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作家云空间 > 粤评粤好 > 批评进行时 > 陈惠琼 | 杨永可散文诗:真情与玄思

陈惠琼 | 杨永可散文诗:真情与玄思

——抚触并穿行粤港澳大湾区

更新时间:2020-01-15 作者: 陈惠琼

《大千诗意》,这是杨永可散文诗文本的书名,一下打动我,是因为作者人生经历和情感历程的“大千诗意”,恰似作者“心灵的自白”......使我相信,从我认识杨永可至今三十多年,作者还是一个真情的散文诗人,不时 在《大公报》《中国散文诗年选》(花城出版社)等报刊阅读到他的散文诗,明显地看出,他的表达有着真情的实感,亦有作者人生体现的结晶,实在难能可贵。

微信图片_20200114184650杨永可书封面.jpg

杨永可的《大千诗意》的散文诗文本,流淌着大湾区的血液,昭示了区域性、家乡性的主题,《扯旗山》《尖沙咀海滨偶记》《在龙潭公园》《广州动物园偶拾》《凤河抒情》一目了然的香港(辑三)、深圳、广州(辑一)、汕尾(辑二)等地的多章散文诗,形式上,还更为深刻地表现在它对于过去的粤港澳或滞后的文化传统的哲思和碰撞。以自己生活过的粤港澳之地,耕耘着在场散文诗,正如作者所说,“肩挑使命,志气无移阔步行”,文中散文诗立足粤港澳大湾区,不断地在艺术上求得真情与玄思,在散文诗的发展轨道上“励志诗文脱颖殊(杨永可)”。哦,一种广大的视觉,作者的心是开放的。

我喜欢散文诗的真情与玄思。一直认为真情与玄思是散文诗成功的土壤......散文诗是杨永可最为坚持的文学写作样式。目前,像杨永可这样成熟的散文诗家令人敬重。无疑,杨永可已出版散文诗集多本。就杨永可的散文诗而言,其散文诗与作者生命存在直接交集,作者彰显生命细节,带有显豁的行走影子,浸润着体验,赋予作者创作散文诗的生命。

“扯旗山,不像面无表情的望夫石,在默守苦涩的坚贞。这里的每一片生意盎然的绿叶,每一朵娇艳多彩的红紫,都在呼唤着春光的永驻。《扯旗山》”作者辉跃着对扯旗山的一种精神闪灼,对扯旗山的敏感不会随时间丧失,作者追求人类和谐的生活,已经成为作者的信条,已经成为作者创作的灵感。大胆的联系和想象,产生扯旗山的风貌。“在尖沙咀海滨,波澜动感之美,涛声悦耳之韵,使我彷佛听到露润花瓣之籁。何必唤出朱唇云鬓的仕女?何必唤出倩影柔姿的佳人?造化之美,压倒一切!岁月如歌。行走的生命不可断弦,跃动的心灵不可哑然。今夜,我将枕着尖沙咀海 滨的风情入眠。《尖沙咀海滨偶记》”作者的自自然然地流露,让人感觉不到痕迹。作者不是依靠华丽的技巧形成,而唯其流露着性格的散文诗才让我感到真切。作者采用鲜活的有流动感的语调,令人一口气读下去,会幻想海滨的水和生命起伏的节奏,亦与我这个读者的情韵一起搏动。“突然遐想:民意乃是漫山遍野的沃土。莽莽乾坤啊,请倾一瓢沙土进石缝,我愿沾露长成一棵小草。不敢想夺乾坤的胜概,无意壮山海的奇观。只求为大千增添一点绿意,一缕丽色!《在龙潭公园》”作者漫步深圳龙岗龙潭公园,不止点滴的真情,而把“大千”喊出来,为“大千”是最幸福的事。“大千”是作者留给读者的玄思......

“动物园毕竟是动物园,动物园里动物的本性,渐渐渗进了动物园所给予的存在意识。没有生存斗争,没饥寒袭逼,使这些动物的生理技能徐徐减退,使这些动物特 有本性缓缓改变。动物园与大自然生活环境之异,正在这些动物身上或明或隐、或疾或慢地展示。《广州动物园偶拾》”作者通过广州动物园偶拾,带着某个历史时期的真实、痛苦和期望。是与深重的命运、血肉相连的现实,一次一次的剖解动物和人的灵魂,这是这首散文诗的命脉所在。特别是作者的忧患意识,对于人生不会采取冷漠和旁观的自然主义。从这首散文诗能觉察到作者心灵深处的细微的颤动。

悠然,作者立足的基点,诚挚热烈的感情,浓郁亲切的乡土气息,经得起考量。“祖屋旁的一株老梅,今年开得不很媚艳。南粤的冬天,没有冷过。《祖屋旁的老梅》”这首散文诗的开头凝聚着并形成了一种近似大自然的气象,我能感受到始终生息在这片土地的氛围和作者胸腔内创造生命的激情。以深沉隽进的玄思,镌刻着汕尾久远而长新的记忆。《祖屋旁的老梅》概括了这一历史的态势,一下子在读者面前展开了画面,“没有冷过”,这句用得好,又有一种暗喻,符合散文诗的本意。作者亦有在深圳、香港生活的经历,而对于汕尾的出生地,充满特别的深厚之情。使其创作的智慧和精神能不断繁衍下去。《仰望父亲》在这首散文诗里,以父亲“瘦”为意像。“乡村阡陌如绳,捆绑着父亲的高飞远走。父亲风雨任平生,晒黑累瘦。《仰望父亲》”这真情的语言魔力在作者的语境库里。作者表达父亲“父亲的岁月,清淡瘦削的外在,正是他心灵丰腴的反衬。”构建一个自己创作的父亲,就是真实一个“瘦”字,极致的呈现,让读者想象到“瘦”的父亲,有多厚的重力。“握着犁锄生命之根,植入垄亩。自己的灵魂,笃驻胼胝。这正是父亲生动的写照。无数像父亲一样的芸芸农民,在乡村演绎不老传奇,产生一种击古敲今的震撼,沉积着乡村稗史的厚重底藴,远拓着乡村俚谣的活水源泉。《仰望父亲》”把劳动人民的群体意识及其感情作为创作的基调,有时代感,更具表现力。“我的瘦削如父亲。父亲宽慰我——人可瘦,心不可瘦,志不可瘦!《仰望父亲》”作者无掩饰地袒露自己的“瘦”,作者的思绪飞回自己的生命里,父子溶化在感 情的长河之中,或滔滔滚滚。使人物跃然纸上,值得嚼味。写这种流动的情绪亦值得思考。

散文诗人杨永可不管年岁多大,蓦然在散文诗青春的花园里寻绎自己的来路,抚触与穿行,创作出内蕴玄妙的美感散文诗。真情与玄思亦是一种契合,为散文诗灌注持续的张力,从中看出作者的创作境界的宽阔。

(作者陈惠琼:广东散文诗学会会长,《中国散文诗年选》(花城出版社)编选。作品选入《中国散文诗百年经典》《中国散文诗100年大系》(选入5本)、《百年女性散文诗选》《新诗百年纪念典藏——全球华人百人诗选》《中国百年诗画典藏》《中国百年诗人新诗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