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作家云空间 > 粤读粤精彩 > 会员文选 > 清远作家致敬八一

清远作家致敬八一

更新时间:2019-08-03 来源:清远作协

九十二年前,南昌城头一声枪响,中国共产党从此有了自己的军队。历经多次改编易称,最终定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今时今日,中国百姓的幸福美满日子得来不易,离不开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浴血奋战、无私奉献。军人光荣!英雄光荣!历史教训告诉我们,只有军队强盛,才有国家尊严、和平发展、富强振兴。八月一日是个神圣的日子,在今天清远作家们饱含深情,抒胸骋怀,要歌颂这支伟大的军队,歌颂那些最可爱的人!

                                                     我的父亲是军人

                                                             你召唤我成为儿子,我追随你成为父亲——北岛

小畴

父亲当过兵,是位退伍军人。

父亲是1973年当的兵,那年他19岁。因为家里穷,高中还没读完,他就跟随哥哥的脚步,步入军营。

在那个特殊年代,当兵随时会上战场。爷爷奶奶忍心让家里两个儿子都送入军营,说明当时家境着实困难。在福建省福州市空军地勤部队的3年军旅生活,锻炼了父亲刚毅的性格。

1976年退伍后,父亲回到村里当民兵,尔后又在派出所短暂工作,此后四十多年便四处奔波:时而打工,时而经营小本生意,浮浮沉沉。

年轻时,父亲也曾初生牛犊不怕虎,敢闯敢干,但人到暮年,也有英雄末路之惑。有一年,父亲在外打工。那天,刚结完工钱,收拾好包袱准备回家。半路上,被一群匪徒一把拉上面包车,抢去了刚发的工资和包袱。回到家中,年逾半百的父亲说起被抢之事,深为自责,一个人偷偷抹过几次眼泪。

都说父亲是山,但在我们几兄弟姐妹眼里,父亲平凡如草芥。他一生没有太多值得我们引以为傲的高光时刻。尽管如此,被生活招安的父亲,从未放弃对我们的期望。“再穷不能穷教育”,他鼓励我们读书,通过读书跳出“农门”。

为了供我们读书,父亲在外打工期间患上了眼疾。父亲瞒着我们,最终错过治疗时机,以致双目失明。那应该是父亲人生最低谷的时光吧?失去了光明,宛如一只困兽,父亲挣扎的内心谁能知晓。

但时间是良药。几年来,母亲充当着父亲的眼睛,出门在外,老两口形影不离。父亲慢慢习惯了没有光的日子。

党的政策如春风拂来。2014年,父亲作为参战退役人员,被政府列为优抚对象,每月发放生活补贴。今年,国家成立专门的退役军人事务管理部门后,家里收到了“光荣之家”牌匾。悬挂在家门口的这块牌匾,是父亲作为军人的“勋章”,引来邻里艳羡的目光。

膝下的子女先后接受教育并成家立业,父亲当上了爷爷。他的晚年生活,就是在家里哼唱当兵时学的红歌,练两手军体拳;尔后听听广播,听听子孙们家长里短的唠嗑。

如今,我也成为父亲。正如北岛先生所写的那样——“你召唤我成为儿子,我追随你成为父亲。”不管是父亲,还是儿子,我们都应该肩负起责任,做堂堂正正的人,走踏踏实实的路。

夜深人静,时光旧了,父亲的背驼了。回不去的往事随了烟云,飘荡在漫漫的长空。


      拜谒娄山关

         刘海军

以1576米的身高

站在汇川与桐梓的中间

北望巴山蜀水

南扼黔桂大地

目光穿越50公里

直抵一座叫遵道守义的山城

你从东汉的《汉书·地理志》走来

你的乳名叫高岩子、黑神垭或者太平关

叫高岩子,是因为你

千峰万仞、峭壁绝立、若斧似戟

叫黑神垭,是因为山下有个黑神庙

叫太平关何来太平哦

从唐乾符三年开始

烽火岁月足足延绵了一千多年

黄丕谟的“娄山关”隐喻着兵荒马乱

舒同的“娄山关”氤氲着雄浑遒劲

毛泽东的“娄山关”洋溢着壮烈情怀

西风凌乱了他的长发

雁鸣勾起了他的思绪

马蹄阵阵催人急

喇叭声声入梦来

真是雄关漫道

六月二十七日的雨雾

我看不见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行走在在川黔公路一侧

我的目光再度落在这座英雄的山

有着红色基因的山

濛濛泷泷处

我依稀看见

大尖山和小尖山牵着长空桥

肩并着肩

扛起一面旗帜

列队——前进


      军旗飘扬

         刘刚


1927年起义的枪声

在南昌上空响彻祖国大地

火红的旗帜

镌刻着永不褪色的“八一”

炎黄子孙一定看到了

日出东方的亮度


那面旗帜指引着胜利的方向

飘过了雪山、飘过了草地……

飘进了华夏儿女的心里

汗水与鲜血交融

肉身与灵魂凝结

铸就世之不及的军魂


那面旗帜飘扬了九十二周年

依然青春,威风凛凛

震慑着豺狼虎豹

捍卫着天下和平

飘扬着的八一军旗啊

扬起了世人的笑容和光明


      向我的四叔致敬

      ——献给八一建军节

               邓国珍


政府革命史载有您的事迹

烈士陵园刻着您的名字

您虽然没有单独的坟茔

高耸的纪念碑就是您的荣誉

邓绍书,我的四叔

您是光荣的革命烈士


您出生在山村耕读之家

从小树立了远大志气

正值风华正茂年华

您跟随着革命队伍不离不弃

当首长警卫员您赤胆忠心

险恶的战斗您不怕枪林弹雨

在为部队购买武器途中

不幸遭到了敌人伏击

为了保护部队财产

您洒尽了鲜血的最后一滴

凶残的土匪丧心病狂

连遗体也藏得无处寻觅


我没有见到您的尊容

却感受到灼热的青春气息

您的身姿也许普通平凡

却像高山一样巍峨屹立

四叔啊,您的鲜血没有白流

五星红旗是您梦中的旗帜

共和国的道路坎坷不平

却创造了辉煌的人间奇迹


四叔没有留下财物

家乡山水象征您的富裕

四叔没有留下儿女

家乡晚辈是您骄傲的后裔

在八一建军节这天

四叔,请接受我真诚的敬意


      党旗下,您飒爽英姿

      ——“八一”建军节写给红色娘子军

                   邹天顺


自那一年七月

从上海那座小楼里

踏上嘉兴南湖那只小船上

《中共党史》已写到了第九十八年

而您那响当当的名字

自那年夏季 掐指数来

也刚好扬名了八十八年


那时候,琼涯榔岛上红飘带高高扬起

几千年来身负沉重枷锁

桎梏在吃人的旧礼教最底层的您

已被十月革命的炮声唤醒

已在“五四”运动的声威中觉悟

您身处祖国的南疆椰岛

却首先向世人展示了女性的飒爽英姿

您穿上军装

成了一支正正堂堂的革命力量

您先在旧礼教上面插一把大刀

买卖婚姻蓄婢纳妾和童养媳

这些旧气恶习就如死猪一般

然后,您又向旧传统的

“三从四德”猛开几枪


您以女子特务连的身分

探敌情,打游击

您以女工会的名义

帖标语,作宣传

您用革命同志般的友谊

洗军衣,护伤员


您诞生在火辣辣的夏季

酷暑的季节

炼就了您风风火火的钢铁般性格


您勇敢直前的凛然气概

也常会令男子们退避三舍 自叹莫如

也难怪 凶恶残暴的刽子手们

没有那一次不因为您而胆颤心惊


横刀立马的铁娘子呵

您树起了中国近代女子的一面旗帜

在极端险恶的环境里

在敌人的重重围剿之中

用血和肉筑起了一道道坚不可摧的战斗堡垒

巍然屹立于祖国的南疆大岛上

从1927年到1950年

琼涯革命根据地的鲜红旗帜

二十三年飘扬不倒

在南粤大地上创下了这个伟大的奇逊

当然少不了您的汗马功劳


敢为天下先的铁娘子呵

中共建党已九十八年

您这个在党旗下成长起来的好女儿

今年也已八十岁了

在灯红酒绿的今天

只要一见到身着红装

在新时代的舞台上

展示靓丽风彩的姑娘们

人们怎不想起了您

同是女儿身

同是女儿心

可您却毅然决然选择了武装

为的是让今后的同包们能花枝招展


诞生在祖国南疆的娘子军呵

今天,您的故乡已先一步富了起来

与您当年年龄差不多的姑娘们

都个个靓丽得光彩照人

您在血雨腥风的环境中洗礼

她在红旗生辉的和平年代里考验

您有您的伟大

她有她的幸运


为争取女性自由而战斗不息的娘子军呵

早在半个世纪之前您的理想已经实现

今天,女同胞们接过您的大旗

把一面“三八”红旗高高举起

还有那些穿军装着警服的姑娘们

踏着您的足迹

举起您血染的风采

坚守着共和国的每一寸土地


为开天辟地而战斗的娘子军呵

今天,我们来向您告慰

您的名子永远不会被忘记

因为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上

也流淌着您鲜红的血液


      祖国的军队

         潘一丹


我爱祖国的蓝天

雄鹰在天上

飞得如铁


我爱祖国的阳光

哨子从南沙岛到漠河北

嘹亮地响着


我爱祖国的长城

钢铁一块块铸就

坚硬无比


我爱祖国的海洋

强大的航母和舰队

让它辽阔壮丽


我爱祖国的碧波

绿军装的荡漾

给人民最安宁的微笑


我爱祖国的朝阳

军魂如火

点燃人民的热情

沸腾在中国梦的路上


     赞歌献给你

      朱春红


在南海的沙岛上

我将崇敬与感恩化作一缕清香送给你

愿海风温柔地轻抚你

轻轻摇着你巡航的战舰


在北疆的雪峰上

我将崇敬与感恩化作一缕阳光送给你

愿阳光温暖地拥抱你

轻轻融化你睫毛上的冰

在黑河的界碑前

我将崇敬与感恩化作一缕云霞送给你

愿北风温柔地吹拂你

轻轻吹去你巡逻路上的寒雪


此刻,在“八一”建军节

我将所有的崇敬与感恩化作赞歌献给你

聆听你们的欢喜与艰辛

感恩你们青春无私的付出


我还会在每个鲜花盛开的日子

每个平安团聚的日子

将崇敬与感恩化作无限祝福送给你

愿岁月安好世界和平

     八一建军节随想

            易域勤


是谁让你军旗猎猎 满山遍野 红遍大江南北

是谁让你 由少到多 由弱到强 由胜利走向胜利

是党中央的英明决策

让人民军队有了自己的建军节 纪念日


瑞金叶坪的红军广场

开启了八一建军节的新纪元

它展现了人民军队的辉煌历史


红军二万五千里的长征

爬雪山过草地 扭转了革命形势

突破了国民党反动派的层层围剿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八路军的英勇抗战 迫使国民党一致抗日

共同打败了日本侵略者

解放战争的人民军队


为了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 抛头颅 洒热血

终于打倒了国民党反动政府 让人民解放 当家做主

在历次的灾害面前 走在最前面的就是我们的人民军队

今天我们纪念八一建军节

是为了更好地宣传人民军队的光荣传统

祭奠英雄人物 让革命先烈的忠魂得到安息

我们看望老军人老同志

是为了对军人的奉献精神给予最大的感谢和祝福

把党的温暖送到老百姓的心坎上

真正体现了人民军队爱人民  军民鱼水情


今天我们纪念八一建军节

是为了更好地展现人民军队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展现人民军队的风采 发展 壮大


今天

只有人民军队 才是国家长治久安的坚强后盾

只有人民军队强大了

才能抵抗外敌入侵 应对各种意外事件发生

才能更好地捍卫祖国的神圣领土的完整和民族尊严

维护国家的安定和人民的幸福生活

才能更好地为中华民族的复兴保驾护航

驶向共圆中国梦的彼岸


     孤岛哨兵

      方卫新


谁说我寂寞

蓝天、白云、大海陪着我

海风唱着蔚蓝的歌


谁说我孤独

我的心里

有着十三亿人民的应和


谁说我伟大

我只是千千万万个国防绿中

最平凡最普通的一个


不要说我渺小

千千万万的我

筑起一道坚固的海长城


不要说我丑陋

黑黝黝的皮肤下

是我珍珠般闪亮的心灵


不要说我贫穷

我脚下的宝藏

会让中华民族永远富强


海是一首深邃的诗

她包容一切孕育一切

看云卷云舒潮涨潮落

每天我都感到温暖、骄傲和安祥


连着山呼应着海啸

和平的海鸥迎着旭日飞翔

缤纷的彩虹架起统一的桥梁

清晨,我和浪花纵情歌唱


    豫与霄的邂逅

         徐学明


豫章

伸出巨大的手臂

把漆黑的夜 撕开

尽情挥洒泼墨

再点星光

让浩瀚的宇宙镶上北斗

茫茫原野催草为剑


一个金黄的季节

把朽木拢在一起

让汗渍汇成波涛

溪流聚为壶口

粘散沙为镪水

将剑戟挥向黑暗

铸犁为希望


在罗霄山脉的肚腹 

猎猎红樱 风云激荡 

孕育着一柄柄切除顽疾的刀 

一道道关隘 

浇铸成宰杀豺狼的铡刀 

让枯木看到了逢春的希望 

让干涸的土地有了雨露的滋润


剑己舞成太极 

红樱已燃成满山火焰 

刀也羽扇纶巾 

豫与霄的邂逅 

擦出怎样的火花 

如同茫茫大海就要看见归航的桅杆 

孕育母腹中即将出生的婴儿


谒连江支队宣布番号纪念亭

黄志超

盘海村是星子镇一个自然村,是广东省革命老区,解放战争游击根据地村庄。正是金秋十月,作协采风团一行10多人,沿着去盘海的山道驰去。一路植被茂密、山高坡陡、沟壑纵横。峰峦叠嶂的山头上,一座座风力发电设施直冲云霄,桨叶犹如摇头电风扇的桨叶随风向转动,蔚为大观。风电的开发给山区人民带来了福份。我们此行,是到盘海革命老区瞻仰连江支队公开番号纪念亭,接受革命传统教育。

大约一个多小时,就来到了盘海村。连江支队公开番号纪念亭,建在村门楼东侧的池塘边。随行的《盘海黄氏族谱》四修主编黄亚能介绍,这个纪念亭,于2008年由星子革命纪念亭筹委会出资兴建,盘海村人、连江支队第十团团长兼政委黄孟沾及其夫人邓宇平捐资建造。(连江支队司令员兼政委周明捐了3万元;连州市委出了3万元。这些资金用在包括盘海村的连江支队宣布番号纪念亭、星子革命烈士纪念亭的建设。)

纪念亭环境优美、依山傍水,为六角亭,6条木柱擎托,飞檐翘角,琉璃瓦覆顶,亭檐镶嵌着黄孟沾亲笔题写的“连江支队宣布番号纪念亭”亭名。亭后有一块花岗岩碑刻,碑文介绍建亭缘由。

我久久瞻仰这个亭子,心潮澎湃。是革命先驱者的浴血奋战,建立了新中国,才会有我们今天的美好生活。在怀念革命先烈的同时,我的爱国爱党情感,不断地升华。此时,又有游客来瞻仰纪念亭,抒发红色情怀。2015年,恰逢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全国红色旅游红火。眼下,各地山村也有不少游客去接受红色精神洗礼,释放红色能量,传承红色基因。

注视纪念亭,我们追忆那段可歌可泣的历史:1947年7月,中共华南分局根据中央的部署,指示粤桂湘边工委在连县东陂、星子两区组织武装起义,建立游击根据地,迎接大军南下,解放华南。地下党员黄孟沾受党派遣,回家乡连县组织武装起义(黄孟沾个人捐稻谷1000多担,用于购买武器弹药)。我党成立了中共星子区武装委员会,黄孟沾担任书记。1948年1月15日,东陂区武委因工作暴露而提前武装起义。星子区武委书记黄孟沾接到通知后,也于1月16日晚组织了武装起义。当晚,大路边起义队伍袭击浦上乡公所,缴获乡公所及联保办事处的长短枪45支、子弹2000多发。接着,潭源乡也发动起义。国民党当局却惊惶失措,即成立星子区戡乱动员会分会和自卫大队,调动几百人对起义队伍进行“清剿”。黄孟沾迅速率领队伍向天光山、云雾洞转移,一边整顿,一边还击敌人……

人民解放战争打得十分英勇,势如破竹。1948年4月,中共粤桂湘边工委成立连江支队,冯光任司令员,周明任政委。1949年7月,以梁嘉为司令员兼政委的粤桂湘边人民军队,上报中共中央华南分局,部队已使用中国人民解放军粤桂湘边纵队的番号。10月7日,连江支队司令员兼政委周明在连县田家乡盘海村召开军民大会,正式公开中国人民解放军粤桂湘边纵队连江支队的番号。盘海村人黄孟沾担任粤桂湘边纵队连江支队第十团团长兼政治委员。1949年11月,黄孟沾率领连江支队十团配合解放军第四野战军143师428团和北江军分区十二团一举歼灭了在星子的国民党反动派,解放了星子。

伫立此亭,一幅解放华南的历史画册在我们眼前展开。深感此处是一个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好地方;伫立此亭,我们深深地向曾经战斗在这片热土的革命先驱者敬了个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