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作家云空间 > 新闻 > 精彩推荐 > 原创话剧《广陵绝》深圳龙岗首演:以道义精神与西方戏剧对话

原创话剧《广陵绝》深圳龙岗首演:以道义精神与西方戏剧对话

更新时间:2019-10-31 作者:罗实宜来源:“学习强国”学习平台

2019年10月25日晚,由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王晓鹰任艺术指导,华文戏剧节最佳编剧奖得主庞贝创作,青年导演白瀛执导的中国传统题材话剧《广陵绝》在深圳龙岗红立方剧场首演。该剧通过魏晋名士嵇康与战国义士聂政的同构拼贴,展现中国传统文化的“道义”精神。这部风格别致、意蕴丰富的作品引起了观众极大的兴趣,深圳的四场演出可谓人气爆棚,中国戏剧家协会分党组书记、茅盾文学奖最新得主陈彦也亲临剧场观赏调研。

微信图片_20191031140631.jpg

此前《广陵绝》在北京人艺实验剧场试演十场,座无虚席,一票难求。《广陵绝》深圳版是在北京试演基础上的改进和提升,其音乐由以电视剧《琅琊榜》等电视剧配乐而闻名的青年作曲家吕亮全新打造。此剧深圳首演圆满收官后,2019年11月初将赴广州再演三场。有香港老师带学生专程来龙岗红立方观看该剧,而错过红立方演出的一些深圳观众也将“组团”赴广州观剧,这也是大湾区文化交流的一个有趣现象。

1572502109(1).png

原创 名士与义士“合体”

《广陵绝》取材于司马迁《史记》。这部作品的最大特色是将嵇康为好友辩诬之死与春秋战国四大刺客之一聂政为报恩刺韩之死进行同构拼贴,让两个相隔600余年的历史人物因一曲《广陵散》而“合体”,嵇康与聂政由同一位演员饰演,以此呈现两个主动赴死之人和两个关于选择的故事。

庞贝的首部话剧《庄先生》用复调手法描写了战国的庄周和当代的庄生两个时空中互为镜像的人物,此次新作《广陵绝》让嵇康、聂政两个角色在600年的时空交错中展开对话,剧中的每一组角色,都有着“同构”的特征。庞贝介绍说,嵇康与聂政的“角色同构”是“道义合一”的化身,剧中琴与剑两个重要的舞台意象也是“道义”理念的精神镜像。“道义精神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资源,具有特别的现实意义。嵇康的回归自然之道契合现代文明的社会发展理念,聂政的一诺千金之义也与商业社会所尊崇的契约精神相通。”

2019年10月24日在红立方彩排现场,陈彦对《广陵绝》的戏剧创新表示赞赏:“《广陵绝》是一个很棒的话剧文本,也具有特别强的文学性,这是因为编剧庞贝本身就是出色的小说家。剧中人物无论是嵇康,还是聂政、聂嫈,他们无疑都是英雄,他们的精神价值依然具有现实意义,而《广陵绝》更是以自己的叙事形式呈现出这种现代启示。”

“我也看过《广陵绝》这个题材其他版本的演出,但是我觉得《广陵绝》这个版本独特之处就在于它的视角有新意。庞贝将中国的古代故事和古希腊的故事相拼贴,在当今世界戏剧的大视野中处理中国传统题材,以此呈现人类境况和人生选择,并以现代意识观照历史人物,这就使得作品具有多维解读的可能,也使得这个历史题材具有了现实意义。”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研究员刘平分析说:“今天能够出现《广陵绝》这样一个版本,对于我们话剧舞台的丰富具有重要的意义。”

唯美 与古希腊戏剧对话

一丛幽篁,满场白沙,几片条屏。这是一场魏晋名士的悲剧,也是一场战国刺客的悲剧,由神秘古琴曲《广陵散》连接,暗含危机的优雅清谈与激烈打斗相继上演……

《广陵散》本身就是中国古典名曲,话剧《广陵绝》的音乐基于古琴大师管平湖先生演奏的《广陵散》,全剧音乐由青年作曲家吕亮全新打造。吕亮曾以电视剧《琅琊榜》《伪装者》《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等电视剧配乐而闻名,《广陵绝》配乐既有唯美优雅的神秘曲风,也有丰富饱满的情感力度,而电音的加入也使全曲呈现出特别的现代感和先锋性。

“这个戏美学的格调起点比较高,舞台呈现上非常优雅,但其实这个剧情中也有很暴烈的一种东西。一方面是白色调的淡雅和优雅,另一方面是黑色调的死亡和牺牲,导演显然是力图实现这两种美学情调的融合。”中央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主任彭涛如此表达自己的观感。

在《广陵绝》中,来自《史记》的聂嫈埋葬弟弟的故事酷似古希腊悲剧杰作《安提戈涅》中安提戈涅埋葬哥哥的故事,因此《广陵绝》也被誉为“中国版《安提戈涅》”。这是中国戏剧与古希腊戏剧的对话,而《广陵绝》的舞美风格也与古希腊悲剧有着某种对应。在舞台灯光的变化中,垂悬的白色条屏有时呈现出特别的视觉效果,观众分明也能感觉到,这也许就是古希腊神庙的廊柱。

知名戏剧评论家陶庆梅对记者说:“我看这个戏的时候最强烈的一个感觉,就是创作者用古希腊的、一种欧洲文明的悲剧的理解,然后来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去寻找,那么中国人有没有这样的悲剧感?我们曾感叹说我们的文化中找不到古希腊悲剧精神,有人至今也还坚持这个说法。《广陵绝》整个作品看下来,我觉得从创作者来说,从编剧来说,我觉得是找到了,找到了这个牺牲的精神。”

戏剧导演罗彤是古希腊戏剧全集翻译者罗念生的孙女,她本人也是希腊语高级翻译,作为中希戏剧文化交流使者,她对《广陵绝》悲剧气质的感受无疑是具有某种权威性:“在《广陵绝》这部作品里我看到了创作者对生命的悲悯、对人性的拷问,也看到了我们现世生活中已经缺失了的侠气与仙气,这正是中国古代士人的精神,是一种中国式的高贵。”

走心 中国文化的初心

“《广陵绝》是一部走心的戏,写的是魏晋风度,是文人风骨。看见随风摇曳的白色条屏和一丛枯竹的黑影,又听见演员在一片白沙地上暴走和奔跑的沙沙声,仔细一想,这正是象征着古代名士的飘逸气质和傲然风骨。”这是著名文艺评论家、原总政艺术局局长汪守德的观感。这是一部走心的戏,也是一部感人的戏。

这也是一部有灵魂的戏剧。在中央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副主任麻文琦看来,嵇康他们的潇洒是一种很清爽的东西。聂政姐弟的故事则与古代名士们的这种清爽不一样,这是民风中的一种东西,是一种炽烈的至情至爱。“我觉得嵇康们的故事就是一个不在乎和在乎,聂政姐弟的故事是以真情至爱活着或死去。这是这个作品最重要的价值表达。”麻文琦说。

观众谭旭东表示,这样的话剧意义深刻,引人深思,剧情呈现中国文化观念中人之为人的初心,也引领观众回望我们的精神原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