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作家云空间 > 新闻 > 地市文讯 > 深读诗会 | 主题诗人眉儿:我被诗歌撞了下腰

深读诗会 | 主题诗人眉儿:我被诗歌撞了下腰

更新时间:2019-07-01 来源:深读诗会

微信图片_20190701155826.jpg

眉儿,本名何山,曾用笔名沉酣一梦、一眉沐春发表作品。祖籍重庆,现居深圳。深圳市宝安区作家协会秘书长。诗歌作品散见于国内外各文学期刊,有部分作品入选《2018年中国新诗排行榜》等诗歌选本。已出版现代抒情诗集《半卷帘翠》,并获“十佳文学图书奖”、“2018最受网民喜爱的劳动者文学好书榜”。

2019年6月28日,“深读诗会”第八期活动在深圳市《特区文学》杂志社文学空间举行。本期活动通过朗诵与点评的方式,对主题诗人眉儿的诗歌创作展开生动的探讨。

“唯美”是她的符号

“诗歌对我而言,是灵魂碎片的堆积,是内心世界的缩影,是现实生活的演绎,写诗其实是在画画,是一种画面的呈现。”主题诗人眉儿如是说。眉儿认为写诗就要写自己喜欢的、关注的、深刻的或憧憬的。首先是从内心流淌到笔尖,第一步感动自己,才有可能打动他人,甚至产生共鸣,置疑或分歧。

在深圳市文联副主席张忠亮看来,一个人境界的大小,往往并不在于他对一些宏大事物的关注和敬畏,而是他对微弱的、细小的生命的尊重和敬畏。他表示眉儿的诗歌就有这样的特点,对事物的微小细节的发现和书写,是她很突出的艺术特点之一。

诗人王国华认为,有些诗人,名气比较大,但是,当读者想起他(她)的时候,可能只记住了一个名字,这个名字所代表的文化内涵是什么,有无外延?完全不清楚。而真正的诗人必然是带着一个符号的,比如苏东坡的豪放派,柳三变的婉约派。两三个字就概括了一个诗人。

“如果用一个词来概括眉儿的诗歌,可能就是‘唯美’。”王国华说道,“一个诗人创造一种氛围,文本只是其中一部分,不仅要读她的诗,还要看她选择的画,看她自己敲定的书页装帧……读眉儿的诗歌,又对她有所了解的话,会发现她本身就是这样的人。她就是唯美和婉约。”

眉儿的作品涉猎很广泛、她写季节,写亲情,写思念,写自然之美,写历史……一切一切,都可以融化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用美的形式呈现出来。王国华赞叹道:“世间万物,在她那里就是一个出口,即“唯美”。无论忧伤、惊喜、畅快,还是打量、爱恋、哲思,经过她的文字消化,变成了自己的东西。说这是天赋也好,本能也好,是别人学不来的。”

微信图片_20190701155949.jpg

听从内心召唤的诗歌写作

在评论家周思明眼中看来,眉儿的诗集《淡月疏花》展现了一种以优美为主、壮美为辅,将阴柔与阳刚、清新与柔韧相统一的美学质地。她从个体自我的视角,听从内心灵魂的召唤,以充满艺术张力的笔触,抒写生命存在状态和当下生活风貌,其诗作呈现了一种清新、幽婉、阴柔与阳刚杂糅的诗美风格。

“客观评价,眉儿是深谙写诗三昧的。通读了她的诗集,包括她之前的诗集,给我的感觉,精细、精致、精湛,阴柔、优美主体风格中不无壮美、阳刚元素,呈现了独特诗歌美学风貌。”

而《证券时报》的编辑孙勇表示:“我对诗的评判有自己的几点标准,第一是诗的语言要精致,不能散文化,第二是要有节奏和音乐感,这是诗歌创作应该去坚守的内在使命。第三是要有意境。最后是要有金句,因为诗是一种短小的语言,没有金句的诗就是一个半成品,如果读完诗后能记住一句,给人留下印象,那这诗才算成了。”眉儿的诗前三点都做到了,而最难的最后一点,孙勇表示其中确实也有几首诗给他留下了金句印象。

《深圳商报》文艺部主任王军表示,眉儿写诗就像画画,是感性的,读她的诗会有一个画面感。她的诗写的是对生活的一种感触,这种层次属于小情小调,有女性的细腻,唯美的感受。而更高的层次除了这种感受,还要感悟,感受之后的领悟才会让诗歌的层次得到升华。“在眉儿的新作中就看到了这种变化,她写出了更辽阔的远方,写出了一种灵动,这种灵动不仅是文字表层上的灵动,更主要的是思想,是对一种世界的认识。”

我被诗歌撞了下腰

眉儿在创作谈中说到,她的第一首诗,发生于与困苦共生十年后的一次无尽的悲伤,悲伤的出口是一支笔和一张纸。“我写下几行字,有人谓之诗歌。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写诗成为业余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也局限了我的题材范围。”

为什么她选择的是诗歌而非其他文学表达方式呢?因为诗歌是浓缩的精华,它可以表达更多,蕴含更多,变化更多。它可以将平时不敢说,不能说,不便说的一切用诗歌的形式表达出来。

唐成茂褒扬其以都市诗人的身份,浓墨重彩地撰写当代人的情感史记,用文字的温情秀美对抗世俗的污浊。

“可以隐晦,可以爆发可以小桥流水,可以含蓄温柔,也可以刀光剑影。当我已不再青春时,我被诗歌撞了下腰。”诗人眉儿在创作谈中如此收尾。

用作家王盛菲的话表达就是:“读眉儿的诗让人感觉一位温婉的女子默默地向你走来,她的诗歌情感很炽烈,表达却非常的隐忍、有节制。用四字形容即浓情淡写。”

最后深圳市文联副主席张忠亮也对深读诗会的举办表示肯定和嘉许:“我再一次参加深读诗会,有个明显的感受,那就是深读诗会的形式和表达方式更加丰富了。它不仅仅是一个诗人的聚会,在读诗、品诗、评诗所提供的文学空间中,它又拓展了诗歌的表现力,这是很好的。我希望深读诗会能够坚持办下去,成为一个诗歌品牌,并且能够在对诗人和诗作进行提炼、总结、归纳和展现的过程中,为我们深圳的诗歌界、深圳的诗歌再铸辉煌,奉献出应有的担当和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