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新闻 > 精彩推荐 > 网络文学 生活气息渐浓

网络文学 生活气息渐浓

——现实类题材作品占半数席位 创作出经典作品尚需时日

更新时间:2019-06-17 来源:南方日报

深圳是座年轻时尚的城市,能在这里扎根是克拉使者的梦想。刚在深圳买房子的一两年,她都是咬紧牙关度过的,但随着自己的收入逐步提高,压力越来越小的时候,她明白了“选择没有对错,重要的是想过什么样的生活”。克拉使者也将买房经历写进了她的网络小说《幸福是奋斗出来的》。如今,这些现实类题材作品在网络文学领域并不少见。

长期以来,网络文学被认为是幻想类题材作品的天下,然而近几年这样的局面正在被打破。中国作家协会日前发布的《2018中国网络文学蓝皮书》显示,网络文学现实类题材创作受到普遍重视,作品大幅度增长,不少知名网络作家纷纷转向现实题材创作。在中国作协的“2018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上,现实类题材作品占据了一半的席位。

当下流行的说法是,网络文学已经迈入现实主义时代,但业界更愿意称网络文学开始有了现实主义的品质或气质。文学批评家、上海大学中国创意写作中心主任葛红兵说,网络文学的现实主义倾向正处于上升期,但还远未达到繁荣阶段,出现经典作品还需要一段时间。

业界认为,广东是现实主义网络文学创作的重镇,除了拥有大量的创作者,还举办过“中国好故事,南粤正能量”等征文活动,很重视现实类题材创作。

1 网文平台:

幻想类现实类题材并重

目前,第四届现实主义征文大赛正处于征文阶段。阅文集团原创内容部高级总监、起点中文网副总编辑李晓亮留意到,大赛启动两个月,参赛作品超过4000部,参赛作家也超过4000名,“跟去年的第三届同期相比,参与作者与作品数量的增长都超过了30%。”

这是网络文学向现实主义靠拢的鲜活注脚。

广东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周西篱认为,网络文学现实类题材作品越来越多,并且每年都有新的主题出现,像去年的学霸题材小说《学霸的黑科技系统》读者反响就很好。

值得一提的是,近几年网络文学的生活化风格占据主流,不仅仅是现实类题材作品,幻想类题材作品的生活气息也越来越浓厚。

“大学生向南右眼拥有‘回溯时光’的能力,能够看到文物前世今生……”看到十三闲客的作品《我为国家修文物》的简介时,第一反应是幻想类题材作品。不过,按十三闲客的说法,在玄幻定位的同时,融入了传统文化及日常生活的元素,希望在文物修复的主线中穿插对历史真相的探寻。

阅文集团内容运营部总经理、起点中文网总编辑杨晨对此有深刻的感触。她介绍,以近几年的阅文作品为例,在题材上变化非常大,其中最突出的一点就是变得更多元化了。

比如,原来的作品基本都是走幻想类题材路线,现在则“两条腿走路”,幻想类与现实类并重。又如,原先的幻想类题材作品几乎都围绕着升级与战斗两大核心,但近几年,各种各样的生活流、学霸流、职业流,同样成了幻想类题材的重要支柱。如《大国旗舰》《大国重工》虽然是穿越文,但分别展现了造船工业、重型装备工业的发展。如《你在万丈荣光中》里虽然有穿越元素,但是以大篇幅展现消防员的生活,充满正能量。

广东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林庭锋是中国网络文学商业化运作发起人之一,他对南方日报记者说,自网络文学诞生以来,现实类题材就是一个重要分类,出现过《裸婚时代》《致青春》等有影响力的优质作品,只不过在市场表现上,相对于幻想类题材不是那么抢眼,所以受关注程度也相对较少。

作为目前现实类题材领先的平台,阅文集团的表现很有代表性。

以阅文旗下起点中文网为例,现实频道上线不到一年,就有4万多部现实主义题材作品。从内容的覆盖面看,无论是时代发展、职业奋斗、文化传承、家庭情感等,几乎无一不包。

现实主义题材也诞生了很多优秀作品。

无论是展现社会底层小人物奋斗创业故事的《上海繁华》,描绘从沿海滩涂到高原深岭高铁建设的《中国铁路人》,还是怀揣梦想、用高超中医技术从平凡到不凡的《撑腰》,抑或见证着一款款战机腾飞的《大国航空》,网络文学作品注入了更鲜活的现实主义养分与素材,作品更接地气、更人性化。

2 网络作家:

曾经放飞的少年变得深沉

网络文学在中国诞生已有21年,最早一批的网络作家已经步入中年,他们的文笔趋于老辣,人生阅历和积累也多了,一些专门从事幻想等题材创作的网络作家,也开始尝试现实题材创作。

广东“80后”网络文学作家阿菩写了14年网络小说。梳理其过往的作品,《边戎》《陆海巨宦》等均为穿越小说。而他从去年9月开始连载的新作《大清首富》,以清朝时期著名的广东十三行为创作蓝本,描写十三行及主人公家族史发展。在阿菩的计划里,粤绣、广东建筑、广药等都将是他笔下的素材,希望读者能更多地了解广东的历史文化。

“我们这些写了比较久的网络作家,都希望能出一两部拿得出手的作品。通常来讲,在现有的文学评价体系下,幻想类题材作品难以达到一定的高度,现实类题材作品比较好挖掘。”阿菩说。

阿菩不是没有意识到市场风向的变化。他庆幸的是,在现实类题材盛行之前,他已经有意识地往这方面调整。

今年2月25日,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在京联合发布“2018年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名单,入选作品中,知名网络玄幻作家唐家三少创作的现实题材作品《拥抱谎言拥抱你》和网络悬疑推理作家丁墨创作的《挚野》均将视角投向现实类题材。

据周西篱观察,近五年来,网络文学现实类题材的生存空间、作品表现、作家生态都有了一个明显的提升。从她和网络文学网站的沟通来看,以前多数现实主义作品如果没有网站补贴,生存是有难度的,但这几年,以起点中文网为例,已经有日销售过万元的现实类题材作品了。生态的改观,也吸引了大量网络作家的加入,如作家唐四方、中秋月明等也纷纷回归现实类题材创作。

葛红兵认为,网络文学作家在审美和思想上都日趋成熟,而艺术上的成熟让网络作家更加有能力把握社会现实,更能书写现实。

3 读者:

开始关注现实类题材作品

作者和读者共同成长。如葛红兵所描述的,网络作家变得成熟的同时,网络文学的读者也在成长之中。

“网络文学现实类题材走俏,读者的需求升级是最重要的原因。”周西篱说,网络文学中,读者永远是在场的,甚至是创作的参与者。移动互联网的普及,扩大了覆盖的人群,延伸了阅读市场,也带来了很多喜欢现实类题材的用户和潜在受众。同时,原来的读者也开始出现审美升级或变化,阅读需求更趋于多元化,很大一部分读者开始关注现实类题材作品。

从艺术品质上说,网络文学现实类题材作品远比不过文学大家的作品,但他们有明显的优势——触角就在生活的当下。

与传统文学是建立在现代文学的基础之上不同,按阿菩的说法,网络文学的起家,就像一群十几二十岁的少年在“写着玩”。这些少年本就是读者,读着读着逐渐有了创作的欲望,才去写网文,因而他们非常了解读者想要什么。哪怕创作题材从幻想类转向现实类,他们也会在意读者想要读什么东西,“通常来讲,写出来的东西会更接地气,受众面更广”。

克拉使者在写一本书之前,首先考虑的不是故事情节、人物设定,而是题材,“我会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拟定这个题材,这个题材必须是当代人们热议的,关注度高的。”

克拉使者目前正在更新的作品是《新零售时代》,对她而言也是熟悉的题材,“我是国内知名连锁零售的管培生出身的”。

网络文学的受众群体大多是年轻人,现实类题材作品想吸引读者,就要在故事上下更大功夫。

不久前,广东财经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院长江冰在一次发言时专门谈到了阿耐的《欢乐颂》,“大多数传统主流的纸质文学作家对现实的反映比不上阿耐,这让我们感到惭愧”。

4 影视行业:

现实类题材佳作受青睐

6月14日晚,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颁奖,由阿耐的网络小说《大江东去》改编的电视剧《大江大河》斩获五项大奖,现实类题材佳作受到青睐。

《大江大河》《都挺好》《欢乐颂》的热播,让投资方看到了现实类题材剧的市场前景。上海电视节上,现实主义成为一个高频词,从各大影视公司、平台的展板、公布的剧目来看,都是现代剧唱主角。另据电视节期间发布的“2018年度百强IP”名单,《火星孤儿》《挚野》《能源强国》《中国铁路人》等作品入选,其中网络文学占比90%,而从题材类型看,现实类题材占比近半。

这也从侧面证明了现实类题材的网络小说受到影视公司的青睐。曾打造过《花千骨》等热播剧的著名制片人马中骏说,当下,优秀的现实主义作品版权价格水涨船高,好的小说少,大家都要抢,价格也就上来了。

而各大文学网站也在以类型文学奖、现实题材征文大赛等形式储备多元的优质内容。

杨晨说,阅文集团举办现实主义征文大赛,一方面希望以此获取更多优秀的现实类题材作品,同时也希望通过这样的活动,让更多人关注到这个之前被忽视但又有着巨大潜力和良好社会效益的题材领域,以此吸引更多作家参与创作。

当下是阅文集团网络作家的卓牧闲,就是凭借《朝阳警事》在原创文学现实主义题材征文大赛中脱颖而出的。支撑他坚持现实主义题材创作的一大动力,是网络文学给了作者塑造鲜活的民警形象乃至群像更大的空间,传统期刊和实体出版对篇幅有限制。而网络文学只要有故事可以一直写下去。“不受篇幅限制,我可以写把情节写得很细致,把人物写得更鲜活,把故事写得更接地气。”卓牧闲说。

5 业界:

文学创作要跟得上时代

在业界人士看来,网络文学在现实类题材上也有优势,网络作家不同的职业体验和生活经历为其创作输送了大量鲜活素材。

作家无涯青枫从事公安工作,他的创作以警察故事为题材,代表作包括《多维谜案》。“有感于20多年的刑警生涯,我就有了写刑警故事的想法,如果没有持续23年做刑警,我写不出来。”他对记者说,创作来源于生活,文字要用生命打造,写现实主义题材小说尤其要聚焦这一要点。他写故事的灵感来源于他的侦查破案工作,亲身经历是他创作的源泉。

“幻想类题材主要靠创意,而创作现实类题材不能光凭想象,要深入生活、观察生活。”卓牧闲认为,只要做到这两点,创作源泉就不会枯竭。

周西篱认为,由于大多数网络作家社会体验丰富,他们对现实生活的熟知、理解和感悟,形成了一个创作方向与题材选取相结合的良性发展循环。

广东是现实主义网络文学创作的重镇,除了拥有大量的创作者,更有一群像楼星吟这样的知名网络作家选择书写现实的故事。林庭锋说,广东一直很重视现实类题材创作,曾举办过“中国好故事,南粤正能量”等征文活动。“我们和广东作协举办了多期作家培训班,同时各级部门也给了很大的支持。”

在业界人士看来,现实类题材也许能帮助网络文学打破套路化、模式化的困局,注入更新鲜、生动的力量。

林庭锋始终觉得,不少人对网络文学存在“误解”,觉得网络文学就是飞天遁地的幻想小说。在他看来,还是需要让更多人了解现实类题材小说在网络文学中的地位和出色的表现,“以吸引更多的读者、作家们一起加入进来”。

客观来看,现实主义的网络化写作研究还有待加强,既有现实主义精神,又有网络表达方式和传播能力的写作经验沉淀还不够。或者,按林庭锋的话来说,“现实主义的‘互联网+’才刚刚起步”。

在卓牧闲看来,一部优秀的网络文学现实类题材小说首先要贴近现实,要接地气。其次,要精心构思情节,要有故事性,能吸引读者,不然作品再接地气读者也不会看。同时网络作家要有社会责任感,要有社会担当。

“要有正能量,有现实生活的温度,有能带给人心灵慰藉和精神鼓舞。”周西篱认为,好的作品尤其是现实类题材作品,要守正道,要符合我们时代和社会的主流价值观,才会有生命力的。其次,要接地气,故事和情感都要能引起广泛的共鸣,要能反映时代和生活的那种力量感和奋发的精神。

“这个时代发展太快了,读者的审美、阅读习惯已经和以往大不一样了,如果文学创作不与时俱进,故事讲述不符合网络语境、作品传达的价值观不符合读者的接受心理、行文风格不符合读者的认知习惯,就很难真正被读者接受,很难形成影响力。如果文学作品跟不上时代或者偏离了时代,是很难赢得大众的认可和喜爱的。”周西篱说。

虽然目前的网络文学现实类题材创作趋于繁荣,但相比于高度成熟的其他网络文学门类,还没有系统化的理论支撑。在这种情况下,需要更多的理论家、评论家、学者、传统作家一同探寻网络文学现实类题材的写作路径。

葛红兵提醒,网络文学的现实主义倾向正处于上升期,评论界也应该注意不要“捧杀”,出现经典作品和大师级作家还需要一段时间,目前对其评价不宜过高。

阿菩形容网络文学正在“从少年成长为青年”,青年阶段难免“有些毛躁”,但相信未来会越来越稳重稳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