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作家云空间 > 报刊中心 > 新世纪文坛报 > 杜可风的诗

杜可风的诗

更新时间:2019-03-05 来源:广东文坛

秋赋 

风月和雁字一样越来越少

繁花也一样,经不起推敲

梦总是抢先一步离开枝头

 

天涯那么近。斜阳的剑芒

挑开从前薄雾笼罩的风景

一枚枫叶的脉络

以裸体的方式呈现

 

寒露霜降,林间温凉恰好中庸

衣裳非薄非厚,素朴的事物从容发生

山水重新排列组合,等待命名

卷轴展开的浮云被收去一半

  

雨水

雨水打在草木:萌芽

雨水打在河流:怀孕

雨水打在坟头:寂寞

雨水打呀,我假装睡着

假装梦游,在赤壁怀古

 

雨水打呀,风吹起来了

从皇帝的宫苑开始

到夜色下的灰瓦房

它模糊字眼,篡改朝代

有人在睡榻上翻了一个身

悄悄脱胎换骨

 

大海

嘘!拉开一道缝

我看到鲨鱼、贝壳

相爱的骸骨被珊瑚虫缠绕

锈蚀的船,叛变与暗杀

惊涛骇浪之后的蓝天白帆

.

这个夜晚波澜不惊

窗帘紧紧闭合

百合灯盏比月亮温柔

当万家灯火点点亮起

埋怨的人啊,该怎样告诉你

今晚我透过光窥见大海

 

慎独

许多个夜晚,他们飞来

栖息在我的头发、肩膀、胳膊

我的父亲祖父祖母外公外婆……

更多的亡灵,匍匐在脚下

寻找血脉相通的松木梯子去往天堂

 

光怪陆离的人形充斥天空

来回走动,争辩,喧哗

我不敢出声和妄动,甚至思想

扯动枝条,亲人就会受惊吓

就会像一群无法超度的天界珍禽

再世蒙羞下凡为草芥

 

初春

在河的彼岸,枝桠的阴影忽隐忽现

尽管如此,我想给自己垒一个窝

结束颠沛流离的苦涩

以及寄人篱下的风尘

 

在河的彼岸,生长苦楝和合欢

忍冬藤经历漫长的寒冷

有人结束飞翔,择枝而栖

从白银到黄金,忍冬花将盛放

 

看啊,从前遥望的南山之畔

血汗浇灌出一枚结实的坚果壳

住进去,我们就是风雨无侵的种籽

一朵接一朵,像烟花那样炸开阳光

铺开比150平方米更辽阔的春天

(杜可风,广东普宁人,已出版《阿兰若处》等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