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作家云空间 > 报刊中心 > 网络文学评论 > 媒介革命来临之际,我们何为?

媒介革命来临之际,我们何为?

更新时间:2018-06-08 来源:《网络文学评论》邵燕君

作为一种新媒介文学,网络文学颠覆的不是印刷文明下的雅俗秩序,而是建构这一秩序的印刷文明本身。面对媒介的千年之变,作为由印刷文明哺育长大的学院派研究者,我们该如何调整自己的文化占位和研究方法?如何从媒介革命的角度为网络文学定位?如何从一个更广大的文学史脉络中重估网络文学的价值?这些都是时代向我们提出的严峻命题。

毋庸讳言,作为“学院派”,我们是内怀精英立场的。但我们同时也明白,从媒介发展的历史趋势上看,每一次媒介革命都带来一次深刻的文化民主革命。进入到网络时代,由于媒介壁垒、教育壁垒的进一步被打破,文化生产者与接受者之间的壁垒不再森严,以“专业性”“知识产权”为核心的专家结构也受到挑战。文艺生产不再是少数天才的专利,而是一种人人可为之事。创作如此,批评更如此。在网文空间,不能说人人都是写手,但人人都是评论者。有人用真金白银投票,有人用长评短评发言。每一个网文圈内都有老书虫儿,资深粉丝,推文大V,那么还要我们这些专业研究者做什么?

既然是专业研究者,我们最不可替代的价值,仍然是专业性——只是它不再是天然的身份特权,而是一种需要重新建立影响力的专业能力。毕竟,我们对文学史有着较为系统的了解,对文学理论,有着比较深入的把握。这些文学史和文学理论资源都不是灰色的,它们借以生长的文学之树当年都曾像今天的网络文学一样郁郁葱葱。而一切似乎很学究气的学术规范和方法论,其实,也像类型文的成规惯例一样,是成功研究经验的总结。这些都是凝结着前人智慧的宝贵资源,今天,我们要做的就是把这些资源盘活。

正如麦克卢汉在半个世纪之前就提出的,在媒介革命来临之际,有可能发生文明的断裂。要使人类文明得到良性继承,需要深通旧媒介“语法”的文化精英们以艺术家的警觉去了解新媒介的“语法”,从而获得引渡文明的能力——这正是时代对文化精英们提出的挑战,对我们这些当代文学研究者提出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