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作家云空间 > 粤评粤好 > 批评进行时 > 孙琴安 | 发现:一个人与一个时代

孙琴安 | 发现:一个人与一个时代

更新时间:2020-01-06 作者:孙琴安来源:南方日报

认识丘树宏也有十几年了。参加过他的诗歌研讨会,观赏过他主创的大型交响组歌《孙中山》的舞台演出,也评论过他的诗,却从未认真关注过他的散文。恰好今年他出版了散文集《心的看见》,寄赠了我一册,使我对他的散文有了一次集中的阅读,同时对他的人生之路和文学道路也有了更多的了解。

微信图片_20200106104848.jpg

此书由花城出版社出版,内分五辑,多叙其改革开放以来的工作经历,文学创作、文化建设诸方面的艰辛、感想和体会。其中有些文章如《我的中山情缘》等,还的确使我感动;他笔下的洛夫我也认识,所以《总是因为风的缘故》等文,又使我感到亲切;加上我们对于诗歌又有共同的爱好,因而《爱情为诗路导航》等文又引起我心灵的呼应;而在城市化过程,特别是城市文化建设中面临的种种挑战、困顿、机遇和创造,又常常使我感到欣慰和慨叹……一切都来之不易。

尽管此书内容丰富,文章涉及面广,令我感慨良多,但其中让我感触最深的有三点:

其一,与众不同的文学创作道路。“文化大革命”结束以后,在改革开放春风的吹拂之下,中国的文学创作呈繁荣景象,老作家重焕生机,新作家纷纷亮相。与许多文学青年一样,丘树宏最初的文学尝试也是从诗开始的,但他涉及的面更宽一些,诚如他自己所说:“文体很杂,有诗歌、散文、小说,还有戏剧,甚至不知天高地厚地写歌词并自己谱曲。”后在妻子的提示下,才专攻诗歌,走上了诗人之路。尽管起步阶段大同小异,但随着他工作岗位的调动与变化,改革开放的深入,其阅历的加深和视野的开阔,以及他对时代脉搏和发展前景的把握,他的诗歌创作道路开始与一般的诗人有所不同。

当不少诗人在跟着感觉写诗,或在提倡“诗是写给自己看的,别人看不懂与我无关”时,丘树宏却以他敏锐的观察能力,把握时代的脉搏与走向,与时俱进,提出了“孙中山文化”“和文化”“百年香山人文”“咸淡水诗派”等一系列文化观念和文学主张。在确定了自己将为之奋斗的文化目标之后,还往往以诗的形式来加以彰显和弘扬,如《孙中山》《30年:变革大交响》《共和国之恋》《以生命的名义》《珠海、珠海》《海上丝路》《珠江》《中华魂》等一系列长诗、史诗等均应运而生,引起关注。白居易主张“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刘禹锡亦云:“八音与政通,而文章与时高下。”意思为:一切艺术都与政事息息相通,而一切文学作品都与时代的发展相关联。对照之下,丘树宏的文学作品的确是与改革开放以来的时代文化紧密相关,有着比较强烈的时代感和鲜明的时代特色。

其二,在其位,谋其事,有作为。在我的印象中,丘树宏是一位有诗人气、文化人味道的地方政府官员,读了这本散文集,更确定了我的这一认识。古人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在其位,则必谋其政。平心而论,丘树宏是一个想做事的人,事实上也的确做成了一些事。这一方面有其外部条件,另一方面也有其自身的努力。《我的中山情缘》《写孙中山家乡人心中的歌》等许多文章都证实了这一点。他能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尽其所能,利用一切资源,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创造出文化上的一个又一个成就,这是他的能耐。这样的地方官员有左代富、黄亚洲等,是我们这个时代所需要的。

《心的看见》一书中涉及的文体不少,有评论、杂文、书评、画评,也有游记、叙事、记人等,也有夹叙夹议的议论文,各有特色。议论文中多有创见,观点鲜明;记人散文多有趣味,能写出人的个性,如《与生俱来的诗人》等;书评则喜欢《原来,家乡是可以带着走的》等。不过,我似乎更喜欢他那些叙述自身经历和心路历程的文章。

在这些文章中,他以一种非常朴素而流畅的语言和笔调,客观而坦诚的态度,写出了自己的种种成长经历和人生历练,乃至自己的家庭和感情生活。太史公司马迁写《史记》“不虚美,不隐恶”,我看丘树宏写自身基本上不夸张、不炫耀,都能把自己放在一个具体的时代背景下秉笔直书,实事求是,有条有理,详略得当。由于他大学毕业踏上社会时,正赶上了改革开放的起步阶段,而广东又是改革开放的前沿,因此,他个人的经历几乎贯穿了改革开放的全过程,也可以说是广东中山、珠海等地改革开放的一种折射和缩影。若干年后,文史学者们考察起这些城市的这段历史,这本书便具有相当的参考价值。

其三,在《心的看见》中,我觉得丘树宏其实是在“心的发现”。《一个重要的国家命题》发现的是“孙中山文化”,丘树宏在发现之后,经过十年孜孜不倦的坚持和努力,争取将孙中山文化确定为中山市的命题、广东省的命题,以至上升为国家命题;《“三味”中山》发现的是“最有人情味、最有烟火味、最有文化味”的中山;《人文中山》发现的是“中山:中国近代史和近代文化的摇篮”;《天地人和,政协力量》发现的是“和:一种伟大的软力量”;《粤港澳大湾区的人文价值链》发现了孙中山与粤港澳大湾区的特殊关系;《想起了南越王》发现了“中华统一英雄、岭南人文始祖”;《中华文化复兴浅议》发现了海上丝路与中华文化的关系;《广东人文富矿呼唤集体抒写》发现了广东丰厚的人文资源;《道:罗浮的精气神》发现了自然之道、人文之道、医药之道;《西藏行脚》发现了雪域高原自然与人文的渊源;《英伦G大调》发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英国。

丘树宏一直在“发现”。他还发现了中山的城市原点,发现了“香山香”,发现了“华侨,中国侨”……丘树宏用他的“心”,发现了一个新的中山、新的广东,甚至发现了一个新的中国、新的世界,这是一般文人难以做到的事情,也是丘树宏散文的一个重要特色,是丘树宏的一种人生贡献。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心的看见》不仅写下了丘树宏的个人经历,也写出了这个时代;不仅属于他个人,也属于这个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