的面孔,他对于女性世界了解甚少也不愿去了解。“女人聊起来永远脱离不了老三篇:八卦、服装和化妆品,堂堂老爷们,跟着扯这些算什么?”(第16章)吴庸是一位充满阳刚之气的武侠英雄,自然而然地沿袭了传统英雄身上的男性中心主义色彩。吴庸不会去了解女性的审美视角,即使是自己的姐姐也不例外。这种反传统的英雄形象塑造有别于同类军事题材的小说。吴庸身上没有传统武侠英雄对于女子的似水柔情,也不是一味地作为江湖规矩的卫道士。为了帮助自己的好兄弟胖爷,他毫不犹豫地打破江湖规矩替胖爷出手,阻挠天下英雄出席峨眉派的比武招亲。“很好,这事我还管定了,谁参加比武就是与吴庸为敌,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第393章)这个痞气十足的吴庸参加战斗时一点不含糊,他秉承的战斗原则就是:“没有人愿意死,只有将别人杀死才能活”,颇有古代死士的战斗风格(第322章)。吴庸并不将独步武林作为终极目标,他承袭民族英雄的立身准则,做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他不将追求利益作为自己的信仰,“这片古老的土地,华夏这个古老的民族值得我去守护,神挡杀神,魔阻噬魔。”(第438章)这一形象符合中国传统江湖判定英雄所制定的标准。吴庸抛开制霸江湖的野心,一切以国以民为大,因此能够脱离网络武侠的桎梏,在新武侠、新军事题材塑造的英雄形象中占有一席之地。

丛林狼在解构吴庸的完美形象的同时,消解了其他英雄可能具备的完美品质。那个“有些事不得不做,哪怕付出生命的”胖爷(第388章),虽然习得威震江湖的绵掌,却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胖子,和传统武林好汉身轻如燕、飞檐走壁的形象相距甚远;有倾城之貌的神偷门庄蝶,是吴庸的忠实支持者,永远不会发表自己的看法,只会为吴庸高兴或者哭泣,逐渐向中国古典的“节妇”形象发展;柳菲菲的电脑技术独步天下,却不会武功,成了传统武学与新时代科技结合断裂的典型。她不敢追求自己的爱情,面对幸福的吴庸和庄蝶,只能“双手合十,默默祝福,给心爱的人,也给自己”。(第500章)白然是作者致力塑造的完美女性之一,但面对不争气的胖爷也会调皮任性:“两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还是很容易找。”(第497章)作者有意进行英雄形象的消解,着力解构男性英雄形象的同时,对女性英雄形象的消解更重了几分。随着行文线索的不断推移,英雄的花朵随风飘落,英雄的花园成为颓圮的雨巷。雨雾蒙蒙中,英雄与非英雄,原来都一样。

丛林狼在塑造英雄人物时有意将网络小说的精神层次进行提升,试图达成中国现代文学与当代文学的接轨。小说里出现最多的词语是“上位者”。无论是正面人物还是反派角色,上位者的气息弥漫在小说的各个角落,与当代官场小说家笔下如日中天的当权者的气质颇为相似。比武场下的围观群众,“一片喧哗,不沾亲,不带故的,大家也就是过过嘴瘾,骂骂矮小如猴者没有武德,各种语言的谩骂聚集满堂。”(第361章)此类围观者极具鲁迅笔下旧中国“看客”的色彩。丛林狼试图通过网络文学与所谓的正统文学的嫁接,消解网络文学与书面文学的界限。

这是对现代社会构建的英雄模式的一种后现代反思。现实生活中,我们每个人都是英雄,我们每个人也不是英雄,众生拥有的不过是吴庸身上的英雄痞气而已。作为一种现实存在,众生不仅是生活的掌控者,也是网络文学力求反映的真正客体。

三、纷扰的世俗江湖意象

塑造庞大的小说空间是一项浩大的工程,作者在其中有意消解一些英雄形象,如果处理过度,很容易将小说推向暴力文学的深渊。丛林狼成功地完成英雄消解的工作,稳定的小说空间结构功不可没,这个空间的中心——江湖起着不可忽视的作用。纷扰是军事文学塑造的江湖意象拥有的共有特点,《最强战神》自然也将纷纷扰扰的江湖作为情节展现的大背景。不同的是,一群非传统意义上的英雄极大地改变了传统江湖的构造,这个江湖脱胎换骨成为非传统江湖,我们以世俗江湖进行命名。世俗江湖不仅仅是《最强战神》空间结构的中心,它从自身生发出一串串相互并联的情节,将它们融入到小说空间和小说塑造的人物中去。

关于世俗江湖这一概念,作者在小说的开篇抛出自己的疑问:“现代社会,很多人出来混以为自己是江湖人了,实则不然,什么是江湖?”(第9章)堂堂江湖,一个“混”字解构得七零八落,江湖不再具备传统江湖的英雄气场,更贴近世俗生活,成为其中的一部分。作者给出自己的答案:“江湖是一群隐秘人群的隐秘生活圈子,不是这个圈子的人,永远进不了真正的江湖,也就不懂得什么是江湖,充其量是个街头混混。”(第9章)这个江湖似乎具备了某些神秘色彩,平常人难以进入,成为完美英雄的专场。其实,作者在消解传统英雄之后也消解了传统江湖,这个江湖远离了众生这一英雄的原型,也就成为遥不可及的乌托邦。这些英雄争先恐后融入的不过是世外桃源的倒影:一个真实存在的世俗江湖。世俗江湖中,这些英雄推动着小说情节的开展。这个世俗江湖是网络军事文学时常提出并着力塑造的,作者将真正的江湖提出,却又告诉读者这个江湖是遥不可及的,意在制造悲剧感的同时完成一种反讽:我们毕生追求的滚滚红尘,不过是江湖本体的镜花水月。

世俗江湖和江湖本体不同,但有着相似的江湖规则。作者在小说中多次提到这个规则:“出来混的人,都不敢破坏规矩,甚至比其他人更讲规矩,道理很简单,谁也保证不了自己能够永远当老大。”(第29章)不仅如此,丛林狼将江湖准则提高到和法律相同的地位,“朝廷有法,江湖有礼,这个礼就是规矩。大会上解决恩怨纷争是规矩之一,当然,也可以私下里解决,这么一来,双方的仇怨只会越结越深,几代人都无法解开。在现代社会,没人愿意和其他人结怨,也没人愿意一辈子提心吊胆地提防别人。这日子没法过,冤冤相报何时了?”(第112章)作者似乎寻得了世俗江湖解决纠纷的至道:有理无理且不论,一场比武定输赢。看似不可思议的解决方法,却在弱肉强食的江湖中存在了数千年。作者既是在探寻江湖琐事的解决之道,也是在寻求许多现实问题的解决方法,尽管这种解决之道存在许多不合理的地方。世俗江湖的比武准则为小说情节的发展提供了中转站,敌人在比武前后由台前走向幕后,成就了吴庸这个当之无愧的赛场英雄,使吴庸这个英雄形象的来源变得有凭有据。

虽然作者是一名军事爱好者,但在整个小说的结构过程中,丛林狼毫不掩饰自己对热兵器破坏江湖规则的厌恶,也流露出对传统武术在现代科技的打压下毫无还手之力的悲愤。“练武之人对热兵器有一种近乎本能的厌恶,修练十几年的武功还不如一颗子弹,真是情何以堪。所以,练武之人不怕死但绝不想死在子弹下。”(第98章)作者对传统武术和现代军事科技的取舍十分矛盾,一方面为传统武术的式微感到悲哀;另一方面也为现代科技的发展欣喜。作者不想取舍,也难寻求解决之道,这种矛盾的心情在文中多处都表现出来。丛林狼在悲悯传统武术没落的同时,也为一味依赖现代科技的社会敲响警钟。

丛林狼试图寻找一种方法维护世俗江湖的运行,进一步完成小说空间的建构和诸多英雄人物的细化。因此,面对强大的热兵器,他只有让传统武术让步。对于传统武术而言,这不可以接受,但却是唯一的求生之道。“江湖门派也得顺应潮流好不好,老是默守陈规怎么能行?”(第131章)作者在谈笑之余完成了古代武术向现代科技的妥协,却掩盖不了浓厚的悲凉。“传统江湖那一套暗杀手段已经过时了”(第487章),看似作者在否定传统武术,其实是借用妥协完成对现代科技的嘲讽,表达对现实的关照。作者并不描绘现代军事技术造成的巨大灾难,用一种看似轻易的妥协掩盖自己的无奈。这不仅是中国古老技术的从业者,更是一代网络作家对于新的征服者产生的一种恐惧感和一种本能的反抗。

当传统江湖能够和官府之间保持一种默契和平衡时,便完成了向世俗江湖的变异。在稳定的世俗江湖空间中,作者完成了对非传统英雄的塑造。颓圮的江湖世界里,纷扰的琐事司空见惯,对于吴庸而言,死亡与杀戮成为一种常态。“见识了太多的肮脏和残忍,生命早就不是自己的了,知道得越多,死得越快。死亡,有时候是一种解脱。”(第269章)字字都弥漫着悲凉与无奈。对死亡的恐惧,对杀戮欲望的放纵,融成吴庸的一句感慨:“自己也是干这行的,说不定哪天也会被人逼到这一步。这就是江湖啊。”(第269章)此处作者巧妙地对世俗江湖进行定义,对传统军事文学奉行的江湖准则进行审慎反思。在世俗江湖的映衬下,真正的江湖更加清晰地出现在读者面前。

纷扰的江湖在流水落花般的浮尘琐事中逐渐凸显自己的面貌。作为三大散点空间的中心,江湖这个小说空间的中心逐步完成自己对于结构的使命,同时将现实世界映射到文本中去。在这个世俗的江湖中,作者肆意挥洒隐喻现实的笔墨,抒发个人的情感。

四、人文关怀下的社会影射

文学立足生活,不仅针对的是文学作品的形式和题材,也暗指文学内部意蕴及自身的隐喻性。网络小说作为一种比较新的文学形式,不能脱离生活自说自话。“表面上是飞到了十万八千里以外,但根子还是在现实的土壤里,这些小说是在通过幻想的镜子来照见现实。”②《最强战神》是一部成功的军事小说,其建构的空间具有现实针对性,整部作品甚至都可以看作现实世界的复制品。丛林狼的精妙之笔在于将更多的人文关怀投射在这部小说中,颓圮的英雄、世俗的江湖并没有降低小说的品味,折射出当代知识分子对现实世界的思考。

丛林狼毫不避讳对祖国,也就是文本中“华夏国”的深深热爱。这是小说作者唯一通过正面赞颂来观照现实的表现。作者将对华夏大地的挚爱寄托在吴庸身上,借其口将祖国领土的入侵者称为“南海的那些猴子”“越国的黄皮猴子”,描绘入侵者的丑陋面貌,表达对这些侵犯者的极度厌恶。对于捍卫祖国安全、保护吴庸撤退的警察,作者也毫不吝惜自己的赞扬:“正是因为这些人默默地为国家奉献,不顾生死,华夏国才有机会屹立东方。”(第227章)丛林狼高昂的爱国主义和读者阅读过程中迸发的感情通过吴庸完成了融合,使得整部小说充满了乐观主义和昂扬的斗志。如此,《最强战神》的人文内涵得到了扩充,精神层次上升到了新的高度。

作者并没有隐瞒现实社会存在的诸多问题,敏锐地捕捉现实素材后,将其投射到了“华夏国”身上。反讽手法的运用,嘲弄的口吻和故作无奈的妥协,处处反映着作者对权力滥用的极度不满。作者先将权势请下神台,“李家可以通过权势影响一些部门和人对自己下手,自己也通过权势将对手打回去,这就是权势的妙用和好处啊。”(第78章)作者表面上似乎在夸赞权势的实用性,暗处却嘲讽权力成为大家贵族争权夺势的政治工具,具有极强的讽刺性。丛林狼借吴庸之口断言:“真理永远在打炮的射程之内,千古不破的道理。”(第499章)暗示权力和军事的结合形成了对真理话语权的垄断。作者将英雄对于权势的无力感进行了淋漓尽致的描绘:要想发出自己的声音,只能通过强权占据军事的制高点。权力话语的恐怖性彰显无疑。此外,作者对部分尸位素餐的官员进行了嘲讽:“民不举,官不究。”(第9章)“但有关部门说我们这里不合格,那里不合格。”(第14章)“还能怎么着?胳膊拧不过大腿。”(第58章),影射部分官员不作为的同时,表达强大权力将普通民众逼得无路可走的无奈和愤怒。从现实意义来看,这其实是对国家机器的善意提醒和批评。对于现实生活长期多角度、多侧面的观照和反映,正是作家人文关怀的表现。

丛林狼对华夏国的普通民众投放了大量笔墨进行描写。这点直接承袭中国现代作家对于民族劣根性的反思和挖掘,是反思文学的进一步发展,也是一种优秀的文学精神的传承,具有很强的现实性。“看热闹可是华夏国人的本性。”(第70章)作者将一群看客的形象生动地进行描绘。除此之外,作者对于大众媒体主导舆论的现状极其不满,这点也在小说中得以表现。作为一名知识分子,丛林狼提倡去除民族劣根性,培养国民独立思考问题并作出决断的能力,而不是让大众一味追随媒体,最终走向舆论的死海。即使在硝烟四起的军事文学中,作者也能抓住细节发表自己的意见。汉森公司的遭遇,其实表达的是作者的现实关怀。“这一个个不是乞丐就是民工,算是弱势群体,将这些人打一顿,马上就会上报纸,社会民众只会同情弱者,汉森公司有理都会变得没理。”(第44章)作者隐晦地传达出大众媒体对于舆论引导的双面性,挖掘民族劣根性的同时,表达对于国民个体独立意识觉醒的美好希冀。

拥有人文关怀的作家,相较于一般作家而言拥有更为广阔的视野。丛林狼将内心深处的想法通过微妙的细节表现出来。作为一名网络作家,他关注同类作家的命运,期望更多支持网络文学发展的声音,希望获得政策的引导和主流话语的认同,使得网络文学早日摆脱尴尬的边缘处境。他通过自己的创作表明,即使是网络军事小说也能展示强烈的人文主义精神。“不像有些国家,政府大力鼓励跆拳道、空手道的发展,还拿出资金和配套政策支持,将武术打造出产业,全世界布局,武术发展势头非常好,即产业化、市场化、经济化了,又为真正的绝学继承发现大量人才,一举多得。”(第170章)丛林狼确实提出的是关于武术发展的建议,但也映射了小说创作的现状。网络小说是一门网络中的“武术”,在当代文学中发展的势头正盛,早已“产业化、市场化、经济化”。作者期望的是政策性的扶持,为网络文学的长远发展留住人才。丛林狼将自己的人文主义触手伸向国家层面的同时,也伸向了自己写作和工作的网络大环境,开始关注网络文学的后继发展。这份属于网络作家的赤子情怀值得赞叹,这分独特的眼光令人佩服。

在人文关怀的视角下,丛林狼将对现实生活的反思投射到小说空间去。“中心—散点”解构不仅是作为小说框架存在,颓圮的江湖、世俗化的非传统英雄不再是单纯的个体。《最强战神》的独特之处在于作家投入的人文情怀使读者嗅到了浓郁的现实味道,并为之深刻性而折服。

五、重复魅影中的勇开新境

在前文中,我们从空间结构和英雄塑造两个大的方面对《最强战神》进行了多角度的审视。无论是独特的世俗江湖意象,还是整部小说的超强现实针对性,都从多方面证实了这个网络文本的优越性。网络小说的发展在经历了十余年的突飞猛进后,逐渐变缓甚至停滞。在军事小说这个板块,像《最强战神》这样出色的作品逐渐减少。大部分小说不停地进行情节的重复编排,靠主人公颜值和感情戏码来博取读者的眼球,逐步沦为庸俗小说,很难像《最强战神》一样能够拥有坚实的空间结构和经过创新改造的人物。即便如《最强战神》这样优秀的作品,也很难避免情节老套、线索杂糅的弊端。网络小说“作品质量未见显著提升,创作性萎缩是两大结症,具体体现在题材雷同、情节拖沓、文字累赘甚至涉及暴力色情等方面”。③如果网络文学不在多个层面上进行改革,只能陷入传统文学的桎梏中,造成大量的读者流失,丧失活性和生命力。丛林狼用《最强战神》指明了网络小说尤其是网络军事小说的改革方向,勇敢地开拓了自己的新境,值得其他作家借鉴。在新时期网络小说的改革浪潮中,丛林狼占有一席之地。

丛林狼以商人和作家的双重身份开展创作活动,这在当代作家中是不多见的。许多网络作家以青年学生作为主力军,他们很难摆脱学院教育带给写作的消极影响。在丰富的从商经验的支持下,丛林狼对武侠小说进行了大量的阅读,拥有多数网络写手难以企及的知识广度和深度。对于军事的熟悉和喜爱,使得作者能够很好地驾驭军事小说的创作。对于网络作家而言,扩大知识体系势在必行。“这把小匕首很特别,是用亿万年的深海精钢木打造,据说是墨门矩子花费几年时间打磨而成。”(第23章)墨家擅长器物的制作,这是众所周知的。作者在此基础上对兵器进行杜撰合情合理,不会使人感到唐突。作者掌握的医学知识也在小说中得到了很好的应用:“龙针为阳,凤针为阴,一阴一阳,相生相克,归于平衡。”(第39章)这正是古代道家思想与中医的针灸很好融合的表现。网络作家应致力将自己打造成为拥有完善知识体系的智者,才能更好地驾驭大型空间结构下的小说创作。

古代技术和文学知识为我所用,是丛林狼在《最强战神》中的又一特点。我们很难想象冷热兵器可以在一场战斗中同时进行近距离地对峙。丛林狼利用冷热兵器的同时登场完成了对于传统武学的拯救,也完成了塑造英雄人物的过程。这种处理方式,在只追求热兵器对抗的军事小说创作者看来,是不可能完成的艰巨任务。中国的酒令和江湖暗语适时在小说中出现,“手拿金杯圆又圆,仁兄得志在桃园,兄弟出来海城地,德福相会又团圆。”(第25章)将小说中的侠气和江湖气概很好地晕染开来。“两人看到了前面黑乎乎的海岛,时不时传来一阵野兽的嘶吼,令人恐惧,两人加快了速度,顺利地登上海岛后,将充气艇拖到海岸树林里。”(第98章)此处读者恍惚间读出了鲁滨孙初登荒岛的感觉,仿佛看到好莱坞大片经常出现的荒岛求生镜头。能使平实的文字散发经典名著的阅读感觉,归功于作者强大的文字驾驭能力。小说展现出电影科技的光与影,使古老的中华武术与现代光影科技在同一场合中擦出火花。这种大胆而新奇的想象,为网络军事和武侠小说的创作提供了有效的参照。

《最强战神》是作者探索欲的迸发,也是作者人文关怀与爱国热情的巧妙融合。作者时常将笔端放诸古老的华夏大地,对山川河流、草木虫鱼进行细致地描绘,将深挚的热爱注入文字中去。作者甚至直接发出这样的慨叹:“神秘的东方古国,神秘的华夏人。”(第406章)同时,作者将童话常用的隐喻手法借鉴过来,探索人和动物生存状态的相通性,并以此为基础进行类比。“这种动物之间为了生存的厮杀每天都在上演,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吴庸冷静地看着这一幕,不由笑了,动物为了生存相互厮杀,人类又何尝不是?严格说起来,人类的相互厮杀更加残忍、更加血腥。”(第328章)丛林狼在此完成对人类互相残害的讽刺,将同根相煎的人类置于动物之下。在作者无穷的探索过程中,我们对于书中的华夏国和生存的东方古国都有了更深的了解。将思绪拉长,我们可以对人与自然万物、人类之间的关系进行思考。这份大的关怀是一种坦然正视自身的包容和气魄,可以作为一种参考或借鉴。

除了在小说的内部要素中进行发掘,丛林狼尝试从文学的外部打开当代文艺批评对于网络小说的评价方式。网络文学一直处于传统纸媒文学的重压之下,边缘化的身份让网络作家渴望寻求身份的自我认同。小说中多次出现“上位者”“苦笑”“一脸兴奋”等词语,导致小说的书写方式极为单一,词语的重复使用带给读者疲劳感。这既是由于网络小说需要每日更新的压力,也是因为作者试图通过这种方式向读者发出如下暗示:传统文学的话语形式很难在网络小说中开展,稳固的结构、出色的人物、深厚的人文意蕴才是网络小说的重心。“每个人对艺术的感受是有差异的,他们可以按照自己的感受去领略艺术,或者哪怕仅仅是根据自己的爱好对某种艺术品味感兴趣,也可以因此构成了批评领域的多种声音和多种感受。”④因此,当代文艺批评应该考虑网络小说读者的期待视野和实际阅读感受,形成一种新的文艺批评模式,而不再是像对待传统文学那般,紧扣语言、修辞等形式不放,否则网络文学批评很难有所突破和创新。网络小说为了读者而产生,它直接服务的是自己的消费群体,而不是文艺批评家。

多重身份对于文学创作的优势、古今文学与科技的巧妙结合、无穷的探索精神和人文关怀、力求掌握网络文学批评的主动权……丛林狼用种种方式完成新时期网络文学改革的拓荒工作,对于同时期的网络作家拥有不可忽视的影响。网络创作者追求的不是对丛林狼创作的模仿,而是用自己独特的创作方式在网络小说重复的魅影中开拓新路,完成网络小说发展阶段的新跨越。这对于网络文学内部的新陈代谢和长久发展,实乃一大幸事。

《最强战神》以家庭、市场、战场三个大的散点进行情节的辐射,围绕江湖这一空间的中心进行构架。稳健的结构承载的是一群异于传统武侠的英雄,承载的是一个颓圮没落的世俗江湖。除了个人英雄主义的充分彰显外,痞气十足的吴庸、肥胖灵活的朱二、倾国倾城的庄蝶……这些某种程度上被解构的英雄更类似于现实生活中的普通人,这让我们缩短了与英雄的距离,也让英雄的界限更加模糊。至于纷扰的世俗江湖,丛林狼更多地寄托的是对于传统江湖逝去的追忆与慨叹。在此基础上,作者将世俗江湖与现实生活发生关联,将社会中的现象影射到世俗江湖这一概念中去,进行人文主义的关怀和后现代语境下的解构。丛林狼在《最强战神》中提出的很多问题和解决方法都具有现实针对意义,为当下经济、政治、文化难题的解决提供了参照。丛林狼时刻牢记自己的作家身份,在小说暗处为网络文学的新发展提出建议,并身体力行地在《最强战神》中完成对自我创作和同类军事文学的超越,给人启发和震撼。

一部《最强战神》,展示了一个完美的小说世界,留下了一个充满可能性的空间结构和许多并不完美的英雄,令我们感动。作为一部早期的网络军事小说,对当代文坛的影响有限。但是多少年后,我们仍能记起那个白衣吴庸,想起易容术独步天下的庄蝶,思念挚爱白然的胖子朱二……这便已经足够了,这部《最强战神》只为读者而写,写活了这些英雄,也写尽了丛林狼自己。

参考文献:

[1]丛林狼,《最强战神》,第367章,153万字,起点中文网。下文出自本书的引用均标明章码,不再单独列出。

[2]李敬泽,《网络文学:文学自觉和文化自觉》,选自《2014中国文坛纪事》,213页,白烨主编,人民文学出版社,2015.10。

[3]马季,《2012年的网络文学》,选自《网络文学评论第四辑》,33页,广东省作家协会、广东网络文学院编,花城出版社,2013.11。

[4]苏桂宁,《网络文艺评论的领域拓展》,华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年第3期。

许晓晓,暨南大学文学院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