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粤读粤精彩 > 会员新书架 > 陈计会 |《虚妄的证词》

陈计会 |《虚妄的证词》

更新时间:2018-11-22 来源:广东作家网

1542873926(1).png

图书在版编目(CIP)数据

虚妄的证词/陈计会著.一北京:北京燕山出版社,2017.8

(我们·散文诗丛/灵焚,周庆荣主编.第4辑)

ISBN978-7-5402-4625-9

I.①虚...II.①陈…III.①散文诗-诗集-中国-当代IV.①I227

中国版本图书馆CIP数据核字(2017)第205773

【作者简介】

陈计会,70后,广东阳江人。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蓝鲨》诗刊执行主编。作品入选130多种选本,著有诗集《叩问远方》《世界之上的海》《岩层灯盏》《陈计会诗选》《虚妄的证词》《此时此地》等6种,主编诗集7种。曾获全国散文诗金奖、全国鲁藜诗歌奖、中国公安诗歌奖、广东省诗歌奖等数十种奖项。

【内容简介】

该书为北京燕山出版社“我们散文诗丛”第四辑中的一本。该丛书由著名散文诗作家灵焚、周庆荣主编,面向全国公开征稿。主编称:“这次编选重点放在题材选择、艺术表现、写作形式具有明显突破性的作品之上。力求把具有探索性意义的作品献给读者!”“也为当代散文诗坛提供多元的散文诗文本范例,供大家在创作时有所借鉴。也是为当代与未来文学史提供更多样的可供研究的文本。”

该书精选作者自1991至今二十几年来各个时期发表的散文诗作品,不少作品获过全国征文性奖和入选各种年度选本,其中有获全国散文诗大赛金奖和收入《中国散文诗百年经典》《中国散文诗一百年大系》《中国散文诗90年》等重要选本的作品。

【本书后记】

悖论的书写

陈计会  

在我们的经验里,一些作品写出来,尘封箧中,不一定拿出去发表,一些作品发表了,出书时也不一定捡收进去。呈现在大家面前这本薄薄的小册子,收集了我二十几年间断续创作的部分散文诗,它虽经过我自己的甄选,但未必能逃过时间老人刻薄的审视。于我,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了。

我一直认为写作既要关注现实,又要与现实保持距离。不关注现实会流于蹈空,与现实贴得太近则会限制视野和想象。我从田埂上一路走来,最初的吟唱都发轫于此。那片土地的荒凉、饥馑、苦难与不平等,常常刺痛我的双目,让我凝思和叩问,同时伴随着青春期的热血与冲动,发之为诗,难免有夸张与想象,但也裸裎心灵的底色。待经过时间的斧削与现实的打磨、抛光,外面的棱角渐消,生命变得内敛,芒刺更集中指向内心,书写也随之变得凝重起来。我将笔指向波谲云诡的现实,试图揭示人性的复杂和命运的不可知。我一直将散文诗纳入自由诗里,认为是自由诗的一种,只是形式更加自由。但在文体创作实践上,我的散文诗倾向处理现实的题材多些,而自由诗则可以更玄远些。我曾在一篇谈散文诗创作的文章中写道“散文诗中的现实是诗人经过咀嚼的现实,经过肉搏的现实,经过心灵灼烧的现实,具有人性的深度和诗意,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

诗歌是现实生存的见证,是一面心灵的镜子,一份呈堂证供。作为镜子,它不只是现世的直观呈现,更是经过心灵处理的呈现。诗人麦克利什说过:“新闻希望讲述的是每一处发生了什么,仿佛同样的事情发生在每一个人身上,诗歌却是说在一个特定事件中做自己是什么样子,仿佛只有他一个人在那里”。心灵之镜每个人不同,诗人通过这面镜子发现事物的本质,洞悉人性的光明与阴晦,发现救赎的光亮。

金刚经上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诗人的书写都自诩为对现实存在的见证,然而往往仅是一份札记,一声叹息,一句呐喊或赞美,甚至是一道幻影,它在多大程度上能够揭示现实的真相和人生本质?何况一切多为皮相,我们对核心的触摸本来就是道阻且长,这份来自心灵的证词,很大程度上竟是虚妄的,这便是书名“虚妄的证词”之缘由。

存在是荒诞的,书写如此虚妄,诗人何为?

2016年11月10日晨

于粤西漠阳江畔

【作品精选】

 水稻

贴近土地的苍茫一种青葱的声音隐隐而流:水稻水稻水稻……

泪流满面的呼唤在日之光月之光里荡漾

水稻。朴素的植物

在粮食古老的概念里葳蕤地生长。

汗之河泪之河里你苍绿的影子缀满阳光铜质的果子。纯亮纯亮的光芒呵。

照耀历史的肌肤我们的肌肤,

我们饮着你洁白的血浆洁白的微笑

击鼓而歌  而舞

在你情感青密的丛林。

间或以某种劳作方式亲近你触摸你聆听你温暖的拔节声响彻

我们躯体的上空。

在你的根系伸展的水域,我们的汗水我们的血液抒情地溶解,溶解进你青青的光芒里呵。

我们是这样与你相亲相爱。

千年之前抑或千年之后

你都永远青苍永远灿烂永远闪烁在我们血液流过的地方。

你的微笑你的光芒你的拔节声养育着千年之前抑或千年之后的

我们。

在水之域土之域你荡漾着青葱的气息。

穿过重重的苦难和幸福,你与我们并肩而行,以你体内迸射出的光芒照耀我们

前进。

然而你却是那样的朴素那样的缄默

我们泪流满面

寂坐在你月色迷朦的氛围种植一种青葱的呼唤

水稻水稻水稻……

1991/4/25

工厂    

最后一台机器熄灭了。

世界沉寂下来,你终于合上疲倦的双眼。

或许有泪,在飘;有草,在疯长;慢慢地覆盖二十年来的脚印。

洗净油污的手,暮色已苍茫。

长年积习的腰痛,隐隐传来。

我不知她如何拐出大门。

也无法看清隐进风中那张阴郁的脸。

1999/3/2    

月亮

落在草丛的月亮。打开一扇幽闭的、隐私的大门。

透过无序的、阔大的树叶,一双眼睛充满了好奇。这里面有爱、思念、泪水,以及远古的伐木声;这一切最初显露在你寂寞的脸庞上。某些生命在这里死去、腐烂,变成泥土;某些生命在这里复生,如光。这是草木蓬勃生长的夏夜,钟声刚好走了一半的路。我的内心有一个伤口,树桩一样的伤口,被黑暗所遮蔽。血液,从大叶榕树的根须中滴出。

当露水湿透衣衫,我从梦中惊醒。蓝色的月光将伤口抚平。大水过后的土地,和平的钟声将幸福传递。我,与一棵树站在一起。经历了无数个夜晚,仿制一切并未发生。我回到了原地。大树正将她的年轮转向靠光的一面。

2000/9

会议

那是一只怪兽张开的巨大嘴巴,一扇空空荡荡的大门,妖魔一样的舌头转动着,虚无的流水滚滚而来;进而,汪洋一片……万千颗头颅在水中挣扎、沉浮,最后沦为河底一枚枚光滑而老实的卵石。

那些棱角呢?那些锋芒呢?那些闪光呢?所有的语辞都窒息在喉管里,或被怪兽的大嘴吞没。只有一种声音,虚无的流水声,从怪兽的嘴巴里流淌……流水是无情的,它终将洗劫一切,或淹没一切,包括语辞、思想和时光?

在岁月的河道里,有谁会凸起如岛屿,成为反叛的声音?

2005/9/28

雨中的桉树林

我的眺望与此焊接着。起伏、荡漾、伸展,每一片叶子全方位张开嘴唇。

雨有着梦的结构。笼罩,清凉,穿透的吻。

门:在反复打开与合拢。(秘密是不为人知的。譬如春天爱情。)我在目光在雨中飞翔。绿色的羽毛承载一个季节的重量。沉重的事物已经死掉了,化为腐殖质,守护着脚下的树根。某些枝芽会在夜里生长出来,环绕阳光。

我常常穿过那片桉树林,正如此刻那片桉树林穿过我的内心。相同的梦想。经过细雨的滋润,更加铝亮、生辉。

2009/4/19

礁石

一种谁也没有见过的时间打磨机,它的齿轮是风和水的合谋,而阳光刚好是润滑剂。大海的轮廓带着夜色的沉重凸现于目光之中,伴随着疤痕。

而他并不孤独。招潮蟹和海藻的围裙应和着波浪的舞蹈,天籁将他紧紧环绕。当然,他更希望有人坐于上面,眺望远处的烟波,大海深处诡谲的哲学。

并以逐渐萎缩的面孔来证明或修饰钟表。

2011/3

海朗树

咸腥、湿润、缠绕,一个封闭的、自足的清凉世界,任由我的脚印在滩涂中左冲右突。我惊诧于这古老而又神秘的领域。它让我更接近内心原始的气息。它纵横交错的根须犹如人类社会,你纵使深入其中也无法理清头绪。其实,脚印是你自己踩出来的,你与它有一个共同的起点,都脱胎于母体。它的果实萌出小芽才从枝头上掉下,逐流水而生。命运也由此展开它的随意和归宿。

当你在林中艰难行走,鸟鸣和阳光常常从头顶密匝匝在枝叶间漏下来,生动你涂满油彩的面孔。涛声在外面轰响,你独享这一方静谧。犹如在霞光中翻开一卷诗集,将白日的喧嚣置之度外。我们内心的隐秘往往在不经意间被把握。脚下不时出没的寄居蟹和弹跳鱼,以醒目的语词,提醒你闯进了他们的领地。这一片被绿阴庇护的世界,犹如诗集之于心灵。

海朗树终生在海水中泡浸,却从不诉苦,不说艰辛,它碧绿的叶子聚拢大海的光芒,叶片上还偶尔析出晶体,接近盐的深刻。                                  

2015/5/31


友情链接: 人间杂志社 全国各省市作协官网 中国作家网 网易读书频道 国内各大文学网站论坛博客 广东各地市作协文联官网 广东各大文学网络论坛博客

©广东省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粤ICP备06014976号

zuojiawang2010@163.com
技术支持:广东羊城晚报数字媒体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