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粤读粤精彩 > 会员新书架 > 陈华清 | 《走出“孤岛》

陈华清 | 《走出“孤岛》

更新时间:2018-06-01 来源:广东作家网

《走出孤岛》封面.jpg

作者:陈华清

出版社:希望出版社

书ISBN:9787537979023

时间:2018年1月第1版

定价:32元

编辑推荐

《走出“孤岛》是一部关于爱心与成长,以及艺术疗愈、融合教育的儿童长篇小说。不仅是一个患有轻度自闭症儿童的成长,还有他的同学、老师、家长,以及跟相关人员成长的故事。文章主题鲜明,脉络清晰,全文仅仅围绕主人公夏多吉从一个轻度自闭症患者成长为一个渐渐融入到社会、有爱心的阳光少年这一主线展开,塑造了夏多吉、华汇嘉、周围围等不同类型的少儿群像。

作为一部文学作品,这部小说不是停留在普及自闭症的层面,而是以“爱与成长”为主题,通过故事的演绎、人物命运的推进,让人们多些了解自闭症常识,了解自闭症儿童的状况,呼吁全社会给予自闭症儿童特殊的爱,不歧视,不放弃,发挥他们天才的一面,使其也能成为社会的有用之才。

法国作家罗曼•罗兰的名作《约翰•克利斯朵夫》是以著名音乐家贝多芬为原型。根据死后诊断结果,贝多芬患有泛自闭症障碍。在《走出“孤岛”》里,有患有自闭症的台湾著名漫画家朱德庸的影子,这样,使小说更真实、更励志。

整部作品结构严谨合理,情节安排得当,还不时给读者设置一些悬念。作者在叙述故事时,娓娓道来,语言生动、流畅、优美、诙谐,还采用了大量适合小读者阅读的流行语。作品的心理描写符合人物特点,所写事件贴近读者生活,富有童趣,人物形象鲜明,故事充分体现真、善、美,一切源于爱的真情实感流露,令人心中暖流涌动。

作品不仅为读者讲述了夏多吉的成长故事,还在讲述故事的同时,给读者给予了充满正能量的引导。比如,夏多吉妈妈对孩子满怀爱心和耐心,不放弃,不歧视,坚持用爱和正确的引导,终使孩子找到了自己的成长方向,一个个细节都令人感动。同时,夏多吉妈妈在教育夏多吉时采用的方式方法和观念,都值得广大家长借鉴。

专家学者评价

我以为陈华清预设的“孤岛”的含义是多重的。除了小说夏多吉家的屋顶蘑菇状的“红房子”的别称外,也是夏多吉作为特殊孩子而与众不同的另一代名词。读罢整本小说,我不禁思索着“孤岛”的其他含义。它可能是美娘在听闻医生诊断多吉为“自闭症”、丈夫逃避时的孤立无援,也可能是夏雨奇无法接受儿子“自闭症”现实的自我疏离,也可以是小狗“圆圆”的主人吕安妮遭受失恋打击之后的写照;还有那些为了自我保护而疏远、排挤、捉弄夏多吉的每一个同学、老师、家长、甚至一个陌生人。

所以这个“孤岛”,可能还适用于我们每一个人。我们中的每一个人从虚无中来,最终亦会归于虚无,我们在思索人生意义何在的时候,正如茫茫大海中不断漂泊的孤岛。幸好,陈华清借《走出“孤岛”》告诉我们有爱存在,我们每一个人又都不是一个人,因为我们与生俱来地被爱着,也注定会爱着。

---中山大学访问学者洪艳《爱,终胜于所有》

这部作品价值还在于其充分发挥了文学的社会认识功能。作品以文学之力,呼唤外部世界对自闭症儿童更多的认识与理解,对这些“来自星星的孩子”,这些苦苦抗争的父母以更多的宽容与支持。夏多吉的故事启示我们,这样的孩子,不应简单地被抛到特殊教育学校。对他们而言,最好的恢复,就是融入正常的孩子们当中。作品以最真切的关爱,为他们呼吁一份理解和宽容。同时,诚如陈诗哥在封底的推荐语中所说:“成长,不只是孩子的事,家长和老师也在成长。”

---北京师范大学儿童文学博士崔昕平《用文学的现实关怀,拥抱“孤岛”中的心灵》

作者简介

陈华清,全国十佳教师作家,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广东省教师继续学会专家库成员,广东省湛江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已出版儿童作品《海边的珊瑚屋》《啄着阳光的鸽子》《榕树下的秘密》《快乐花朵咪兮兮》《地火》等10部。文学作品入选多种年度选本,被选为中学阅读题,在全国性的文学大赛中多次获奖。

儿童小说创作的责任与担当

——陈华清长篇小说《走出孤岛》序言

姚国军

情系岭南风物,书写半岛文章,陈华清老师是一位令我感佩的作家。陈老师近年来创作成果丰硕,出版文学作品集多部,尤其在儿童文学创作的领域更是深耕细作,卓有建树。陈老师曾经对我说过她的创作计划,她想以雷州半岛为题材创作儿童文学三部曲,以留守儿童为主人公《海边的珊瑚屋》是第一部,以自闭儿童为主人公的小说是第二部。《海边的珊瑚屋》获得广东省文艺精品创作支持,于2017年1月在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获得读者认可,专家好评。2017年8月10日,广东茂名举办南国书香节。作家陈华清老师远道赶来参加活动,聆听台湾著名作家林清玄、国内儿童文学作家安武林的讲座。活动间隙,陈老师把一部书稿清样送给我看,真诚又谦虚地征求我的意见。这部书稿就是三部曲中的第二部《走出孤岛》。从这部作品中,我读出了作家的责任与担当。

一、题材价值

在此之前,我对自闭症儿童的了解,来源于一部电影和一个电视节目。在电影《海洋天堂》中,李连杰主演的父亲带着一个患有自闭症的孩子相依为命。孩子无法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到处遭受别人的白眼。父亲知道自己患了绝症以后想带孩子跳海自杀。当然,父亲最终忍着病痛的折磨一点一滴地训练孩子生存的基本能力。父亲的苦心没有白费,在父亲离世之后,孩子获得活下去的勇气。另一个电视节目是东北的一位单身母亲知道孩子是自闭症后,绝望地想从医院的楼顶跳下去。这位母亲最终忍住痛苦,坚强地承担起教育孩子的责任。母亲发现孩子对音乐比较敏感,就送孩子去专业老师那里去学琴。专业老师发现孩子的情况之后,把孩子拒之门外。不得已,母亲在网上一边自学,一边教孩子。经过多年的苦练,孩子在台上流畅地弹出难度很高的钢琴曲时,台下的评委和观众都留下了眼泪。可以说,家有健康儿女,父母喜在眼里;家有自闭症儿女,父母苦在心里。作品的价值与题材有关系,题材虽然不能决定作品的价值但可以影响作品的价值。特殊的题材可以让人知晓不一样的人生,体会陌生化的情感。以自闭症儿童为题材的小说很少,陈华清老师的这部《走出孤岛》在题材上具有别开生面的探秘价值。小说对自闭症儿童的生活进行了细致入微的展现,让读者看到一个孤寂又充满理想,封闭又渴望敞开的内心世界。社会如日,家庭如月,来自星星的孩子需要日月的照耀和温暖。

二、诗情画意

由于文体特点,诗歌可以写得美,散文可以写得美。不知道读者想过没有,小说能不能写得美?从文学史来看,有些小说是美的,例如沈从文的《边城》,汪曾祺的《受戒》,林海音的《城南旧事》。既然小说也可以走美文的路子,那么,小说怎样才能写得美呢?我们来看《走出孤岛》这部作品。夏多吉的家在西溪河畔,独立小院,房子建得像蘑菇屋。这样的房子是怡情养性的雅舍,国画大师张大千晚年在台北就是临水而居,挥洒才情。东方老师是一位作家,有审美眼光,有文人情怀,把家建在这样的地方符合人物身份和趣味。当然,如果是在北上广,文化人住的可能是蜗居,就不一定是雅舍了。红房子是美的家庭住所,孔子文化城是美的区域景观。我认为,一个地方能让人向往,光有好山好水还不够,也应该有历史文化底蕴的场所。作品中的孔子文化城就承担了这一职能。云韵老师把班级出游放在孔子文化城就是让孩子们受到文化的浸润。除了美的家庭环境和文化景观,《走出孤岛》还写了美的民俗,夏点多吉去乡下看游鱼的一章写得很美。游鱼表演是民间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了民间的聪明才智和独特技艺,寄托了人民美好的愿望,增添了节日喜庆氛围,延续了本土文化传统。以作品人物而论,周围围钟爱写诗,诗情丰沛;夏多吉酷爱画画,画意飞扬。诗情画意注入作品,小说有了美的品格。

三、生命意识

作品中最让我感动的是周围围患病之后,全班同学行动起来,帮助周围围圆梦。而周围围在老师和同学的鼓励和帮助下,与时间赛跑,写诗抒发心声,在世间留下自己奋斗的足迹,以此证明自身的生命价值。周围围的坚强感动了同学,对夏多吉产生了精神的巨大冲击,使这个自闭少年对生命的可贵与人生的意义有了新的认识,从而打开心扉,走出孤岛,走向社会。我认为,儿童文学不仅应该让小读者体会到童心、童趣、童真,还应该让小读者体会到成长过程中的喜怒哀乐,生离死别。林海音的《城南旧事》中的生命意识就很强,作者以小女孩的视角回忆小偷的被抓,保姆的离开,父亲的病逝,其中的感情丰富细腻,感人至深。在《走出孤岛》中,周围围的经历唤起了夏多吉的生命意识,也让读者对生命重新思考。

四、教育理念

《走出孤岛》塑造了两个女教师的形象,一个是夏多吉的妈妈东方老师,另一个是班主任云韵老师。东方老师深知儿子的病情,出于保护儿子的心理为他办了转学,结果到了新学校以后儿子仍然被同学嘲笑和欺负。儿子成绩不好,不愿意与人交流,只愿躲在孤岛中画画。作为母亲的东方老师不断努力帮孩子建立自信,鼓励孩子发展绘画特长。而夏爸爸则要求儿子提高分数。为了儿子的教育问题,夏爸爸与东方妈妈不断发生争吵,这是家庭教育观念的分野。在学校里,云韵老师发现夏多吉的特殊情况后,联想到以前一个女孩被迫退学的事情,痛悔不已,所以改变教育方式,给夏多吉以更多的关爱,结果引起同学们的误会,连懂事的女孩华汇嘉都觉得老师偏心。面对同学们的误解,云韵老师调整教育方式,让同学们了解夏多吉的情况,让全班同学给他以关爱和包容。可以说,夏多吉是幸运的,遇到了一个好妈妈,又遇到了一个好老师,这样才有了走出孤岛的可能性。对于特殊孩子,就应该采取特殊教育,因材施教是教育的应该遵从的理念,但目前还很难做到,所以教育尚未成功,教师还需努力。

五、艺术手法

我觉得,儿童小说要想吸引读者,不仅要有教育意义,还应该有引人入胜的故事,一波三折的情节,纤毫毕现的细节。讲好中国故事是对作家基本的要求,也是关键的要求。《走出孤岛》讲了一个曲折动人的故事。围绕夏多吉有两条线并辔齐驱,第一条是家庭线,第二条是学校线。两条线索时而分进,时而合击,场景互相移位,人物该登场的时候就登场,例如小姑来夏家,夏多吉把小姑的皮草藏起来,自然引出夏多吉去小姑家看游鱼。因为去看游鱼,夏多吉收到一些红包,由东方妈妈代管。东方妈妈发现红包中的钱不见后,去接夏多吉回家,导致夏多吉半路脱逃。风雨大作,雷电交加,当夏爸爸和东方妈妈找到甘蔗林中瑟瑟发抖的夏多吉时,情节推进到一个高峰,情感得到一次爆发。再如帮助周围围事件中,情节也是充满波折,让人意想不到又让人觉得合情合理。这就是小说的魅力。小说是调动叙事的各种手段巧妙表现主题思想,就像把糖或盐调在水中,我们看到的是水,喝起来感到的是甜或咸。

总而言之,《走出孤岛》在儿童文学领域进行了富有开创性的探索,塑造了一个自闭儿童的特殊形象,有文学价值。从社会学角度,作品探讨了艺术疗救的方法,给教育工作者和社会工作者以启示,有社会价值。关注有问题的少年儿童,给他们关爱,帮助他们实现梦想,有爱才有现在,有梦才有未来,儿童文学应该承担这样的责任和担当。预祝《走出孤岛》早日出版,希望这样有良知的作品能走入读者的心中。

(姚国军,教授,现供职于广东石油化工学院文法学院,中国小说学会会员,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广东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


友情链接: 人间杂志社 全国各省市作协官网 中国作家网 网易读书频道 国内各大文学网站论坛博客 广东各地市作协文联官网 广东各大文学网络论坛博客

©广东省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粤ICP备06014976号

zuojiawang2010@163.com
技术支持:广东羊城晚报数字媒体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