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粤行粤辽阔 > 行思录 >  西 篱:你有故事,我有美酒

西 篱:你有故事,我有美酒

更新时间:2018-06-19 来源:广东作家网

丁酉年9月11日傍晚,广东省作家协会赴内蒙自治区“结对子”文学交流活动代表团,抵达呼和浩特市东郊的白塔机场。该机场得名于其附近的古迹万部华严经塔。在一片开阔的平川上,驰名塞外的白色古塔万部华严经塔耸立在星空下。

很多年前,我曾到四川藏区采访,当地藏民教我一首歌《白塔》:仰望纯净的天空,想起一首古老的歌……噢,曲登嘎布,你是天上的星星布满草原……

草原上的白塔是信仰的象征。早期游牧民族信仰佛教、聂思脱里(基督教派系)、伊斯兰教、萨满教等。出自草原黄金家族的一代天骄成吉思汗信仰萨满教,以“腾格里”(长生天)为永恒的神。

成吉思汗离世前也曾渴求道教的帮助。

成吉思汗之后,蒙哥统治时期,成吉思汗之孙忽必烈在上都府组织佛教和道教的辩论会,结果佛教获胜。

忽必烈灭宋建元后,由于他的包容,各种宗教都得到了发展,尤其是佛教。忽必烈迎吐蕃喇嘛八思巴入朝,封其为国师,协助他处理佛教事务。他之后的元朝皇帝几乎都是虔诚的佛教信徒,可以说,蒙古族统治华夏一百多年,其佛化政治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白塔,藏语为曲登嘎布,曲登是塔的意思,嘎布是白色;蒙古语为查干•索布尔嘎,查干是白色,索布尔嘎是塔。内蒙很多地名、人名里有查干。高原的雪山和冰川、漫长冬季里的茫茫雪海、天上的白云和牲畜的奶汁……马背上的民族对白色心怀敬畏与感激,尤其对于蒙古民族来说,白为圣洁之色,洁白的哈达就寓意圣洁、吉祥。

不朽的白塔寄托着草原佛教徒们的心愿:压制一切邪恶,并象征生命与精神永无穷尽的轮回。

万部华严经塔为辽代建筑,已经耸立了一千多年。自金代起,前来膜拜的各族信众就在塔内墙壁上用汉、藏、契丹、女真、蒙古、维吾尔等文字书写题记,密密麻麻的各种文字, 是不同民族文化融合共存的历史见证。

当晚,我们入住呼市市郊乌兰酒店,召开蒙粤两地作协“结对子”工作座谈会。乌兰,蒙语是红色的意思,而呼和是青色的意思。我喜欢这两个词。我听当地散文作家乌仁高娃发这两个词的音时,觉得她的气息神秘而意味深长。她有高高的鼻梁和深邃的目光,我爱她那张略为欧化的脸,我深信她年老之后将会是多么的慈祥。

第二天早晨我们呼吸着清冽的空气出发。

大地明亮辽阔,向东的道路铺上淡淡的金色,大巴车沿着大通道前行。这是中国最长的省际大通道,全长两千五百多公里,东起呼伦贝尔市阿荣旗,西至鄂尔多斯市苏家河畔。

言及大通道,擅长于沉默的司机黢黑的脸盘上立刻浮现出自豪的笑容。我偶尔揣想,这个经年岁月在横贯东西的大通道上穿沙漠过草原的当地男人,赞赏着文明发展,内心感念的可能是英雄祖先扬鞭打马日行千里的豪情呢。

蒙古大地苍茫辽阔,当地人的地域空间概念和在人口密集拥挤的南方生活的我们大不一样。得知我们的下一程是“高原上的河流”锡林格勒盟的南端正蓝旗,曾经到广东参加过作家培训班的布仁青格勒发微信给我:“姐姐,你们到我家门口了!”年轻英俊的布仁青格勒是蒙古族作家中少有的能用蒙、汉双语阅读和创作的作家。到达目的地后,我建议邀请他和我们一起交流,当地作家告诉我,时间日程上来不及安排,布仁青格勒的家(据说他家有面积宽广的牧场)距离我们短暂停留的地方,实际距离至少有一百公里以上。我以为打一个电话,他几分钟就可以到呢,家门口嘛。

还有个例子:据说我们将前往的克什克腾旗巴彦查干苏木,也是在内蒙作协副主席王樵夫的家门口。巴彦查干苏木位于克什克腾旗西北部。克什克腾的蒙语意思是“亲兵卫队”,历史上成吉思汗的近卫军出自该地。而巴彦查干,则是美丽富饶的意思。当我们到达王樵夫好安达的美丽富饶的家门口,就提出来要去他家看看,他笑着说:“你们的时间不够,我家离这里有两百多公里路程呢!”

我懵了!两百多公里,在广东珠三角地区,已经是好几个城市的距离了,但在内蒙安达们的眼里,也不过就是“家门口”!

在锡林格勒盟上都镇,我见到乌仁其其格和萨仁呼和。

元上都博物馆橱窗里的一具鎏金马鞍令我惊叹,历经七百多年,马鞍上青绿的花纹依然还像新的一样,别致高雅。蒙古贵族是特别重视马鞍装饰的,凡用材和饰物,都要严格按身份选用匹配,不仅是对其高贵身份的炫耀,也是认可。当时,她俩就在旁边,一扭头便打了照面,彼此微微一笑,我立刻感到阵阵恍惚。她俩身著饰有云纹的青绿色和宝蓝色民族盛装,乌仁其其格衣服颜色正好和马鞍的镶嵌花纹一样。

这两个本地姑娘恰似姐妹,彼此寸步不离,模样神情相像,举止默契。小麦色脸庞,身材结实,笑容朴实诚恳,羞涩中带几分高贵。也许就是这种宁静、朴素和高贵,瞬间传递了远古的信息,她俩立刻让我联想起成吉思汗的母亲诃额伦。

每个民族都有自己伟大的母亲。

《蒙古秘史》(内蒙古文联主席官布扎布翻译的版本已经绝版,我拥有的是蒙古策·达木丁苏隆编译的版本)说,蒙古人的始祖母阿兰豁阿(豁阿是美女)在丈夫去世后又感光生下三个神的儿子,一代代繁衍,最小的孛端察儿后来成为孛儿只斤氏,孛端察儿是成吉思汗的八世祖。

诃额伦是成吉思汗的父亲也速该从蔑儿乞惕部人赤列都的手里抢来的。当成吉思汗还只是“铁木真”时,他的生命历程充满了苦难。铁木真九岁时,也速该送他去提亲,回来的路上遇到有人举行宴会,按草原上的风俗下马同饮。但这是孛儿只斤氏的世仇塔塔尔人的宴会,他们给也速该下毒。也速该被毒死时,诃额伦才二十多岁,已经生育了四个儿子,铁木真下面还有三个亲弟弟:哈撒儿、合赤温和斡惕赤斤。很快,诃额伦和她的孩子们又遭遇族人的抛弃。

这是铁木真和母亲一生中最艰难的时期。

正是这段艰苦的生活,诃额伦母亲的坚韧意志像光芒一样闪耀,而铁木真也变得勇敢和强壮,不但能抵抗严寒和酷暑,还练就了超人的忍耐力。因为这段艰难的生活,他后来才能够泰然自若地面对打击和创伤。

《蒙古秘史》第74:

生性明智的诃额伦母亲,

穿着百结的衣服,

扎着破乱的裙子,

来往于斡难河畔,

采拾杜梨野果,

哺育着幼小的儿子们,

谋度这艰苦的日子。

《秘史》用了很多美好的词汇来记述诃额伦母亲,还称她是贤能的、天真的、生而俊美的。

诃额伦母亲在孤独艰难的日子里,将也速该和其他女人生育的孩子视为己出。当铁木真和弟弟哈撒儿将屡次夺走自己的食物的同父异母弟弟别克帖儿杀死后,她痛心疾首,教训他们:

从我的热肚皮里生出,

你的手里握着赤血块,

像齿咬胸肋的黑狗,

像冲击山崖的海青,

像怒不可遏骄傲的狮子,

——你们像那些疯狂的禽兽。

影子以外没有朋友,

尾巴以外没有鞭子。

我看过各种写成吉思汗的书,其中一个传记里说他视女人为卑贱之物,我非常愤怒。也许,游牧民族在生存的斗争中,男人更显得重要。但是,一个男人对待他的妻子、母亲和女儿的态度,便是他对待女人态度的全部。

铁木真十七岁时,孛儿帖十八岁,孛儿帖是他九岁时父亲也速该给定的亲。他迎娶了她。此后不久,一个黑夜里,“马跳跑的声音像地震似的”,蔑儿乞惕部人前来抢掠也速该的孩子们,报当年诃额伦被抢的仇恨。他们抢走孛儿帖并给与赤列都的弟弟为妻。当逃出虎口的铁木真历尽周折,终于联合王罕和札木合安达击溃了蔑儿乞惕部人。铁木真在逃亡的人群中高声呼喊孛儿帖,找到她以后将她紧紧拥进怀里。孛儿帖后来生下儿子,铁木真从未追究自己是不是孩子的父亲。

铁木真称汗之后被人离间,以为哈撒儿要争夺汗位,逮捕了哈撒儿。诃额伦母亲得到消息,驾着白骆驼轿车连夜疾行,终于在太阳升起时赶到。

诃额伦母亲怒不可遏地盘膝坐下,露出双乳,垂于双膝之上说:“看见这个了吗?你是吃的这个奶,挣破胞衣的儿子,扯断脐带的儿子,合撒儿怎么啦?铁木真吃完了这个奶,合赤温、斡惕赤斤一个奶还未吃完,合撒儿吃完了我的两个奶,使我的心胸宽广安宁。”

诃额伦母亲的孩子中,铁木真最有智慧并勇于担当,合撒儿则力气超人,还是个百发百中的马上射手。

诃额伦母亲怒斥道:“现在敌人打完了,不愿见合撒儿了吗?”

向来敬畏母亲的成吉思汗立刻说:“母亲怒责,我很害怕,很惭愧,我们以后不这样了。”

诃额伦母亲是所有蒙古妇女的榜样,蒙古族女性以善良勤劳贤惠著称。

诃额伦母亲不但顽强勇敢、心胸博大,她还非常的智慧。在年复一年的战争中,她前前后后收养了四个孤儿。她抚育并着力培养他们,“要让他们当白天的眼睛,夜里的耳朵”。

这四个孩子,长大后都以兄弟身份,成为铁木真征战草原的得力帮手。

这些故事和细节,在当代人撰写的各种关于成吉思汗的书和影视作品中,被反复演绎过,但总是不及《秘史》中简洁的讲述所带给人的震撼。

关于成吉思汗和他的儿子们的故事,各种史书有很多记载,但他女儿们的故事却很少,《秘史》里有提及,也是他给女儿们安排的政治婚姻。在征服草原的过程中,他特别乐意给予顺服和归降者以恩典。1204年在征服乃蛮部的之后,他将女儿忽兰嫁给主动归降的蔑儿乞部酋长;1211年畏兀儿部归顺后,他把女儿阿勒阿勒屯别乞嫁给畏兀儿部年轻的亦都兀惕罕。

成吉思汗教导女儿说:“皇女有三个丈夫:第一个丈夫是黄金王朝;第二个丈夫是名誉;第三个丈夫才是所嫁的丈夫。坚决服从黄金王朝,才有名誉,名誉巩固了,所嫁的丈夫才不能离去。”

可见,彼时的成吉思汗己经是一个多么成熟的政治家。

成吉思汗不仅有政治上的智慧和远见,善于用正义的力量来保护并奖励自己的部属,善于审时度势。同时,他性格顽强,是个了不起的军事家。

我们的好安达、诗人斯日古楞曾说,那些到草原上游玩的人们,他们最大的感慨也只是:啊,草原太漂亮了。或者就是“炒米奶茶手抓肉,今天喝个够”之类的。这些人的激动和激情或许是真实的,但他们对草原乃至对蒙古民族其实并不了解,具有民族特色的吃吃喝喝并非这个民族和地域人文的全部。

我深以为然。

如果不了解蒙古人的历史文化和他们豪放而又深沉的情感,在草原上玩儿了一把和在任何地方玩儿了一把又有什么两样呢?眼望九月因割尽了草而泛黄的茫茫大草原,冷冷的秋色漫卷到天边,预示着萧条又寒冷的季节即将来临,异乡客的眼神里面容上,迷糊着浓稠的茫然。

我出生在西南云贵高原,因为父亲是卷头发,家里的孩子们也都是卷头发,当地人总是叫父亲“胡子”,叫我们“胡子娃”。这是什么意思呢?父亲只知道他的祖辈是从青藏高原南下的,但每一代人都在迁徙,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基因里有什么来源。所以,面对我们天真的询问,他自嘲地说,或许,我们有胡人的血统吧。

父亲随便说说,我却从此对北方少数民族充满了好奇和莫名的亲近感。

在北方,在天山、阿尔泰山和喜马拉雅山之间,一条纵向的草原带从我国东北部一直延伸到俄罗斯西南部的克里米亚,从蒙古人民共和国乌兰巴托市延伸到阿富汗北部的巴尔赫地区。这条古老的草原之路,连接了地中海文明、印度文明、伊朗文明和我们的华夏文明。

这就是维系了中西文明、商贸的著名的丝绸之路,是宗教传播和文化艺术交流的重要通衢。

据史书记载,这条草原带上,分布着蒙古、突厥和通古斯(满族祖先的起源)三大母族。在不断的互相吞并和迁徙中,三大种族在宗教文化、生活习性、语言文字等方面均不断融合和相互影响。牧群追逐牧草,牧民追随牧群。成吉思汗的先祖们,一直随着季节的变化,在今外蒙古东北的斡难河(古称黑水,属黑龙江水系)和怯绿连河(发源于蒙古人民共和国大肯特山东南)之间迁徙。

12世纪末期的中国,版图复杂,南部是汉人建立的南宋,以杭州为都;北部是女真人建立的金朝,以北京为都;西北部的鄂尔多斯和甘肃是西夏国。此外还有回鹘突厥人和喀喇契丹人、蒙古人等等各据一方。

从氏族到兀鲁思(部落)再到蒙古帝国,从草原畜牧、森林渔猎到游牧和定居,蒙古人的部落之间彼此吞并,从一个牧场到另一个牧场无休止地迁徙。他们发明了骑马服,个个都是能“弯弓射大雕”的马上弓箭手,并善于使用套索。蒙古族的历史,是与大自然和谐共生的艰苦历史,是一部惨烈的草原征战史。

12世纪的草原王者、天才的军事家成吉思汗,组建了一支直接归他指挥的护卫军,他规定全蒙古的青壮男人都要当兵,由各级长官统领,军政合一,平时生产战时作战。他承袭古匈奴人和突厥人的战术,并发展了自己的战争理论,创造了闪电战和包围战:当面对的是小众敌人时,以闪电般的速度歼灭之;如果遭遇的是大规模的敌众,便假装溃逃,而设下埋伏圈,令追击而来的敌人全军覆没。他令将士们将树枝绑在马尾上以扬起弥漫尘埃,造成惊天动地之势;又将假人骑在空余的马上,令敌人远观以为来者不计其数;他在围城之夜令将士们点燃无数篝火,令守军惶恐……

他的名言深烙在蒙古勇士们的脑海中:“白天以老狼般的警觉注视,夜间以乌鸦般的眼睛注视,战时像猎鹰般扑向敌人。”

凭着周密的征服计划和坚强个性,使战局始终保持着有利的形势,他的智慧无人能及。

成吉思汗戎马一生,南征北战,高举他的“查干苏力德”九尾白旄纛徽旗,所向披靡。他带领蒙古勇士们征服了中亚和俄罗斯。他从1219年开始西征,至1225年结束,他的战马驰骋横跨中西亚和东欧,建立了横跨欧亚大陆的蒙古大帝国,重新勾画了世界的版图。猪儿年(1227年)七月成吉思汗病逝于西夏,壮志未酬,秘不发丧,至灭西夏才举行盛大的祭奠仪式,葬于肯特山——他笃信肯特山的腾格里一直予他以天佑。他去世时年仅65岁,他一生历经的战争数目,几乎和他的年岁相当。  

近十多年来,太多人戏说历史,让我们失去了对历史的信任。影视中太多的编造,也让我们几乎不想打开电视机。越是不堪卒读,越是渴望还原真实与真理。

所幸,还有很多史料是值得信任和学习的。

在东西方的各种史料中,蒙古人的外形多被描述成阔脸、细眼、厚唇,他们毛发黑色,胡须稀疏,皮肤粗糙,身材粗壮。在冬季严寒夏季酷热的荒野上,他们敬畏大自然。他们强健又强悍,可以在任何恶劣的环境里生存。

按《蒙古秘史》记载,铁木真出生时手里握有血块,在孩提时代就与众不同,他“眼中有火,面上有光”。因此,父亲原本是带他去他母亲的部族求亲,却在路上被德薛禅看中,要把女儿孛尔帖许配给他。父亲死后,他被泰亦赤兀惕部人抓捕,锁儿罕失剌和他的两个儿子也因为看他“有才能,眼睛明亮,面上发光”,救了他。

我们的大巴车行进中,我看到窗外大片草原上有整齐的土坑,不计其数。我想,那应该是为种植幼树准备的吧,这是要种一大片防风林么?

不是的。

内蒙的朋友告诉我,那是土拨鼠刨的坑,它们准备过冬了。

太让人惊讶了,看来草原上的土拨鼠不仅硕大而且众多。史书记载,铁木真被锁儿罕失剌父子所救之后,与母亲和兄弟们汇合,在合剌只鲁格的阔阔海子居住下来,就是靠打猎土拨鼠为生。

除了祖先都蛙锁豁儿长有三只眼、阿兰豁阿始祖母感光生子属于神话,整部《蒙古秘史》基本是纪实记事的。《秘史》从“成吉思汗合罕的祖先是承受天命而生的孛儿帖赤那”记述,至鼠儿年(1240年)成吉思汗的三儿子窝阔台继承汗位后总结自己所作所为写毕

在我看来,领袖都是有强大个人魅力的人,比如成吉思汗,当他还是孩童的时候便如此。铁木真和孛斡儿出两个少年人的情谊,就特别具有天性和智慧的美丽。

彼时,铁木真去追赶家里被偷走的八匹马,走了三天之后,看见正在挤马奶的贵族少年,这少年告知铁木真贼人的行踪,又给他换上快马,说:“朋友,你辛苦了,男儿的苦难都是一样的。我想和你结成朋友。我的父亲叫纳忽伯颜,我是他的独生子,我叫孛斡儿出。”

言毕,便和铁木真一起去追。又追了三天三夜。

八匹马追回来以后,铁木真要分给孛斡儿出一些,孛斡儿出拒绝说:“我因为你是朋友,走得辛苦,所以帮助你。我父亲的财产足够我用的。”

数年之后,铁木真迎娶了孛尔帖,生活甫安定,便派弟弟去找孛斡儿出。孛斡儿出得到铁木真的消息,顾不上和家人告别,只抓了一件平时常穿的袍子,便跨上马奔驰来到铁木真身边。此后,孛斡儿出既是铁木真的密友,更是他最勇猛的四杰四大将之一。

铁木真和孛斡儿出两个男人的情谊非常动人,不仅是蒙古男人的真性情,还有几分神圣,并有着率真的诗意。铁木真称汗后,对所有追随者都有封赏。对孛斡儿出,铁木真给予了许多由衷的赞赏——

我的英雄孛斡儿出!

当友好的时候,

像黑牛犊似的驯顺,

但是遇见暴敌的时候,

像海青鹰似的勇猛。

我的爱友孛斡儿出!

当游戏的时候,

像秋日晨霭似的祥和;

但是遇见暴敌的时候,

像海青鹰似的勇猛。

一生忠贞的

我的密友孛斡儿出!

百折不回的,

合罕的侍卫者,

我的战友孛斡儿出!


而孛斡儿出也在颂诗般的回应中说:


我们的至高无上的成吉思汗合罕!

只要有合罕在,

我们绝不怕

暴敌的来犯。

组织起所有的百姓,

像一个大家庭似的和睦,

去打击外敌!

热烈快乐地生活!

像鸿雁似的,

亲爱地聚居……

四杰中的其他三杰木合黎、孛罗忽勒、赤老温,也都是在少年时代就投奔铁木真的。还有那个射伤了成吉思汗的脖子的者别,几乎置成吉思汗于死地却被他所欣赏,收归旄下,那时者别也是个单纯而勇敢的青年。

从诸多史料中,我们可以还原成吉思汗的伟人形象——

高大健硕,宽阔的前额,目光深邃并有着草原狼一般凌厉的灵光。平时戴有护耳的皮帽,脚穿长筒皮靴;战时戴头盔、穿黑色皮条编织的胸甲。他有两张弓弩、两个装满箭簇的箭囊,一手握弯刀,一手抓手斧,马鞍上还悬挂着铁钉头锤,还有拖敌下马的带钩长矛、以及粗大而灵活的套索。

这个草原战神,总是令敌人闻风丧胆……

历史学家们认为,从成吉思汗的生活方式、周围环境和种族结构来看,他是一个有健全常识、勤于思考、从善如流,并善于权衡利弊和把握时机的人。他虽贵为皇帝,却保持着极度的谦恭,从未因位高权重而飞扬跋扈。他缔造了蒙古帝国,创造了文字,制订了律法,还赋予妇女和男人同等的地位。

成吉思汗制订的律法,就是他的《大扎撒》。它是蒙古帝国的最高法典,首部完整的成文法。这部法典在维护黄金家族的最高权威、保护那颜领主们的利益、保护游牧经济、维护社会秩序、保护民族习惯与禁忌等方方面面,发挥了巨大作用。

据史料记载,自1206年春在斡南河源头的库里勒台大会推举铁木真为成吉思汗以后,有约40年时间里,蒙古帝国以《大扎撒》实施社会管理,百姓服从统治者、尊敬长官。他们从不撒谎,和睦相处。民风淳朴,路不拾遗。

《突厥种族系谱》的作者阿布哈奇曾写道:“在成吉思汗的统治下,从伊朗到图兰之间的一切地区是如此平静,以致一个头顶金大盘的人从日出走到日落都不会受到任何人的一丁点暴力。”

成吉思汗去世一年多后,道家为他立了一块道教碑,以富于哲理性的道教语言概述他的一生丰功伟绩:“天厌中原骄华大极之性,朕居北野嗜欲莫生之情,返朴还淳,去奢从俭。每一衣一食,与牛坚马圉共蔽同飨,视民如赤子,视士若兄弟,谋素和,恩素畜。练万众以身人之先,临百阵无念我之后。七载之中成大业,六合之内为一统,非朕之行有德,盖金之政无恒,是以受天之佑,获承至尊。”

13世纪的马可·波罗的游记,大概是最早向世界打开中国的窗户的作品。马可·波罗对成吉思汗作了很高的评价,说他是一个正义、明智的人。我们今天所公认的,成吉思汗最了不起的功业,是统一了所有蒙古-突厥民族,平息了草原各民族之间无休止的内战。但是我们还应该看到,正是有了成吉思汗的蒙古帝国,亚洲高原的商旅、东西方商贸正常往来在成吉思汗时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保障。他的功业对于今天的意义,在于他不仅开拓了通往文明的新道路,还保护了丝绸之路。

在乌兰布统草原,我们深入牧区,与当地作家交流。

在草原旁边一个冷清的小商店里,我很幸运地,买到一个圆形的牛皮材质的成吉思汗画像。这大概是他晚年的形象,戴皮帽,穿皮袍,留有胡须,神情温和。这个画像与元上都博物馆里忽必烈的模样非常相似。或许,在画者的心里,着力于汉化统治提倡程朱理学的元世祖,和他的祖父成吉思汗是一样伟大的。

在这个店里,我还找到厚实的绵羊毛皮,它对于我远在西南罹患风湿骨痛的母亲来说,是寒冷季节的福音。羊皮毛长皮厚,长度足有一米以上,不方便携带,店主好心带我去找快递。

一间简陋的棚子里,快递小哥正望着窗外发愣。傍晚的草原已经一片冷寂,漫长的秋冬即将到来,并且没有尽头。我瞬间捕捉到他眼睛里茫然和纷乱的思绪。像他这样的90后孩子,清瘦、细皮嫩肉,五官纤巧秀丽,无数这样的中国孩子,这样的时刻,要么在大学宿舍里上网,要么在影视城的古装现场拍戏,要么在电视综艺节目里说笑,要么在都市的豪华影院或者吃食店里……

 他让我填单,这单和我见过的有所不同。有几处地方,我请教他怎么填,他干脆说除了收件地址其他都不用填了。然后,心不在此地,点开微信二维码让我转邮费。我转了,他看也不看。他好像急着要去什么地方,又好不知何处可去。

我问:“帅哥,你是成吉思汗的后代吗?”

他不理。

第二天凌晨,我们按照行程安排,4点半就起床,乘大巴离开克什克腾旗,直奔北京首都机场,飞回广州。

回广州数日,想到妈妈期待的羊皮,查不到快递的物流信息,我略有不安。微信转账记录里,也只有对方的一个微信名,没有电话。

完了,在那么一个难再回去的地方,填了那么一个信息不完整的物流单,遇上那么一个心神远游的茫然少年……我除了赌自己的运气,难道还能赌那一心想逃离草原的孩子的诚信和责任心?

深夜睡前,我发信息安慰妈妈,然后准备上网为她重新寻找皮草,人造毛的也行吧。失眠的妈妈马上回信:收到了,晚饭时间收到的,太好了,暖和!

太好了!

我安心入睡,安心入梦。

梦中有蒙古战士骑马而来。

我猜想,他是孛斡儿出。或者是木合黎,或者是者别。

又近了,原来是那快递青年。他不再灵魂出窍,眼中有火,面上有光。

我又问他:“你是成吉思汗的后代吗?”

他微微一笑,说出那个微信名:“我有故事,你有酒么?”

西篱,本名周西篱,一级作家


友情链接: 人间杂志社 全国各省市作协官网 中国作家网 网易读书频道 国内各大文学网站论坛博客 广东各地市作协文联官网 广东各大文学网络论坛博客

©广东省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粤ICP备06014976号

zuojiawang2010@163.com
技术支持:广东羊城晚报数字媒体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