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报刊中心 > 新世纪文坛报 > 草原情结

草原情结

更新时间:2018-06-11 来源:广东文坛 莲子

我是有草原情结的。

这情结始于1993年那个水草丰美的八月。

那次,全国文摘类期刊开年会,主办单位是青年文摘杂志社。我时任家庭杂志社副总编辑兼《家庭文摘》杂志主编,带着女儿一起赴京开会。在那个草原最美的季节,会议始于皇城根,途经大青山山脉,一路欢声笑语,一直开到辽阔博大的内蒙古西拉木伦草原。

古老神圣极具独特民族色彩的那达慕盛会,让我一下就爱上这个逐水草游牧的蓝色民族,爱上丰富灵动的草原。我们吃烤全羊,看惊险刺激的赛马、摔跤、套马……站在和风飘荡风景如诗的草原上,被广阔和大气托举着,心旷神怡,肺叶翕张。

风从远方吹来,轻轻抚摸我的额际。我吮吸着草原特有的草香,听着高亢悠远的草原牧歌,完全进入了被牧歌传诵的迷人世界。在草原上,我喝了马奶酒。我在接过银碗的同时也接过了蒙古人庄重敬献的哈达。在醉人的酒香中,在悠长深情的蒙古长调里,我深深感受到了一种淳厚真实的情感—— 一种没有现代人的精明、算计和利益,属于人的异常深挚,异常珍贵的东西。我真是心动,直想落泪。 

那次草原行之后,我开始有了一种淡定、超常的心境。草原之于我,总有一种无法言明的陌生中的熟悉。年深月久,对草原的记忆只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愈发清晰。我感觉自己生命的容量在盈盈地增大,对我的写作精神也同样产生着不可避免的影响。我崇尚自然质朴,不屑缤纷美物。不管暗夜还是淫雨霏霏,我都会在心底珍藏一缕阳光,这是美丽而又艰难的事情。作家是思想、感情的生产者。我愿意用文字,说出那些温暖从容的情感,说出人间悲欢以及对命运、精神层面的叩问和思考。任尔东西南北风,不再改变。还有那父亲般的山冈,母亲般的河流,都融入我的精神和心灵了。

我把和女儿一起在草原上开怀畅笑的照片放大挂在卧室墙上。女儿那年7岁,身穿红色毛衣,梳着两根小辫子,扬着春阳般的小脸,童真十足。每天,我抬头便可看见广袤草原上那抹耀眼的红色,以及在蓝色天宇里优雅散步的朵朵白云,心情舒坦、敞亮。

人生快如过隙,草原一别已是经年。

2017年9月,随广东省作家协会采风团一行,以文学的名义再度阅读草原的时候,这马背民族的家园正洋溢着内蒙古自治区成立70周年的喜庆气氛。于我而言,这是一次极有意义的重访,一种补充,一种心灵的游历和新的契入。粤蒙两地作家沿着延绵不绝的草原丝绸之路,寻草原文明之源。这片古老神奇的土地,商先民在这里生息,蒙元文化在这里发祥,中国大元王朝在这里鼎盛并衰亡,烙下一个个华美而沧桑的历史疤痕。中华文明的发生从开始就是一种融合文明。这千里草原上的历史长卷,书写着岁月长河中民族融合的艰辛历程。

一个朝代泯灭了,一段文明却穿透历史风尘成为永恒。驻足空旷无垠的金莲川草原那沉睡600多年的元上都遗址,感慨万千,遐想无限。  

天地苍茫。时间苍茫。历史苍茫。打开尘封的记忆,蹀躞于时光隧道,那个古老的朝代就在眼前。仿佛回到金戈铁马的岁月,缭绕不散的烽烟中,有马蹄奔腾,旌旗猎猎,号角长鸣。

九月的草原,花卉的芬芳已经没了,但有牛羊游弋马儿奔跑,草原依然美丽。青黄的草原上,整整齐齐地立着刚打下的干草堆,空气里飘送着小麦杆和干草的清香。在正蓝旗忽必来夏宫那个热情欢快的晚宴上,东道主依然用烤全羊接待我们。这道色、香、味、形俱全的地方特色菜肴,是蒙古人待客的最高礼遇。这次相聚,也是一次诗与歌的盛宴。饕餮之间,身穿蒙古长袍的著名诗人扎·乌日图那顺和诗人、摔跤手格·斯琴图轮番激情朗诵他们的诗歌。格·斯琴图还深情地唱起蒙古长调。那庄严悲怆、气息绵长,承载着蒙古民族历史,又仿如站在苍茫草原向大自然倾述体验的“天籁与心籁”,感觉不是唱出来,而是从内心深处发出来的,声声撞击着人的心坎,直让我听得眼眶濡湿。我知道,这不仅仅因为长调那份独有的浑厚与苍凉,还因为自己内心深深的草原情结。

沿着通向诗,通向画的木栈道,走过迎风傲立、金光闪烁的白桦林,再驱车百里,来到乌兰布统草原。

高贵的马群安静地伫立草原,嫣红细雨和苍茫暮色把昔日皇家猎场带入古老的神话。入夜,热情的主人为远道而来的我们安排了篝火晚会。夜色溶溶,悠扬的马头琴如天籁之音,让人心醉神迷。蒙古族歌舞表演之后,按照习俗,主持人请出远方尊贵的客人点燃篝火,接下来的一切,便是猝不及防。我被朋友们拖拽着,遽然卸下所有的牵绊,踩着安代舞的节奏,围绕篝火从开始一直蹦到结束。

篝火熊熊燃烧,照耀着我的脸和双眸。触手可及的温暖与光芒,让我幸福无比。 

岁月荏苒,年华渐瘦,也抿过人生的苦酒,真不知多少年没这样惬意欢愉过了。

风吹着夜幕下的草原,深邃高远的苍穹镶挂着弯弯的月亮。没有寒凉,没有孤寂,没有岁月的伤感和沧桑,一切美好如初,宛若新生。真愿能够沐风饮情,长醉不醒。

终是要离开了。

微晨,车轮刚启动,一位蒙古作家就发来信息:请把通讯地址发给我,我给您邮寄奶茶粉。不要拒绝。

我说,心领了,东西就不要寄了,太麻烦。

作家朋友说,你们走了,马头琴音里多了忧伤。

蒙古民族禀赋的感情,坦然、纯洁、质朴,具有草原的气息和泥土的芬芳,直达心灵。

草原已远在天边,征兆万事吉祥、美好如意的蓝色哈达日夜陪伴在我身旁。滚滚红尘之外,这纯净的蓝,是生命的底色啊,灼灼耀眼,摄魂夺魄。

我的心会继续在草原徜徉。


友情链接: 人间杂志社 全国各省市作协官网 中国作家网 网易读书频道 国内各大文学网站论坛博客 广东各地市作协文联官网 广东各大文学网络论坛博客

©广东省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粤ICP备06014976号

zuojiawang2010@163.com
技术支持:广东羊城晚报数字媒体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