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作家云空间 > 报刊中心 > 新世纪文坛报 > 时光博物馆(组诗)

时光博物馆(组诗)

更新时间:2019-03-05 来源:广东文坛

□梁智强

腹地

在初夏的南方,没有什么比光芒更加重要

我只是暴雨的纽带,从云端的通道一闪而过

桥上的麻雀停留了片刻,以不屑的眼神

眺望声势浩大的风景。时间撕破想象

毫无意义的表情占据智慧的库存

意外仿佛惊雷,冲进余生漫长的旅途

花束延缓衰老,远方寄来了永恒的书信

阳光重现,内心的腹地铺满泥泞

轻轻取下一句空洞的话,告诉过去的自己

岁月并不全是静好,还有更多的可能


清寒图

命运大门短暂敞开

晚祷如常。烛光跳跃

迷蒙暮色逼近码头

远航的客船创造一种

被渔民屏蔽的声音

寒烟飘渺,虚拟的火石

勒令沙丘里的巨鹰

击破无形桎梏

领衔极地的盛宴

所幸,猎户在后退中前进


早春

在暮色四合的村庄,摘下衬衣的纽扣

才顿觉松弛。荒野抵制极速进化

囚禁看不清月亮的动物

高山剑拔弩张,从褪色的光环

释放冷漠。野草幻变为

失语的女巫,以沉睡状态营救自我


夜之泪

月亮失明,一只顿悟的大鸟

掠过洪荒之境,往命运底部观光

洞深幽远,光明变身神坻

把夜色留白,献身思想稻田

迷失的灵魂靠岸

被时光的管家视为珍品

桉树嗅到了满目疮痍

流火遍布,虚空溢满赞美之词

每双黑眼睛都泪如雨注

涧洗着星空下万物的内脸


酒窖街

我断定,那帮对酒当歌的雅士

不在醉翁亭。他们面露欢颜地

手捧如花似玉的高脚杯

沿着归隐的阶梯,拾级而下

再把战场迁至喧嚣的酒窖

汉斯国王的酒窖,里面盛满

十五世纪劳动人民的血汗

和号啕。那簇被泪水浸润过的

深灰目光,并没有辐射

古城顽石般的心脏

陌生的月亮穿过历史的书页

朝国王新广场走来。它的步伐

像一场若即若离的歌剧

迷失中清醒,漆黑中顿悟


童梦

幽静黄昏,空灵遍布山间

春雨攻占皮肤的城堡

在心中下了一夜

台风偏离轨迹

波浪饶恕冗长的童梦

玫瑰解剖年龄秘密

石破天惊般度量河流的长度

如果枯井缺乏动能

我深知时光不会为谁停留

除非生长的高速公路

只是架设于县城的虚构枝蔓

(梁智强,80后,文学编辑。作品发表于《清明》《山东文学》《安徽文学》《延河》《厦门文学》《雪莲》《百花园》《中西诗歌》等刊物,现居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