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报刊中心 > 新世纪文坛报 > 内蒙古抒情曲(组诗)

内蒙古抒情曲(组诗)

更新时间:2018-06-20 来源:广东文坛 黄金明

达里诺尔湖

譬如说形如海马的达里诺尔湖吧

将这样的湖譬喻成镜子是拙劣的

它能映照你以及你身后的草原及远山

也能映照淤泥的幽暗与鱼骨的微光

你像一株水草或一尾鱼在游动

你啜饮雪水而群山像灰青色的鱼脊在耸起

最遥远的山岗像少女的乳尖

锋锐,雪亮,像洁净的梦幻

羽毛般拂过你的睡眠

你在湖岸坐下,注视着哗哗的流水

你随着每一滴水流失而仍在湖中

你随着每一粒雪融化而又在每一座山上

你是每一块单独的鳞片又长在每一尾鱼的身躯

恍惚之中,你来过又已经离开

你是每一滴水经历了每一条河流

而又只属于达里诺尔湖

你是湖滨的一株草

既是寂寞的花又是狐独的根

一棵腐朽的苍松横在溪畔犹如巨蟒

每一片鳞甲都在拦截时光的奔流

每一片雪都会融化,每一滴水都会滴落

草原上的河流在日夜不停地流淌

水在注入又在流逝,湖水没有减少半分

达里诺尔湖、岗更诺尔和多伦诺尔湖

像高原上的三姐妹

亮子河、贡格尔河、沙里河将三个湖泊

像串大珠那样连接在一起

曼陀山像大神一样沉默

溪水中的石头浑圆如母羊的奶子。在春秋二季

数以万计的天鹅在湖畔筑巢、求偶和觅食

就像梦幻般的白花在草原上涌现

在秋天,贡格尔河上游两岸的白桦树或山梨树

叶子被激情烧光而露出树木的白骨

最美的少女也会变成老妪

最亮的镜子也会被箭矢击碎

但天上的湖像一个梦幻的房间

有着幽蓝的四壁,譬如说达里诺尔湖

我敢肯定它来自天上。


乌兰布统草原的梦幻之马

在黎明中,在滦河的源头,马在浓雾中现身

它的四蹄浮着白雾,浑身洁白,高大神骏

它像一团更浓的雾,像一座大理石浮雕


从虚空的石头上凸出,那些石头主要由浓雾构成

在清晨,我曾经目睹一匹马,穿越错杂的枝桠

来到湖边。湖泊幽深,仿佛深蓝色的宝石


在晨曦中融化。马优美的脖子

在湖水上弯曲。颜色稍深的草叶,向着天空生长

叶尖上,露珠在燃烧。在杂草和灌木之中


盛开着一束束复杂而神秘的玫瑰

马往林中深处走去,融入越来越浓的白雾

马离开了,湖水中仍留着它的倒影——


湖水中,有一匹永恒之马。是我梦见了

那个清晨、湖泊和马,但愿那些野草和玫瑰

将我遗忘。它们从泥土神奇的口袋中


掏出闪光的钻石。我用梦幻塑造了那个黎明

和那片树林。但一匹完美的马拒绝塑造

甚至连马蹄声也无法捕捉。一匹完美而绝对的马


没有颜色,没有形状。它不是一匹马

而是无数匹马的重复与垒叠。哦,为什么

我梦见的那匹马却浑身雪白?当它在黎明中出现


裹着一团白雾。马从我的身上跃出,像越过一条吊桥

进入了辽阔的草原。马和它的替身在天上奔跑

在我的面前显现为云朵。马以自由为圆心


以速度为半径。马的轨迹,是一个伟大圆周

跟天穹重叠。马奔向落日

天上堆积着崭新的黄金。马在天空的尽头飞奔


宛如落日,无限辉煌、孤独。马挣脱缰绳和笼头

抛掉了马鞍、马车和马厩。马吞咽骑手

犹如吞咽草汁。一代代骑手的血肉


在马身上消融。马绝尘而去。马在繁星闪耀的穹顶上

将身影隐匿,犹如硕大的白花在黑暗中绽放

仿佛由白银和月光锤炼而成。马走出具体的身躯


像一片云掠过山冈和屋顶。在浩瀚起伏的夜空

群星勾勒出巨大的马头。我牵着马走在乌兰布统的草原上

走入一个梦幻般的清晨,仿佛喀戎带着他的身体。      

①喀戎是希腊神话的一个半人马,他以和善及智慧著称。他是多位古希腊英雄的导师,诸如忒修斯、阿基里斯、伊阿宋、赫拉赫勒斯等。


在内蒙古高原上仰望天空

那跟巨大蔚蓝天空对立的是什么?

高大杉树展开枝丫但更像拥抱

鸟群穿过云彩下的阴影

它们的鸣叫在野花上洒落

犹如雨滴。青草在斜坡上堆积

而栎树在十月进入枯萎

一片树林在风暴中好像野兽要猛扑过来

一队蚂蚁在一根细枝上被纷纷吹落

它们经常被从道路上吹掉

而在愤怒中握紧拳头

握紧拳头的还有花朵但被迫松开

而交出细小的果子

天空在夜晚也比大地以及大地上的事物要高

群星闪烁,仿佛一个人在不同的时期

有着不同的脸而又在相互辨认

埋藏在地下的泉源

总有更直接的途径返回大海

而偶尔被一朵海绵般的云絮吸收

我像内蒙古的低处譬如小盐湖但仍映照天空

我像内蒙古的最高峰譬如贺兰山

但仍试图跟天空握手言和

一片云嵌入了冰川,一只鸟染上了天空的蓝

从山顶上飞起的兀鹰,要往更高处飞去

并将影子投上高山的峭壁

巨石随处可见但总有更大的石头

风暴随时生成但总有更大的风暴

又一阵狂风从天上刮来

巨石聚集在山巅而不可摇撼

我仰望着内蒙古高原的天空

感到人像蚂蚁一样渺小

但蚂蚁埋头劳作,悲伤全无。


在黄岗梁偶遇一个树林

这是黄岗梁国家森林公园的一个山谷

林子那么安静

仿佛在微风中安睡。一年年过去

树木在生长并死去

没有人惊动它们。在秋天

花朵早已凋零,果子敢于坠落

在春天,赤裸的山杨树

焕发出惊人的美,它的身躯

晃荡着金币似的嫩叶

我敬畏于一切树木

它们长着共同的叶子而带有尖锐的个性

譬如云杉无论长在何处

依然是云杉。譬如白桦无论大小

都有同样的花纹

树木一俟长出。就无法挪动半步

泥土既是食粮

又是缚紧的绳索。树木既是饮者

又是无尽的泉源。风声将时光压入年轮

年迈的霜雪从树根涌起

一棵摇摇欲坠的树木

触摸到了根。所有根都是一样的

在地下痛饮孤独并壮大

在黑暗中突进并停顿。

2017.10.11


友情链接: 人间杂志社 全国各省市作协官网 中国作家网 网易读书频道 国内各大文学网站论坛博客 广东各地市作协文联官网 广东各大文学网络论坛博客

©广东省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粤ICP备06014976号

zuojiawang2010@163.com
技术支持:广东羊城晚报数字媒体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