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专题 > 冯臻 | 在艺术世界里,做一个高贵的国王

冯臻 | 在艺术世界里,做一个高贵的国王

更新时间:2018-07-27 作者:冯臻

我们经常会追问,什么样的儿童文学作品才是好的作品,什么才是大体量、大格局的作品?我觉得,这首先是立意的精神等级问题。正是立意的精神等级,决定了这个作品有没有可能成为人的生活状态的直觉形式,然后获得在人间存在、被读者关注的价值。

我们可以发现,优秀的、格局大的儿童文学作品,都有自己独到的艺术眼光。安徒生童话悲悯的神性眼光、《小王子》作者圣–埃克苏佩里的诗性眼光、林格伦的顽童眼光(或者叫解放儿童的眼光)、米切尔•恩德的反思现代性眼光、罗尔德•达尔的荒诞狂欢眼光,安房直子的灵性眼光等等,都从不从角度和层面提升了儿童文学的品格,为孩子也为人类构建了无可替代的艺术世界。

我们在深圳儿童文学作家那边,也看到了新的艺术眼光的端倪。陈诗哥获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的作品是《风居住的街道》,但是我更喜欢他的国王系列,比方说《国王的宝藏》、《大海在哪里》,等等,这些都是国王系列。如果他把国王系列能够丰满起来的话,我觉得又是另外一个创作方向。

通常,对于文学作品中的国王,不外乎是猜忌、自大、专横、昏聩的形象,比如《皇帝的新衣》里那个遭人嘲笑的皇帝、莎士比亚笔下的那个刚愎自用的李尔王,《小王子》一书中坐在自己的星球上无所事事的平庸国王等等。但是在陈诗哥童话中,我觉得,国王不再是一个具体的形象,而是一种意象,一种象征,陈诗哥的童话将“国王”这个意象赋予了崭新的意义,在他那里,国王不再是权力的化身,不再是昏庸丑陋的形象,不再是乖张暴戾的代名词,他代表着一个人对自我的把握和主宰,是一个自信、聪慧、细腻、仰视星空,俯察大地,将自我与自然,将个体与万物融合的主体。是自我意识的完全觉醒,是洒脱不羁、自由自在的生命体验,是对天人合一境界的追求,是书写个人生命精神史的一种角度,也是与这个纷繁复杂的现实世界的相处方式。因此,在陈诗哥的童话里,国王是一个孩子,王国是所有0至99岁还拥有童心,还向往纯粹生活的所有的人。在《国王的奔跑》这篇童话里他这样写道:

那个时候,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领地。我爷爷每天都拖着一根长长的木薯棍,带着狗儿小黑,穿过细碎的野菊花香气,在日过下奔跑,巡视他的国家,就是几棵树、一口水井、一个小山坡、一间鬼屋、一栋炮楼、远一点的玉米地、蚂蚁窝、田鼠洞,还有偌大的天空……

那是在孩子的精神世界里真实存在的一个国度,是充满自由意志的一种自我表达。另外他的《大海在哪里》《国王的宝藏》等短篇童话,都彰显了这种无拘无束、自在从容的精神,陈诗哥有篇童话的题目叫《几乎什么都有国王》,几乎什么都有国王,是对万物灵性的遵从,可以说国王这个意象是解读陈诗哥创作的一个关键词,或者说是进入他文本世界的一个密码。

不仅仅是他的短篇作品,在他的长篇童话代表作《童话之书》中也彰显了这种对无拘无束、自在从容的精神的追寻。《童话之书》是陈诗哥对童话究竟是什么,童话能在现实世界里起到什么作用,我们的世界可不可以建立在童话之上等问题的探究。从文本的层面看,陈诗哥确实在自觉的用童话作品的形式,用童话人物的形象,在寻找童话的答案,给自己创作童话一个充分的理由,也表达了他对现实世界的看法。其中,在《童话之书》中,他探讨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话题,就是什么是儿童,什么是孩子。在陈诗哥看来,儿童是一个生理概念,人不能重新成为一个儿童,因为人不能返老还童。人却可以重新成为一个孩子。孩子指的是:最初的人,也就是有一颗温柔、谦卑、宽恕、忍耐的心,他对事物有着直接的喜爱,而非仅仅拥有一个概念。只要具有这些品质,一个人哪怕是90岁,他也是一个孩子。相信童话,即意味着有一个新的开始:新的世界,新的人,如同孩子看见清晨。而童话的意义在陈诗哥看来:童话不仅仅是给儿童看的,在这世代大人似乎更需要看童话。相信童话,即意味着大人们有可能经历第二次童年。童话,即意味着人们有可能重新成为一个孩子。童话作为生命和文学的方式,而非寓言,而非魔幻,这本应是世界的本来面目。

正因为,陈诗哥有国王的眼光,有自由精神的眼光,所以他才会对童话做这样一种如同信仰般的阐释。


友情链接: 人间杂志社 全国各省市作协官网 中国作家网 网易读书频道 国内各大文学网站论坛博客 广东各地市作协文联官网 广东各大文学网络论坛博客

©广东省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粤ICP备06014976号

zuojiawang2010@163.com
技术支持:广东羊城晚报数字媒体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