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新闻 > 精彩推荐 > 徐肖楠:红色经典与时代信仰

徐肖楠:红色经典与时代信仰

——广东军旅作家“三剑客”的精气神

更新时间:2018-12-27 来源:南方日报

一个作品要有精气神,才立得起来,否则,无论形式多么奇巧,只能是少数人把玩的文字游戏而已。红色经典是在特定年代形成的、书写特定年代生活意味的文学作品。纵观中国当代文学史上那些红色经典作品,无不具有自己的精气神,从而得以长久流传,以至成为家喻户晓的经典之作。

张永枚、金敬迈、梁信被誉为广东军旅作家中的“三剑客”。他们的作品饱含着一股令人肃然起敬的信仰之力,昂扬着革命理想主义的澎湃激情与英雄气概。长诗《西沙之战》、长篇小说《欧阳海之歌》、电影剧本《红色娘子军》等红色经典作品,把时代的信仰变成具体的生命形象,把时代的理想主义转化为普遍的现实生活,写出了一代人生命情怀中的国家命运和历程、民族精神和脊梁,在特定时代给予人们特定的精神力量、生活方向和生命依托。而就其文学创作特色而言,“三剑客”又各擅胜场,个性鲜明,令人回味。

军人精神与社会变迁的诗意再现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张永枚的诗歌堪为书写军人精神的红色经典。他的诗歌多以军人为题材、主题、抒情对象和意境中心,写作立场植根于时代生活和国家精神,其诗歌作品将对祖国的忠诚和个人的情怀融合在一起,特别善于以军人精神引领作品风格,表达激越如歌的军人气质和军人生活。

从军人生活中演化出普遍性的情感共鸣、生活诗意和诗化的历史感,这是张永枚诗歌创作的一大特色。通过诗歌激情的诉说,以及字里行间飞扬的军人气质,张永枚建立了一套适合军旅题材、军人观念及审美的诗歌风格,形成一种清新旷达、真挚流畅的诗意表达形式,使得其作品能够被广大战士和群众所普遍理解、接受、喜爱、流传。例如,代表作《骑马挎枪走天下》等诗歌作品表现了别有情趣的美学化品格和诗意魅力,也确立了其诗歌的生活价值和风格形式。

从抗美援朝时期的诗集《新春》,到创作于上世纪70年代的长诗《西沙之战》,再到改革开放后的作品,张永枚诗歌中所表现的军人生活,成为一段段中国历史的鲜活见证。张永枚让理想主义与中国重要的历史事件在诗歌中“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让读者通过作品的描述,清晰看到当代中国层叠相生的时代波澜,由此延伸出中国国家历程和日常生活经验的交织。这些作品既从和平年代的军人生活中折射出社会变迁,又展现了军人在特殊事件中的英勇表现,由此反映了国家生活在各个历史时期的不同风貌,从而具有了更深一层的“为英雄放歌、为时代立传”的意义。

将整个时代凝聚于一人的《欧阳海之歌》

金敬迈的作品告诉人们特定生命形态是怎么存在和为什么存在的,以个体生命细致体味二十世纪60年代的中国生活精神,与其说写出来的是个人生命形态,不如说是时代生活的标志,是整个时代凝聚在一个人生命中的表现,所以《欧阳海之歌》当时深入人心,人们争先恐后阅读这样的作品是在阅读他们自己,阅读整个时代。

以《欧阳海之歌》为例,金敬迈的作品善于表现个人化的时代命运,突出时代精神特点,也包含生动的个人生存气质,让中国整体生活风貌从中浮现,写出了个人迎向时代的精神气质。其塑造的舍身救列车、为保护国家财产和人民生命安全献出生命的年轻战士欧阳海形象,在特定时代“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变成遍及整个社会、引起热烈回响的精神标杆,由此连接我们不同时代的共同生活、理想、信仰、现在和未来。

值得一提的是,金敬迈的小说将人格精神与文学作品的主题和内容有机结合在一起,将生活的真实表达与作者的人格情怀结合在一起,形成生动明确的时代主题和声情并茂的叙事。这样的人格化叙事让作品成为性情表达和人格表达,特别能够体现生活真实和生命真诚,表现人格情怀与人民心声的共同之处,这在《好大的月亮好大的天》当中有特别突出的表现。

金敬迈的作品充满激情又富于生活情趣,从真诚出发而自然流畅,没有刻意的扭捏和歪曲,与现实生活贴合得非常紧,酣畅淋漓,精神主题在作品中顺流而下,一气呵成叙事内容,能迅速地把一些最重要叙事亮点突出出来,把生命的复杂情感聚焦在不同的生命时间关键点,清晰地构成叙事的形式和意义,这样的作品风格一直延续在他的作品当中。

革命信仰与生命情怀的深层交融

梁信的创作经历从始至终蕴含着一条有层次、有逻辑、有方向地不断延伸的精神血脉,沿此散布的各个时期的重要作品,像精神支点一样,生发出民族、国家命运与个人品格的深层交汇。其中最为知名的,是他担任编剧的电影《红色娘子军》。影片中的人物和故事构成一种精神形象,凝聚了一代人的现实经历和理想憧憬。

在梁信的作品中,其深度叙述视点不停留于单独的个人琐事,而是把宏大命题与个人生活结合得很紧,对信仰与生命情怀、艺术与理想主义、时代与革命精神的结合点聚焦得很精确。《红色娘子军》让吴琼花等主角的个人命运贯穿于复杂而激情的生存情景,人物所经历的每一个充满戏剧冲突和张力的细节场景,都构成了一种关于中国命运处于转折节点的暗喻。“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拚却醉颜红。”作品奔放而深情,悠深而炽烈,大气而细腻,提供了一个在宏大历史中表现个人成长,以个人命运演绎中国命运的经典范本。

梁信将生活转化为艺术的能力特别强,他对生活的关注角度敏锐、细致、大气,将革命信仰、理想主义与日常生活水乳交融,把人间正道演化为笔下角色的生命之魂。他的艺术创造力特别丰润、坚韧,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频繁而持续推出佳作,包括剧本《碧海丹心》《南海长城》《从奴隶到将军》等等,每次出现都引起强烈关注并感动了无数的人们,精彩的故事和主题力量让人赞叹。这表明作家创作的热情和生命力极为旺盛,也显现了他生命中激情浪漫的光明底色。

英雄无国界,张永枚、金敬迈、梁信所写的英雄实际上是人类普遍性的英雄,因为所有的人类英雄都一样:他们都不是为自己的,而是为他人、为理想而献身的。无论是《西沙之战》《欧阳海之歌》还是《红色娘子军》,它们之所以被后世奉为经典,正是因为这些作品体现了生命的、民族的和人类的尊严。广东军旅作家“三剑客”所创作的这批红色经典,首先是民族的经典,然后是人类的、世界的经典,这些作品以文学的笔法为我们这个民族的现代化历程赋予了中国色彩浓烈的意义和象征。

如何讲好中国故事、彰显文化自信,再次擦亮“文学粤军”的名片,这是非常值得我们深思的课题。当年在中华民族面临危机的时刻,那些正值青春芳华的年轻人出生入死,扛起了历史重任,而以“三剑客”为代表的广东文学前辈,在战火中成长,在生活中磨练,取得了丰硕的创作成果。重温这批红色经典,不仅是对那段艰苦岁月和英雄儿女的缅怀,也是为了从前辈的创作经验中汲取养分、继承他们的家国情怀和责任担当。这些老一辈作家的文学成就和人生追求,为我们留下了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对当下的文艺创作仍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