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作家云空间 > 报刊中心 > 新世纪文坛报 > 时代感和现实感, 姚福初寓言的灵魂

时代感和现实感, 姚福初寓言的灵魂

更新时间:2019-01-23 作者:李国伟来源:广东文坛

寓言就像一个电脑晶片,一个杰出的寓言家可以利用它记录一个时代、浓缩一个社会。拉·封丹的《寓言诗》浓缩了十七世纪法国的社会生活;而冯雪峰的寓言则为二十世纪上半叶的中国社会做了形象记录。而时代感和现实性也是姚福初寓言的灵魂。

几十年的基层生活历练,给了姚福初广泛接触社会的机会,使他对社会各阶层各领域都有深入的了解。一方面是耳闻目睹了社会上的种种弊病,并以敏锐的眼光洞悉了人性的陋习,因此姚福初能够用各种题材来进行讽刺、揭露和批判;另一方面则是对生活抱以诚挚的热爱,使他能够发现平常生活中的美并加以赞颂。

针砭现实社会生活中的一些丑陋、丑恶的社会现象,净化社会,为构建和谐社会尽力量,是姚福初的寓言作品的一个主要特色。

比如姚福初讽刺谁的权力大谁的话就是真理,“在强权面前,想杜绝假话听到真话,真是谈何容易”的《龙王执法》,又如“任用人才,一定要摒弃个人恩怨,丢掉偏见呵!”的《虎王出征》,讽刺社会上选才只重学历、证书,不重实际能力现象的《兔子应聘》等,对当代社会的一些弊端进行了讽喻。

姚福初的作品中,更多的还是通过善与恶来观照世俗众生相。在那些篇幅不长,情节也不复杂的作品里,我们看到的是那些小动物的可爱或可笑;但我们在那些漫画化的十二生肖动物形象里,却分明看到一幅幅令人忍俊不禁的世俗相。

姚福初生就一双洞察人生世事的慧眼,从生活中汲取灵感和题材,用日常所见所闻建构故事。他往往通过一个简单而有趣的故事,或对社会上形形色色的落后、丑恶现象做辛辣的嘲笑讽刺,或把自己对生活的感悟、理解做精辟揭示,或从知识分子的良知出发,给读者以与人为善的劝谕。

姚福初是一位宽厚、豁达的人,笔下的寓言也有一股清明、温和的理性气息。特别是他长期致力教育工作,在他的寓言中,时时可见励志和关爱青少年成长的作品。《雄鸡报晓》写了“我坚持了,所以就成功了——事情就这么简单”。《骏马和驽马》则告诉青少年“能受天磨真好汉,不遭人忌是庸才。是金子就终会发光”。

早在人类“人之初”时期,寓言就走进了人类文明之中,像古代希腊罗马寓言、中国先秦寓言。后来的各国寓言,也不乏杰出的大师。可当中国进入现代社会后,寓言尴尬地处于被冷落的地位。说到寓言,大家一般都只想到如《伊索寓言》《拔苗助长》《守株待兔》等这些老掉牙的东西。的确,在现代整个文学大局中,寓言有如一个“弃儿”,偏居一隅不为所重。“中国文学史”“中国当代文学史”中,已经很难找到寓言的身影了。

当然,被冷落并不等于不存在。总还是有那么一些新老作家始终不渝地致力于寓言的创作和研究,姚福初就是一例。从1965年开始,刚在德庆县马圩镇斌山中学任教的姚福初就与寓言结缘,至今“衣带渐宽终不悔”。50多年来,姚福初创作了1000多篇寓言故事。

但是仅仅坚持还是不够的,其实,我们在赞扬姚福初对寓言的坚持和执着的同时,不能忘记他对寓言创新的尝试和探索,比如他将华夏文化代表之一的十二生肖动物作为其寓言的主角和内容,在后期的一些作品中将“猴赛雷”这样的网络用语引入古老的寓言中,无疑是他的一种创新的尝试。

我个人认为,中国的寓言,包括中国的原创儿童文学,要在世界寓言、世界儿童文学、世界儿童文化市场具有强大的竞争力,那还应该像姚福初那样,不断地创新、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