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粤读粤精彩 > 会员文选 > 韦名 | 橘子真甜

韦名 | 橘子真甜

更新时间:2020-04-01 来源:北京文学2020年3期

从卧室到大门是十步。

从大门到卧室是十步。

一早起来,对昨天的决定,老葛又犹豫了。

去,还是不去?从卧室到门的十步,每走一步,去的念头就消减一分,到了门口,已然消失殆尽。从大门到卧室的十步,每走一步,去的念头又增加一分,直到走进方方的卧室里,在方方的床上,老葛把自己躺成一个大大的“因”字。

一切皆有因。

反复了无数次,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无数回。最终,老葛多走了一步,出门。

“怎么这么久?电话不接,信息不回,你坐不坐车?”司机显然等了一肚子火,一见面,就不依不饶地质问,“半夜三更约车,人家觉都没睡好,一大早跑来傻 等。”

做出决定真难!老葛低着头,没接茬。走近车子,轻轻拉开车门,落坐,小声说,“走吧!”

司机的愤怒就像子弹碰到了软软的绵花,没回应。司机大力拉开车门,闪进驾驶室,重重地关门,狠狠地扭车匙点火,猛踩一脚油门。

车子如脱缰的野马向前飞奔。没一点防备的老葛顿时身体向前倾,头碰到了前排座位。

重新坐稳扶好后,老葛打量了一眼司机:一头短发,根根倒竖,像马路上布下的钉子,随时扎人;一件T恤,圆领,纯黑,衬得司机坑坑洼洼的脸更黑更糙;一双扶在方向盘的手,又黑又粗壮,却又布满伤痕……

老葛发现,司机也借着观后镜在观察自己。司机黑黑的下巴和青蛙一样鼓着,满脸敌视。

既然决定了,就不要再犹豫,更不要节外生枝!老葛在心里对自己说。

老葛摸了摸撞痛了的头,没吭声。

车子很快驶出市区,上了高速。

往事如烟,一直在老葛脑海里闪。那件事情,如果……老葛摇了摇头,生活没有如果。

车子不知走了多久,下高速,转进乡间小道。

四月的乡村,桃红柳绿,碧水长流,满山叠翠,如诗如画,生机勃勃。

风景在路。老葛眼里却没有风景,任由一幅幅美景在车窗外闪去。

“下车,加油!”一路无话的司机把车子开进加油站。

老葛下车,伸展手脚,深深呼吸了一口,老葛发现平日里很讨厌的汽油味,此刻闻起来却很是舒服。

想通了,真舒服!老葛在心里对自己说。

老葛瞅了瞅司机,发现司机呵欠连连,疲态毕现。

“小伙子,开了大半天,辛苦了!要不,我替你开一回?”老葛率先打破了沉默。

司机的下巴一鼓一鼓,没应。

继续赶路,车子转了个弯,又驶回高速公路。

“开车辛苦,年轻时,我开了很多年车。”老葛打开随身带的黑布包,取出一个橘子,一掰为二,一半递给司机,“解解渴,提提神!”

司机瞪了一眼老葛,没接。

“那个时候,我给老板开货车。货车司机苦并快乐着。”老葛边吃边说,“苦嘛,上班没准点,一天24小时,随时待命,货主随叫随到。一年365天,没有节假日,天南地北跑,吃住在车上,饿了就是一包方便面。没结婚时,没牵挂,一次为送鲜货,48小时没合过眼。货送到时,没顾上验货,就在车上睡着了。结婚后,想女人,想温馨的家……”

老葛把一个橘子都吃了。

“那种苦,一辈子也忘不了。可要只是苦,年轻嘛,顶顶就过去了。最难受的是委屈受气:超载了,交警罚款扣车——可不超载行吗?不超载老板能赚到钱吗?货送迟了,货主不仅给白眼,还要扣钱——可谁不想早交货,早跑下一趟,多挣钱啦?出了事故,就大件事了,一年可能就白辛苦啦……”

说起艰辛,老葛发现,司机几次从观后镜看他,目光柔和了些许。

“当然啦,如果光是苦,那就没人干了。当货车司机也有乐啊!那时,一个月到手四五千,比别人多上好多。每月带着厚厚的工资回家,妻儿高兴,父母欢笑……”

老葛又掏出一个橘子,还是一掰二,递一半给司机,“吃吧。我母亲说,出门带橘,平安大吉。多年了,我养成习惯。”

这回,司机看了看老葛,接了。

酸酸甜甜的橘子,很提神。

“想不到你是前辈!”吃了橘子,司机鼓鼓的下巴瘪了。

“嗯。哦。”老葛没想到司机答话,没反应过来。

“你现在还开货车吗?”司机用手背擦了擦嘴,问。

“不开了,多年不开了。”老葛回过神来,继续唠。

“开车辛苦又受气,要有本事,我也不开!”司机告诉老葛,自己因为长得黑,像个非洲人,老遭人嘲笑和嫌弃。常常忍不了一些客人的异样眼光,对客人不礼貌而被投诉,“哎!客人一投诉,公司就处罚!”

“黑?人类有黑黄白棕四类肤色,少了一种,世界就不是五颜六色了!”老葛说的一脸认真,“你肤色黑,是健康、强壮的象征!”

“你真会说话!”司机笑了,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不过呢,开车不能当‘路怒族’,和气生财,平安最重要。”老葛刻意说得风轻云淡。

“其实我也想这样,可做不到。”司机借着观后镜又看了看老葛,“你不会投诉我吧?”

“你说呢?”老葛发现,司机其实是个挺单纯的年轻人。

“我呢,光头不怕虱子多。”司机说得无所谓,心里却恨恨的,“这周被投诉了两次,再有一次就得走人。害怕被投诉,今天特意起了个大早,却是你迟到。”

“对不起啊!”老葛真心说。

“客户是上帝,其实我不该对你发脾气。”司机没了敌意,显得有点腼腆。

车子继续朝前开。中午时分,出高速,转进一段山路。路小人稀,路两边的景致却让人陶醉,满山满坡的野花睁开了眼,一朵,两朵,一丛,两丛,连成片汇成海,在车窗外飞闪,不断变化着不同的绚丽。

“累了,歇歇吧?”司机试探着问。

“好。”

车转过一个弯,司机在一空旷地停车。走出车子,暖暖的阳光照得人特别舒坦。在路边一块石头坐下,老葛递了支烟给司机,自己也叨上。

路的左边,峰峦重叠,草木青翠,绿林扬风。远处,如火的凤凰树花开正盛,火红一片。路的右边,悬崖峭壁。崖下,白水激涧,飞瀑流水……

“阳光真好!山里真美!”老葛感叹。

“嗯,嗯!”司机应着,站起来把烟头扔地上,用鞋把烟头蹍灭。

老葛又递了支烟给司机。

“不了,赶路吧!”司机客气地拒绝了老葛,走到车尾,打开尾箱,取出一团麻绳,用力朝悬崖甩去。

麻绳拍打悬崖的声音淹没在瀑布声中。老葛却看得真真切切,听得真真切切。

休息后,车子欢快地朝目的地出发。

办了老葛认为很重要很重要的事后,老葛和司机回城。进了城里,已近午夜。

“谢谢你!”老葛付车费。

“谢谢您!”司机收钱,下车,目送老葛进小区,才开车离开。

老葛真心感谢司机送他去办了件对他来讲十分重要的事。办完了这件事,他就解脱了——他将用后半生的牢狱生活,来换心灵的解脱。

让老葛没想到的是,就在老葛入狱半年后,司机居然来看他。司机说,他真心感谢老葛,挽救了他的家庭。他说,得不到尊重,老和客人吵架。那一周,他被投诉了两次,反正迟早得走人,他想,只要客人又无端让他委屈受气,就修理他(她),“工具都带上了,可又扔了!”

司机给老葛带来了一大袋子橘子。

“橘子真甜!”司机离开时说。

老葛嘴张了张没告诉司机,他这辈子,没开过货车,在自己还没记事时,母亲就走了。多年前的那一次遭遇,老葛要是也遇上带桔子的人,也许……

铁门重重地关上。

2018-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