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报刊中心 > 新世纪文坛报 > 第十届广东省鲁迅文学艺术奖(文学类)获奖作品推介(四):《我的影子在奔跑》

第十届广东省鲁迅文学艺术奖(文学类)获奖作品推介(四):《我的影子在奔跑》

更新时间:2018-06-20 来源:广东文坛

微信图片_20180620094140.jpg

●作者简介

胡永红,笔名疏疏,作家、编剧。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文学会会员。文章经常转载于《读者》《意林》《格言》等。电影剧本多次获得“夏衍杯”优秀电影剧本奖,并曾获金鸡奖最佳编剧提名;电视剧本曾获北京广播电视局最佳剧本、山西省委宣传部优秀剧本二等奖。

《我的影子在奔跑》是中国第一部真实反映艾斯伯格综合征儿童生活的自叙体小说;中国第一部艾斯伯格综合征儿童的心灵史、成长史;艾斯伯格综合征儿童母亲伟大心灵历程的第一次真实展示。据统计,目前世界上包括艾斯伯格综合征、孤独症患者在内的自闭症在儿童中的比例约近3%。他们有可能是您的孩子、学生、同学……《我的影子在奔跑》写的就是这群人。作者以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无限爱心,以一名艾斯伯格综合征孩子的视角去看世界、评价世界。书中浅显直白的文字,非常真实地展现出艾斯伯格综合征儿童的心灵,向我们展示了一名艾斯伯格综合征的数学天才的缤纷的精神世界,让我们走进一群特殊的人的部落,学习了解,学习关怀。

这是一部献给母亲的爱子圣经。书中一个个小故事并非只是发生在艾斯伯格综合征孩子和他的母亲身上,不同时间、不同地点,无数个各不相同的家庭里,都会上演似曾相识的情节。

●名家点评

这是个奇妙的故事,修直与我们完全不同,但是人人都可以从他身上发现自己——不同的自己!读这个故事你忍不住发笑,太有趣了。可是读完,我却止不住流泪,我确信我是以这样的情感决定扮演这孩子的母亲,因为我爱他,发自我的心底。

 ——张静初( 影视演员)

我们并没有想到通过这个横看竖看都很另类的人(修直)的眼睛,原来我们的毛病更多,而属于他的缜密的逻辑却令人震惊。这个故事堪称“发现之旅”。

 ——苏小卫 (电影《唐山大地震》编剧)

原来以为可以浮光掠影地翻阅的一本书,却最终一口气读下来,吸引我的不仅是精彩的故事情节,而是贯穿始终的母子亲情和纯粹却极富想象力的童真思维,那一夜通宵阅读,我的眼泪划破了宁静的夜空。

 ——齐丽珠 (《孩子》杂志社主编)

●精华选读

什么东西最大

世界上什么东西最大,你知道吗?

这个题目很老了吗,答案就是眼睛嘛。

是的没错,就是眼睛。可是,第一次我真真看见自己坐在田桂芳的眼睛里,还是很惊奇。

扁桃体的那个事讲完了吗?

没有,但是要我一个人来讲有一点困难了,好在田桂芳竟然也讲了这一段故事,我去把它找出来——剪一段贴在这里。(水桥边上的那个咖啡馆里的报刊架上,一本杂志上有一篇文章是田桂芳写的,她写了这个故事,就是写到家长会的那段里有这个。那些杂志不要钱可以看,我跟田桂芳吃奶昔的那天,顺手带回家来了。)

田桂芳的文章(部分):

“第四项,作业写得一丝不苟的小朋友是齐宣。”

园长庄重地宣布。

人为什么要有眼睛,我真希望我没有,这样世界上一切的事都可以视而不见。

可是我有。

我的眼睛又看见一个虎虎有生气的孩子从座位上起身走出来,到前面去领奖状,他的妈妈当然是昂着头、一副拼命抑制着兴奋却实在按捺不住地偷笑的表情。

我已经第四次情不自禁不动声色地把小椅子往墙角挪动了,再也挪不动了,本来就选择最靠边的位置,现在就算是再用力也不能把自己挤到墙里面去。

想让自己自动消失的魔法我没有,但是修直天生就有,他不见了。不止是在我的眼睛里、是真的不见了。在这个时候,幼儿园总结会的最关键的时候,他奇迹般地消失了。

谢天谢地,接下来园长总结四项“不好的现象”的代表人物他自己竟然畏罪潜逃了。

可是,我错了。

那个代表人物再一次出现在了我的和所有人的眼睛里。

园长的身体不自然地扭动起来,脸上是痛苦的表情。然后,不仅是我、所有人都看见了,我们家那个家伙——那个只有我一个人称为宝贝、其他人提到他都要捂着脸好像得了牙痛病一样叫“活宝贝”的家伙,他出现在了讲台上。

他要踮着脚才可以露出他的头的。

夜有多深,譬如我的内疚有多深。(不要把这一句当诗来念成吗,求求你们。)

我的宝贝有多大的能量?可以摧毁看起来就很有分量的园长的精神防线,并且让这么漂亮的莫菲老师如此憔悴。

令我绝望的是她们竟然要选择宽宥我家的宝贝,她们不打算再跟他计较了。

她们全部一致准备蒙上眼睛,对他既往不咎了。

让她们团团转地满世界找他、打碎玻璃、踢到了袁畅小朋友的鸡鸡、扯了小慧的头发,这些她们都一并原谅。

她们投降,转而她们向我求助。

请求你千万不要再把修直放到我们园里,不要让我们的眼睛里再看到他——因为指不定哪一天我们中间的谁谁谁谁就会给修直弄出来的状况吓到半死!

我怎么样可以解除她们这些个谁谁谁谁的顾虑呢。

我说了好多遍了,修直的扁桃体发炎了,他在发烧,他没有恶意。

我一直在给他看医生,如果不行,我再去大医院看,马上去。

园长和莫菲老师在我说了一大箩筐,不对,是一水车的话后终于有了反应,她们的眼睛里虽然还充满了惊愕,但是却很积极地建议我说:你最好带他、修直去看看脑子。

我怎么办,没有人告诉我答案。

我决定不贴出来这一段给你们看了。绝不。

要是刚才不小心贴出来的那一下下,我也好想蒙上你们的眼睛。

……


友情链接: 人间杂志社 全国各省市作协官网 中国作家网 网易读书频道 国内各大文学网站论坛博客 广东各地市作协文联官网 广东各大文学网络论坛博客

©广东省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粤ICP备06014976号

zuojiawang2010@163.com
技术支持:广东羊城晚报数字媒体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