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新闻 > 精彩推荐 > 郭小东:战地黄花分外香

郭小东:战地黄花分外香

——评金敬迈、梁信、张永枚的文学贡献

更新时间:2018-12-27 来源:南方日报

 将金敬迈、梁信和张永枚三位作家,置于一起研讨言说,很有价值。他们的人生与文本共同性及与时代精神的同构,形成了一个特别“有意味的形式”的意义群,成为中国当代文学史上独领风骚的中国革命文学之一脉。

他们曾是广州军区的作家中坚,而广州军区的作家群,不单历来是广东作家群的劲旅,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更是中国文坛的翘楚。而他们中的代表人物金敬迈、梁信和张永枚,更是中国当代文学史上不可忽略的重要作家。他们分别从事小说、诗歌和电影文学的创作,各在其创作领域,有突出甚至惊世的表现。

金敬迈的《欧阳海之歌》,印数在三千万册以上,仅次于《毛泽东选集》,是文学史上的奇迹。这部作品经若干不同的文学时代,长久不衰。曾是当时青年思想修养的教科书。虽时过境迁,金老人书俱老,但其光芒依旧。《欧阳海之歌》,仍是榜上经典。

张永枚1952年的诗作《骑马挎枪走天下》及1974年的《西沙之战》,均是那个时代文学前沿的破壁之作。前者是和平年代的革命唢呐,后者是战争时刻的英雄鼓角。其作品辽阔雄伟的视野,英雄主义的家国情殇,是那个时代激越涌动的诗的旗帜。

梁信编剧的电影《红色娘子军》,是讴歌中国革命女性的英雄史诗,他把处于中国社会最底层的劳动妇女,托举推拥到世界舞台上,在一个最高维度,绽放出女性的璀璨光辉。在革命战争年代,广东女英烈在册有2900多名,海南岛占了1800多名。这些沉埋多时默默无闻的女烈士,是梁信第一个为她们群体出列,摇旗鸣锣、立言建碑,并在多个艺术领域频繁亮相。梁信以笔为旗,塑造了中国革命女性“红色半边天”的经典形象。

他们的文学创作,始终走在时代前沿,穿行在前线。他们在曾经作为南海前哨的海南,留下了纷纷脚印。金敬迈出演《海外赤子》,张永枚抒写《六连岭上映彩虹》,梁信写作《碧海丹心》《特殊任务》……他们的作品及其巨大影响力,为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广东文学再次挥师北上留下了最有力的证明,这牵涉到对广东文学在中国当代文学史上的地位的评判,其意义不容小觑。

这三位军人作家,同获首届广东文艺“终身成就奖”。他们的文学成就,曾经代表了某个时期国家的文学主流。作家的个人命运,走过的创作道路,亦与时代紧密相连,与历史一起沉浮。他们的文学成就,既是时代的精神遗产,更是中国当代文学的语文典范。

凡是能够进入“终身成就奖”研讨视野的作家,首要条件是他对母语的贡献。这种贡献,包括语言运用的人性深度及对语言建设本身的精神性开拓。伟大的作家,之所谓堪为伟大,最重要的一点,无非是他以母语,出色地塑造了一个或若干个文学时代不同的经典文学形象。正是对母语的高超驾驭能力以及通过母语所取得的精神性成就,使他们成为能够跨越时代的杰出作家。而金敬迈、张永枚和梁信的作品,都展现出作家在语言运用方面的深厚功力。

具体说来,金老是以清新的、人性的小说语言,打破当时创作的僵化条框,构建了一个充满人的激情的小说世界——《欧阳海之歌》,成为中国当代文学星空上一颗闪耀的星辰。

而张永枚是以轻快、光明、隽永的歌吟,把历史的纷纭,战争的激烈,和平的愿望熔为一炉,化文言的旧重、民歌白话的平实,为清雅激越的新音,谱写了一曲曲血与火之歌。其诗歌创作,源发于民歌体的“从军行”,代表作有《骑马挎枪走天下》《西沙之战》。

梁信电影与小说的取材与书写,得益于他的古文基础和对民间传奇的浸润。他的创作经验,很大程度上受到古典文学传统的启发。他的电影与小说人物的心灵雏形,带有木兰从军和“水浒”英雄故事与人物范式的痕迹,在古代传奇和现代革命之间,寻找一种人与时代的契合与相容。以至于他的作品,改变传统的故事陈述,而成为了海南红色革命的历史叙事。他的创作成果,被视为海南革命斗争史的缩影,并为中国的红色革命书写注入了浪漫的、温暖的人间情怀。其文学艺术的创作,竟如此逼真地还原了历史的想象性存在并成为历史的一部分。代表作为《红色娘子军》《从奴隶到将军》。

应当指出的是,这三位作家都没有接受当代大学教育的经历。他们的语言,受文言与白话的人文化成滋养,常以雅致之辞,写粗鄙之事。作品文通语顺,措词毫不生硬,文字书写讲究“礼数”,有诸多敬语,显出义气。他们虽写革命题材,也写国仇家恨,却言辞有“礼”,文白兼融,多“白”少俚,并不粗鄙恶毒。这也是他们的作品,在不同时期都能够传播的原因之一。

他们这一代的作家,在中国文学史上是颇为独特的。他们在新与旧的文明交替之中,在文言白话与现代汉语的转化中,其语言及意绪,有礼可循,举重若轻,别出心裁,富有风味和性格。若无中国语文传统的辞学与礼仪之坚守,忽略文章学的修辞修养,是断难创造出流传后世的经典作品的。

写作非谋生之道,而能终生为之,且成就多多,是为真作家,真文人。而军中作家,因其受战争与和平、家与国、冰与火的人生熬炼,其作品自然有气血,有刀剑,有情怀。尤其在当下中国,并非常人所能。

特别致敬!战地黄花分外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