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新闻 > 地市文讯 > 三十五年如一日 固守一方精神家园

三十五年如一日 固守一方精神家园

——全国小小说名家大腕汇聚平远召开陈耀宗作品研讨会

更新时间:2019-05-29 来源:梅州文学网

陈耀宗身居偏僻山区梅州市平远县,却三十五年如一日甘坐冷板凳,潜心耕耘,厚积薄发,创作出一大批反映时代、服务人民的精品力作。由全国小小说学会联盟、广东省作家协会创研部、广东省小小说学会、梅州日报社主办,平远县文联、平远县作家协会承办的全国小小说名家走读平远暨陈耀宗作品研讨会,于5月11日上午在平远县文学艺术中心举行。国内小小说名家大腕申平、蔡楠、袁炳发、雪弟、李立泰、魏永贵、陈毓、马宝山、刘公、周东明、曲文学等,与来自全国各地的39位小小说名家齐聚平远,和34位梅州市、平远县本土作家,汇聚平远召开资深小小说作家陈耀宗作品研讨会,并开展为期两天的走读之旅。

微信图片_20190529123544.jpg

在陈耀宗作品研讨会上,广东省作家协会创研部主任谢石南,梅州日报社总编辑黄山松,与国内小小说名家大腕,从不同的视角对陈耀宗小小说作品集《寻找嘴巴》的思想性和艺术性,进行认真细致的分析和解读。他们认为陈耀宗的小小说在思想和艺术上大胆探索创新,文笔老到,别具一格,角度非常独特,具有较高的思想性和艺术性。

研讨会由全国小小说学会联盟副主席、广东省小小说学会会长申平主持,并宣读了全国小小说联盟主席、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杨晓敏的贺信。因家中有事未能前来出席,杨晓敏特别委托申平向与会者转达真诚的问候,对活动的顺利举行表示热烈的祝贺。广西省小小说学会会长申弓等人也发来了贺信贺电。

广东省作家协会创研部主任谢石南在讲话中,寄语广东省小小说学会把培养作家放在首位,抓好引领,抓好文学精品力作,为广东勇攀文学高峰作出应有贡献。

平远县文联主席李梅介绍了平远县文学创作和作家陈耀宗的情况。

陈耀宗是我国新时期小小说的开拓者之一,1963年生,广东省平远县人。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就开始文学创作,从1985年起在省报发表小说,1990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广东分会,是平远县第一位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系广东省小小说学会常务理事,平远县作家协会主席,现供职于平远县文联。陈耀宗致力于小小说创作35年,作品曾多次登上中国作协《小说选刊》等国家级权威文学杂志,已在《人民日报》等近百家报刊发表数百篇小小说,并发表了大量的散文、报告文学、诗歌和新闻作品,多次获奖。出版小小说集《人前人后》《寻找嘴巴》等。

开幕式上,作为主办方之一的梅州日报社总编辑黄山松为陈耀宗点赞:一是潜心耕耘厚积薄发求新求变的创作精神;二是35年锲而不舍致力于小小说笔耕的创作岁月,三是在80多家国内报刊发表作品频频获奖并出版系列专辑的创作成果。随后研讨会上,申平、蔡楠、袁炳发、雪弟、李立泰、魏永贵、陈毓、马宝山、刘公,周东明、曲文学等名家们先后对陈耀宗的小小说创作展开热烈的研讨,高度肯定陈耀宗小小说创作所取得的成就,对其创作特色风格等进行深入探讨,并提出要进一步拓展题材领域等意见建议。

广东省小小说学会会长、国家一级作家申平在主持讲话中说,今天,我们在这里隆重召开陈耀宗作品研讨会,邀请到了国内许多重量级小小说作家前来为他的作品把脉。申平说,陈耀宗是梅州市的资深小小说作家,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他就开始在《羊城晚报》《杂文报》等报刊杂志上发表小小说作品。他的作品直面人生,主题深刻,人物鲜活,针贬时弊,语言精炼准确,情节生动可读,深受读者喜爱。多年来他孜孜以求,默默耕耘,早在30年前就成为平远县第一个省级作家协会会员,后成为广东省小小说学会常务理事,其作品入选《小说选刊》等多种选刊、选本和排行榜,他的作品已经走出了梅州,走出了广东,走向了全国。我们为他召开这样高规格的研讨会,就是要进一步包装推介他,让他成为全国小小说名家,同时也影响带动整个梅州市小小说的创作发展。

全国小小说学会联盟副主席、河北小小说沙龙主席、中国白洋淀小小说创作基地主任蔡楠,从“以用现代笔法和新颖叙事构筑反腐小小说”角度,对陈耀宗小小说进行了扫描。他说,广东作家陈耀宗是专注于反腐小小说创作并写出大量优秀之作且产生一定影响的重要的小小说作家。难能可贵的是,陈耀宗不单是用现实的、直接的形式来写作通俗意义上的反腐小小说,而是脱开反腐小小说的窠臼,用更具现代的笔法以及新颖的叙述视角来构筑反腐小小说,从而使得他的小小说在反映官场生态的现实基础上更具艺术层次和艺术质量、从可读性跃升到了可读性与艺术性并臻的层面。其作品最突出的特色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借身体某些器官的缺失或者消失,虚构深度的荒诞,曲折地揭露腐败;二、用多重视角叙述故事,站在非正常的角度,嵌入生活内里,深刻地讽喻现实;三、他在关注现实、社会、历史的基础上,精于读书,勤于思考,才能立足现实的土壤,借鉴多种现代笔法,来揭露官场腐败,进而通过揭露来树立正气,希冀重建官场新生态。所以在他的小小说创作中,又塑造了一些为官清正廉洁的正面形象。《安市长回乡》中为民伸冤、不徇私情的安市长;《老局长的信》中解甲归田、正气凛然的老局长;《黑叔》中不改初心、忠于职守的黑叔……这些正面形象的出现,让我们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温暖人心、振奋精神的伟大力量。

全国小小说学会联盟副主席、东北小小说创作基地黑龙江主任袁炳发认为,当下的小小说创作可以说已经进入“黄金期”,众多作家能够从身边“小事”入手,以敏锐的目光审视当下的“人”,写出特定人的真实“处世”心理。陈耀宗就是一位这样的作家,他以“办公室故事”为落脚点,把人在特定位置呈现出的特定心理状态刻画得淋漓尽致,突显了“办公室里的‘世相’”。袁炳发说,可以从以下几方面对陈耀宗的作品给予高度关注:一、妒忌与猜忌心理。中国人的妒忌心由“文人相轻”一词可见一斑,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好,他人的长处往往是自己的“痛处”,于是就有了《人前人后》里甲、乙和科长的诸般表演。先是妒忌,面对他人成绩妄加评议,不负责任地诋毁,继而神经兮兮,察言观色,暗地“告密”,仅仅三个人的办公室,却搞得气氛压抑,人人设防,无话可说,每个人都极度缺乏信任感和安全感,这不就是职场中人真实状态的写真么?二、看客心理。三、推诿心理。四、官位心理。袁炳发说,陈耀宗很好地遵循了小小说创作的基本原则,从官场小事着眼,发掘人们内心深处的隐秘,以官场小说为基本形式,揭示大众处世心态,角度选得好,作品的内在爆发力自然得以充分释放。

 广东省小小说学会常务副会长,惠州学院小小说研究中心主任、《小小说时代》主编雪弟,是最早研究陈耀宗小小说的著名小小说评论家、作家。他作了题为《扭曲的官场生态的戏剧化呈现》的精辟评论。他认为,陈耀宗是我国新时期小小说的开拓者之一,从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小小说创作到现在,已发表数百篇小小说作品,出版小小说集《人前人后》《寻找嘴巴》等。其中,《牌子问题》《老家来人》《卡壳》《感冒》《变味》和《裂缝》等数十篇作品被《小说选刊》《小小说选刊》《微型小说选刊》等权威期刊转载,或收入小小说权威选本和年度排行榜,在读者中产生了广泛影响。陈耀宗创作题材广泛,创作手法多样,官场题材是他创作的重心,也是他小小说的亮点所在。综观陈耀宗的官场题材小小说,它们正是以“官场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为切入点,来探讨官场中人的生存心理和境遇的。只不过,陈耀宗探讨的更多的是扭曲的官场生态。雪弟说,上世纪90年代期间,陈耀宗仅在《杂文报》副刊,就发表了三四十篇小小说,这一方面说明陈耀宗的小小说针砭时弊,另一方面暗示出他的作品可读性强。也就是说,陈耀宗在表现扭曲的官场生态时,不是直抒胸臆式的,而是十分注重叙述的策略。具体地说,就是他的戏剧化呈现方式。这种戏剧化最突出地体现在情节的发展,尤其是结尾有时会完全出乎我们的意料。如《学习》,我们本以为作者讲的“科里组织政治学习”的故事,不曾想情节竟发展成为乙科员和丙科员等欣赏甲科长的墨宝。接下来本想学习孔繁森的事迹,却因找不到材料,变成了讨论报纸上的广告等。就这样,一次严肃的政治学习走向了一场皆大欢喜的闹剧。再譬如《变味》,村文书写的一篇关于农民刘老七不计报酬义务牵头修村道的报道,经村长、乡政府办公室K秘书、县政府办公室C秘书和市报编辑修改后,刘老七和有关他的事迹的段落竟然都被砍去了。作品以极其戏剧化的情节反讽了领导至上观念驱使下所上演的一场本末倒置的闹剧,有着极强的现实意义。

这种戏剧化还体现在某些作品中,标题与内容的严重背离上。如《万无一失》,情节却是马失前蹄;如《突出贡献》写突出贡献人物评选,结果却评上了没有什么贡献的领导;如《一致通过》,情节却是一人通过;如《学习》,情节却是不学习,等等。作者故意设置这种与内容存在巨大反差的标题,以使它具有反讽的功能,从而加剧戏剧化。对陈耀宗未来的创作,我充满期待。

全国小小说学会联盟副主席、山东省小小说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李立泰,以《梅州有个陈耀宗》为主题,对陈耀宗的作品进行了把脉。他说,陈耀宗的小说谋篇布局,一波三折的故事、设计突转出人意料的结尾拍案叫绝。小说语言温婉含蓄,缠绕在温婉含蓄中的别样情感涟漪,让人怦然心动。他写小说不是单纯写故事,应该是更为丰富的,有意蕴的,深入人心灵剖析人性的故事。一般说来,能让读者产生强烈联想共鸣、进行二度创作的小说大半是作者会留白的好小说。好的小说是作者和读者共同完成的。《牌子问题》写法新颖,构思巧妙,结构紧凑,语言精练,细节难寻。陈耀宗的官场小说有喜剧有悲剧有闹剧也有正剧,然而在正剧中蕴含着喜剧的元素,但大都针砭官场时弊、讽刺官人笔力辛辣、入木三分,为官场人物如哈哈镜般画像。人物有血有肉、活灵活现,跃然纸上,具有振聋发聩的艺术效果。只有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把生活嚼透了,完全消化了,才能变成深刻的情节动人的形象。创作出来的作品才能激荡人心。他的小说在思想和艺术上大胆探索创新,对幽默、幻想、荒诞、夸张的手法娴熟巧妙的运用,文笔老辣机智,别具一格,读后忍俊不禁。耀宗的小小说创作达到了相当高度,下步要往大奖冲刺。

全国小小说学会联盟副主席、山东省小小说学会副会长魏永贵,以《手持官场“照妖镜”》为题目,对陈耀宗的小小说作了剖析。他说,与南国的陈耀宗先生并不相熟。但是,通过小小说这个特殊的桥梁,我们在小小说王国里欣然相逢。魏永贵认为,好作品靠的是作家的外力与内功。陈耀宗做到了。小小说创作作为一门艺术,或者说,作为一门手艺,没有真正的“三板两斧”,一个作家,是难以真正立足的。陈耀宗犹似怀有魔法,手持一面特别的“照妖镜”,让官场的各色人物与各色嘴脸纷纷现形。凭着这个独门绝技,陈耀宗毫无疑问在小小说世界引人注目了。文学创作没有固定的模式,包括内容与形式。所谓文无定法。陈耀宗给自己起的微信名就是“文无定法”。在他的小小说创作中,他也尝试一些写作手法的多样性,比如反讽、戏剧化、黑色幽默、夸张变形。其中最值得称道的是,他写得从容不迫、游刃有余。在作者的笔端,没有用直接的词语来对人物进行评价,而是通过人物的行为来反映。他尤其注重一些细节描写、恰到好处利用一些道具。魏永贵说,陈耀宗是一个有良心有责任感的作家,这些从他的文字中可以看到。他不是热衷编一些风花雪月无足轻重的故事混点稿费和名声,而是用一颗清醒的大脑在思考。作为一个文化人,陈耀宗的坚守难能可贵。当然,小小说,作为一门艺术,它要求作家在有限的文字容量中,传达最大最深层次的能量,希望作家陈耀宗在今后的创作中,写出更多经典能传承久远的作品。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陕西文学院签约作家、著名小小说作家陈毓,作了题为《纵然生活千疮百孔,却也值得我们过》别具一格的精彩发言。她说,陈耀宗兄的小说好读、耐读,针砭时弊,用中医的砭石与银针探究生活。主要体现在三方面:一、贴近生活,情感共通。陈耀宗的小说故事(或作者的写作灵感)多源自日常经验,作者加以戏剧化的夸张表现。时常眼看着主人公陷于纠结,既觉得好笑又为其发愁,以此唤起阅读者人性中共通的因素,似乎小说主人公面对的进退两难的局面和心境、似曾相识的经验阅读者也有。这些都让阅读者与作者笔端的人物情感互通,勾起阅读者探究的心理和阅读欲望。二、反转巧妙,趣味横生。三、思考人类社会,生活像个冷笑话。陈耀宗的小说挖掘人性中的幽微,展现社会的病相,不论是官场的“人心隔肚皮”,还是人际关系中的虚伪客套,亲情之间的疏离……都能在其小说中找到相对应的表达,作者将人性的幽暗与冷漠挖掘到细枝末节处,与现实的共通让阅读者读之愤懑又慨叹,当然也有警醒。作者的冷眼之下终是一颗热心肠,正因为如此,陈耀宗的不少小说也展现了许多当今社会难得的“多管闲事”的热心人,他们是固执的,像喜剧片中常有的固执的主人公们,坚持着自己的坚持,令人感动的同时不由感慨:尽管生活千疮百孔,却也是值得我们过的。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内蒙古小小说沙龙主席马宝山,作了《读陈耀宗小小说有感》的即席发言,他认为,好的小说的语言要有声、有色,还要有味道。听得着,看得见,咀嚼出酸甜苦辣来。他说,读陈耀宗的作品,有三个感觉:

第一,陈耀宗是个很成熟的小小说作家。理由是:我们看一个作家的部分作品不乏发现优秀之作,甚至是经典作品。可是再读更多的作品,就会发现其中的平庸之作和某些败笔。我们翻阅一些作家的书就会发现书里的作品良莠不齐,也是在所难免。可是我读了耀宗的二、三十篇小小说,感觉他笔下作品篇篇都保持在一定高度上。回到杭州再翻阅《寻找嘴巴》里的更多作品,也都保持在一定水准上,这就不易了。所以我认为陈耀宗是一位成熟的优秀小小说作家。第二,作为一个优秀的小小说作家,陈耀宗娴熟地运用小小说创作的各种技法:铺平、垫稳、翻转、设悬念、抖包袱以及塑造人物性格,故事编排,情节细节上的设计都见功底。如,我们在此次研讨会上我与陕西作家刘公都提到的一篇小说《拦截》,一个村民进城,村干部担心他去告状,先惊扰了村长,再惊吓了乡长,又惊动了县长,一个悬念层层推进,一个包袱越包越大,好像一颗炸弹,炸药装得越来越多,读者等待着它的惊天爆炸声。然而作者却来个大反转,那个农民进城是去领取彩票奖的。读者期待的惊天雷声变成“蚂蚁打哈欠——小气”一个。作者这样处理题材,故事有了,悬念有了。结尾的大反转使小说讥讽嘲弄的题旨完成了。一篇小说的细节被读者牢牢记住,这篇小说就被读者接受,也会长久地记忆在心中了——这就是一篇优秀小小说。

第三,我们从《寻找嘴巴》一书中发现,陈耀宗创作的侧重点是官场小说,更确切地说是对官场、官员腐败现象的鞭挞、批评、讥讽、嘲弄的小说。作者熟悉官场,了解官场人物,能走进他们的心灵深处去开掘他笔下人物的各种心理、心态,所以笔下就出现形形色色活灵活现的大小官场人物,揭示的却是官场的生存法则和为人处世扭曲的生存心态。这些都成为现代社会的一面镜子,返照出当下官员虚伪丑陋,阴暗猥琐各色嘴脸。这是陈耀宗用系列小小说写出来的现代官场现形记,与中短篇官场小说,长篇反腐小说并驾齐驱,成为反腐败战场上一支利剑。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精短小说研究会会长刘公,在发言中说,这些年来陈耀宗创作发表了不少小小说,许多发表在有影响的小小说刊物上。在见到《寻找嘴巴》之前,我留意到他的三篇小小说,一是《进补》,写的是夫妻二人邀请了朋友、亲戚,来家里就餐,唯一没有想到邀请男人的母亲,最后小孩子波波给奶奶盛了一碗肉,悄悄送过去。这篇小说有多层的含义,表面说的是大家要吃补品,滋补身体,其实表达的是大家要补孝心,补中华名族的传统美德,特别是请客的夫妻二人更要弥补心灵的缺失。可喜的是,陈耀宗最后一笔,把希望寄托在波波这样下一代的身上。二是《树命关天》,写的是一棵树倒下后,多个部门相互推诿,不去处理,裸露在那里影响人行走,最后被一个根雕专家发现,拉回去做根雕了。陈耀宗通过这棵树,巧妙地鞭挞了一些政府职能部门不司其职的陋习。三是《拦截》,我最看好的一篇。陈耀宗不愧是个故事高手,对小说一波三折的操作得心应手,开始把狗六要去省城的事打了个伏笔,接着是村主任、乡长、县长三级官员的忧虑和不安,他们担心狗六到省城上访,揭发他们的贪腐陋行,于是便有了层层拦截的闹剧。由此,我想到一个派出所,门卫室铁窗紧闭,只留一个巴掌大的玻璃口与来人交流通话,想进到派出所,对不起,一道厚重的大铁门严丝密缝地镶嵌在墙壁上,可以说一个苍蝇,就是一根头发丝也别想钻进去。还有一个法院,要走进去,要经过比飞机安检还要严格的程序,先拿出身份证核对身份,再把你的小包过CT一样过机器,然后让你举起手,用检测棒从头到脚扫描一遍,确认没有任何危险,才放你进去。即使进去,你也上不了楼,没有法警的专用识别卡,电梯是不会搭理你的。我一直在深思一个问题,他们到底怕什么?只要他们立案破案准确,审案判案公正,老百姓会跟他们过意不去吗?唉——

狗六只是去省城领个彩票奖,就把主任、乡长、县长恐惧得坐立不安,他们怕什么?他们清正廉洁,不徇私枉法,不吃拿卡要,不贪污腐败,走得正行得端,别说是百姓,就是天王老子,想对他们下手,也无处落爪啊!陈耀宗这篇《拦截》,没有写当官的腐败,没有解剖社会的阴暗面,甚至没有一个官员的具体形象,但两个拦截二字,就把有些官员的丑恶嘴脸给勾勒了出来。真是此地无声胜有声!

陈耀宗是个勤奋好学的作家、成熟的作家,篇篇小说都写得很有味道,酸、甜、苦、辣、咸、涩、鲜都有,很有品味,特别是写官场,写得精彩纷呈,每篇都有较好的内涵。做到这一点,没有岁月的磨炼,没有写作的积累,是不可能的。相信陈耀宗借这次研讨会的契机,会写出更多有思想性、有艺术性的佳作!会有传世名作!

内蒙古小小说沙龙副主席、赤峰市小小说创委会主任周东明,东三省小小说创作基地辽宁主任曲文学等分别对陈耀宗小小说作品的语言、结构,创作特色等,进行了有益的探讨。

会上,知名作家大海作了即兴发言。他说,“拜读耀宗兄的佳作,尤其是他那篇出色《枪手》,作为同道中人,颇有感慨。写作是个苦差事,耀宗兄有幸在文联工作,有幸碰到明智的文联领导,用自身经历和感悟把官场题材写好、写精,非常难得。官场不是大染缸,但饱含五颜六色的喜怒哀乐,即使表现所谓的负面,那也是对人性的拷问、让当事者自省,在阴暗潮湿中寻找光明和善真的曙光。更何况,讽刺让人警省,人有了反省意识,社会才有进步,这正是文学的意义。官场生态也是社会生态的一部分,都在反映人性,我与耀宗兄共勉的是,官场小说写作,要始终牢牢把握一个原则:深刻领会党对意识形态的领导,正确把握官场题材和政治题材的区别。”

在研讨会上,有五位全国小小说名家:全国小小说学会联盟副主席兼秘书长、河南省小小说学会副会长刘建超,以《杂文体小小说创作的典范》为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北京小小说沙龙主席王培静以《直面人生,勇于担当》为题,全国小小说学会联盟副主席、四川省小小说学会会长欧阳明,以《植根现实,让作品走得更远》为主题,全国小小说学会联盟副秘书长、河南省小小说学会副会长非鱼,以《细腻生动的官场百态图》为题,分别提交了论文,对陈耀宗小小说给予高度的评价。

陈耀宗以“感谢、感动、感恩”六字作为答谢辞,表示将以此次研讨会为动力、为新的起点,永不满足,永不停步,奋力写出更多更好的精品力作。

申平用“会议规格高”“发言水平高”总结概括此次研讨会,同时希望平远、梅州要大力“包装”推介陈耀宗等本土作家,努力打造实力强大的“梅州小小说群落”。

参加本次活动的广东小小说作家有:申平、雪弟、许锋、陈振昌、王溱、胡亚林、朱文彬、朱红娜、肖建国、陈耀宗、石磊、邹保健、余清平、大海、葛成石、秦兴江、袁有江、刘庆华、张俏明、李智、张秋兰、钟祥荣、卓尔吉一湄、钟小巧、刘梅兰等。

微信图片_20190529155144.jpg

陈耀宗,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文学创作,1990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广东分会,广东省小小说会常务理事、平远县作协主席, 现供职于平远县文联。著有小小说集《人前人后》《寻找嘴巴》,编著有《铁山嶂脚下的枪声》《严应鱼传》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