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作家云空间 > 粤读粤精彩 > 会员文选 > 顾 偕 | 荒芜八章

顾 偕 | 荒芜八章

更新时间:2020-03-24 作者:顾 偕来源:诗博刊

衰败是最终的历史。

            ——题记


华丽是并未结束的艰辛


光彩中的繁荣

梦幻之间失眠的建筑

迷雾依旧在内心摇晃

炫目后面是一切静止的紧张

闪电已停留在花园

叶子的鲜艳披满了你的全身

激流还在眼里继续

血液仍在寻找方向

你的欢乐是失去束缚

多少个秘密的融合

甜蜜以灿烂写在墙上

有时盲目也会格外明亮


光线并不代表光芒

所有的渴望均在出生入死

它们在泥土上起舞

它们把自己发育不良的流淌

漫延成了海洋

你仿佛再也看不出

岩石会有什么错误

岁月赋予了它们活跃的肢体

它们一生囚禁在自己

再无火焰的梦里

冰凉是昏暗最终的伙伴

它们永远无法让理想飞翔

历史的瞬间,可能

便是灰烬的长河


因此本质的辛苦是长久的

挣扎谁也没有能力阻拦

纵然步履已不在地面

阳光也放弃了照耀

但临终的世界还会想到一阵春风

百花曾于沉默中走向辉煌

你的力量虽然早已失去纯洁

但船活着就是为了扬帆

那怕风暴又将青春

撕得千疮百孔


时间背负人类的进程


我从哪一刻开始剥落

成了你始终需要的花朵

为什么不能遗忘我的鲜艳

为什么影子总爱跟随足迹

我从哪一刻告诉过你

生命会有灵魂

躯体沐浴完岁月就可升天

你的目光已留在了创伤里

空气会转达对历史的问候

我将激活

又一次的死亡

我隐蔽得那么深

都被你无数次看见

我是一起与你逃亡远方的坚持

我没有声响的血,一直

流动在你的希望中

当它们被唤作时间时

我又变成了火焰


除了白天黑夜的奔腾

还有什么更自由的概念

可让我享受到万物的翅膀

世界果真需要我

抚摸它的权威吗

那么爱情,又将由我

怎样来注视

黎明的王朝会在

哪个时代一直诞生

你们想使寂静

究竟可以仰望到什么

你们为什么不愿倾听

我对永恒的收复

我埋葬在苍穹下

所有的美丽


爱是荒谬的风景


那是永远洁白的山丘

抑或还是一直

泛滥着温情的河床

那是总有悲哀相伴的花朵

还是反复在以亲密

包裹着你孤寂的,一种

软绵绵的活力

那是道路中止的一个迷离世界

夕阳在等待黑夜

床在迎接火山

人类在古老中,仍想

豪迈地占据各自

身体的武器是最不具杀伤力的

那是种和平的疯狂

没有利益的侵入

会使快乐释放出种种

光滑明丽的天堂


为什么要有这种

永不愿离去的抵达

为什么世上总爱这种

狂欢的燃烧

千年的心仿佛突然降临

眼泪滚落大地

所有的青草均不在远方

你的波浪在吻里起伏

你的拥抱挤出了一切梦境

肌肤的长明灯透着馨香

馨香便是对激情的鼓舞

为什么你在这时,还愿

出现在我的一生

当玫瑰变作心灵

让我们一起永无止境的陶醉

为什么你还在乎,世界

也跟着有了片刻的平静

秋天已由我们的

万道霞光组成

你为什么还想拥有

壮阔的海水


一切过往都是幻想的坚持


你到哪了还不愿转身

塔楼是假想的目标

正如欲望总是开端于梦里

你在与什么眼花缭乱地交战

逃亡者身后追赶着响亮的浪花

从历史的内脏,你

触摸到了生命的花园没有

谁发明的玻璃总是那么透明

那些藏起了尖锐的身体

是否想过,很快

就会到来的黄昏

正义的旗帜一直在幻觉中

开辟着不可能的天地

夜晚总是请出渺茫

松绑着人类的清醒


远方有什么证人

可以告诉你真正的希望

奇迹在前进中是颗断了的牙齿

创造需要歌声来安慰

真实在生活中学会了虚伪

房间以外不会有太多的微笑

你在敬畏什么,竟使

春风终日来你空旷中游荡

未来在等待许多修辞

苦难又为什么

总能使绝望闪光

坚持吧,坚持就会使

时间屈服

某一天你有幸站在了水晶的大地

血液便会在幻想中继续流动

大道总爱期待

那些重复的榜样


秩序的命运


它们在牢固中已死去了千年

它们不再运动的思想

已迷失在自己的辉煌中

它们的表皮正在成为闪光的牢狱

认识陆续逃离

渴望再无憧憬

它们从此恍如于

很难醒来中前行

它们捆绑了更优秀的黑夜

以为自己就是

永远天亮的黎明


雕塑就是因为丧失了灵魂

从此再也没有了思绪

它们丧失的是

整个世界的说话

哑雀无声中只有它们自己

在不停地焚烧记忆

从古到今其实它们都是些

短命的天空

泡沫在颂扬着它们的宏伟

岁月却在禁止着它们

朝永恒通行

它们不过是自己平坦的高山

战场会在梦里倾诉

无数没有呼吸的严冬

它们一直也在被

过去散落的眼睛所包围

阳光不一定非得带来果实

天堂有时更适合在夜里


不要让神看到你太过的明亮

不要把一切炫丽

都当作是什么光明


疼痛终曲


这一刻,音符全都碎了

群山倒在云雾怀里

珍珠告别坚硬的外衣

将以死亡的闪亮

放弃所有珍贵的故事

这一刻荒凉再度看到了蓝天

云雀正从梦里飞走

生命的颤抖一下平静如湖

月光依然流淌在心中

昏暗却再也见不到正午

我们不要以为灿烂的终止

还很遥远

道路已在下降

生长的旋律,迟早

也会飘出一曲安息


或许我们都不愿奔向

这样一种宿命的空气

岩石在满足了造型后终将瘫塌

闪烁也不是为了

对真理永久的唤醒

情侣不会给你一生温柔的报答

海洋干涸后,梦里

都难见到波浪

你的面孔瞬间就会消失在

世界再无你的夜里

灯光寻觅不到你曾有的芳香

闪电也无可能

再能让流星复活


多少雄伟的起程   前行

以及不光彩的到达

均将在这一刻被彻底摧毁

憧憬一度是那么的快乐

时光照耀到最后

却成了一种

所有描述的都写不出的

灾难


挽歌:所有生存者

最不想看到的献词


蝴蝶几乎很少会来人群中萦绕

玫瑰已远去了很远的山头

天空不是你能够

紧握的屏障

空气渐少徘徊

你还在倾听怎样的钟声

怎样一种体内微弱的鸣响

再能踩踏在消失的地毯

逝去的事物并不凶残

有时恐惧也会是温柔的

它在慢慢让你凝视的感觉颤抖

它会将不幸一下顺利成章

死亡的岁月更为辽阔

大地根本不认识这样的世界

大地的面容,只在

有温度的梦想中

产生光彩和重量


但挽歌是不愿飞逝的

最后一种顽强的眷恋

包含着生命缤纷的里程

包含着流水曾经四处的寻找

也包含着朝霞与落日的微笑

你应该好好听一听

拒绝中的赞美

这是人生最后一场的闪电

接着你会和星星一起坠落

爱终于离开了一切怀抱

飞鸟则会试着,首先

把你变成灵魂


所以,我们要以更多的勇气

来接受任何一种摧毁

不要指望美酒

还能为你来撑腰

不要奢望黎明,还有什么

更好的滋味在等候着我们

今晚你将烧尽所有热情

沉没在自己

再也听不到风暴的大海

远离也是种悠扬的格调

阴影中,抑或

也有光芒在奔跑

生与死的距离

其实都似宽阔的草原

只是挽歌的内容

不再会添加食物和休息

那是有眼晴都无法看清的

有关永恒的献词

而你的空间,仅只代表了

一种影子和身体


虚无你好,虚无万岁


混沌是历史的母亲

荒芜是岁月的祖先

几千几万年后

高筑的楼台都将丢进火里

阳光失去了土地

遥远不知道

还曾有过什么世界

没有饥饿,自是

也就不会有欲望漂洋过海

天空是个孤儿

万里晴空

却连什么都说不出话来

你或许隐秘成了

一种最小的粒子

还想在广阔中放声歌唱

人类已很陌生

动物早就绝迹于凶猛的来往

严寒是宇宙疲惫的常客

星空丰收了所有的土地

尘埃在沉默中

不停地长大


什么政治与正义

战争与和平

什么美德与鲜花

爱的隆重或者怎样的不朽

不到千万年后,均已

丧失了辉煌的形状

英雄不再可怜得会被荣誉折磨

国王在高枕无忧中

再也没有醒来

他的江山已不见了任何的旗帜

希望的礼物,都成了

虚无的伤口

希望曾经是如此的狂喜

却未想到在未来,竟是

所有风化的

一种冷漠的等候


我要如何冷静下来

看到某一天自己也能飞行

或许只有在高空的盘旋之中

我才能彻底看清人类的蚊巢

竟是这般荒谬得伟大

他们不知道灾难

一次次已在头顶飞过

他们似乎更无动于衷飓风的摧毁

更不明白时间,怎么

突然有一日

也会分崩离析

虚无潜伏了千万年后

终于又将以无限的苍白

席卷人类大地

此后,我仿佛再也没见到过

湿润的大陆和有关和平的羽毛

空白就是最明亮的峰顶

像是一切欢笑仍压在下面

世界早已无声

谁的记忆

还在寻找河流

                   2020.1.24~25

                   除夕、初一稿于广州

微信图片_20200324101749.jpg

顾偕,上海市人,中国作协会员,广州市作协副主席,中国作协第五届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代表,曾在广州市文联文学创作研究所、广东文学院、广州开发区广电中心等任职,广东省委宣传部“十百千文艺人才”培养人选。在《芙蓉》《花城》《湖南文学》《少年文艺》《诗神》《人民日报》《文艺报》《文学报》《南方日报》等刊物与报纸发表长诗20余部,著有诗集《顾偕长诗选》《太极》(英文版)《国家交响曲》《风展红旗》《浦东交响曲》《广州步伐》等,长诗《人类幻想》《天空》《日常状态》等10部。诗作曾被拍摄成电视诗、电视音诗在中央电视台、香港等全国30余家电视台播出。多部诗集被国家图书馆、香港图书馆、日本东京外国语大学国书馆收藏。作品入选多种文学选本,并获省、市文学奖项多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