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新闻 > 精彩推荐 > 以笔为援,抗击疫情|惠州市作家协会“抗疫”诗文专辑(第五辑)

以笔为援,抗击疫情|惠州市作家协会“抗疫”诗文专辑(第五辑)

更新时间:2020-04-02 来源:惠州市作家协会

一个都不能漏

作者:荣凯

2020年2月1日,中午一时。

正在区防控指挥部值班的区委书记柳光明刚刚吃完午饭,就接到了一份市防控指挥部发来的疫情紧急通报。

通报上说,本市今天11时30分,确诊了一例新冠肺炎患者。据其叙述,他是上月22日从湖北武汉探亲后回到本市的,当晚有5个朋友为他洗尘。现根据他提供的聚餐地点以及密切接触者的情况,请你区立即组织力量,查找这些人员的下落,并务必于24小时之内,将这些人员找到,然后隔离,进行医学观察。

疫情就是命令。看完了通报后,柳光明马上交待身边工作人员,通知防控指挥部全体成员召开紧急会议,传达通报内容和要求,布置排查任务。

根据那名确诊患者的叙述,其聚餐的地点和与其密切接触的5位朋友,分布在城区3个街道、6个社区。为此,区防控指挥部决定,立即将任务下达相关街道,组织力量上门排查。同时,区里也要派员跟踪督办,务必在24小时之内,查清他们的下落,并采取相关的必要的措施。

各有关街道办事处和社区居委会接到区防控指挥部下达的命令后,迅速组织组织力量上门查访。至下午6时,5名与确诊患者密切接触过的人员全部找到,但他们聚餐的那家大排档的老板,却因回乡下过年,而一时联系不上。

由市场监督部门提供的相关信息,区防控指挥部得知,那位大排档的老板姓高,叫高旺才,家住市郊岚图村上围小组。于是,柳光明便命令防控指挥部办公室主任洪刚,立刻带人前往岚图村,务必在今晚 12点之前,找到高旺才本人。

岚图村是城区最偏远的一个小山村,离市区有30多公里,而且出了市区之后,都是县道和村道,比较难走。因此,洪刚领受了任务后,不能耽搁,带着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小王,立刻就出发了。

车子开出市区后,正开着车的小王突然抱怨说:“这个高旺才真不是个东西,都什么时候了,手机竟然打不通!”

洪刚听出小王的话里有些牢骚,就笑了笑说:“岚图那个地方山高路远,没准儿是没信号,或者是他觉得大排档关门了,不用做生意了,所以就关机了。”

说完后,见小王哼了一声,还想说什么,就又笑了笑说:“行了,别抱怨了,一会儿到了岚图,问问他就知道他手机为啥打不通。”

紧赶慢赶,洪刚和小王他们终于在晚上10点到达了岚图村委会,与早已接到了通知的村支书接上了头。

没有客套,没有寒暄,各自通报了姓名职务之后,洪刚就叫村支书带着他俩往高旺才家去。

一路上,村支书跟洪刚和小王介绍说,高旺才是五年前去市里开大排档的,赚到钱后,去年在村里盖了一栋三层小楼,现在他家一共住着两公婆和三个子女,另外还有一个老父亲,6个人。

洪刚他们来到高旺才家时,他正在跟老父亲还有两个儿子打着麻将,见村支书领着两个戴着口罩的人来了,就赶紧站起来跟支书打招呼,又问支书,洪刚他们是什么人,来他家干吗?待村支书作了介绍,并说明了洪刚他们的来意后,高旺才立刻露出了笑脸,并非常客气地请他俩坐。

通过对高旺才的询问,洪刚他们得知,高旺才是在年二十九那天,也就是上月23号那天关张回到岚图老家过年的,因而前一天那几个湖北人在他大排档聚餐的事情,他还记得。洪刚就告诉他,那6个人当中,现在已有一个确诊为新冠肺炎。所以,凡是与他有过密切接触的人,不管有没有发病,都要实行隔离,进行医学观察,希望他全力配合。同时,洪刚还要求他们一家老小在隔离观察期间,不得外出,不得与其他任何人接触。最后,洪刚叫高旺才将大排档其他人员的姓名住址和联系方式写下来,以便查找这些人员的下落。

小王见洪刚跟高旺才说完了正事,就赶紧插了一嘴问高旺才,手机为啥老打不通?高旺才嘿嘿地笑着回答说,要过年了呗,又没人跟我联系业务,所以就关了机,听高旺才这么一说,洪刚就要求他这段时间千万别关机,要保持每天24小时通讯畅通,以免误了大事。高旺才见洪刚说这番话时,表情很严肃,便赶紧点着头说,是是是,洪主任,我一定不关机,随时跟您保持联系。

离开岚图村之前,洪刚又对村支书千叮咛万嘱咐,要他一定要克服麻痹大意的思想,却实做好防控工作,一旦发现有异常情况,就立刻向他报告。

高旺才告诉洪刚,他的大排档除了他之外,还有四个人。这四个人当中,一个是厨师,两个是服务员,还有一个是洗碗工。厨师是外地人,两个服务员也是外地人,年二十九那天,他们就都回家过年了。只有那个洗碗工是本地人,但由于她来上班没多久,所以高旺才对她还不是很了解,不知道她住哪儿,也没有她的联系方式。

不知道洗碗工住哪里,也没有她的联系方式,又要在明天中午1点钟之前找到她,这无疑是大海捞针。怎么办?怎么办?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洪刚心急如焚。大冷的天,他的额头上竟然渗出了一层密密的汗珠来。

回到指挥部后,洪刚立刻将情况向仍在值班的柳光明作了汇报。柳光明听了汇报后,抬腕看了一下手表,然后对洪刚说:“现在已经是凌晨1点了,离市指挥部规定的时间,虽说还有12个小时,但真正能够动员各方面力量一起排查洗碗工下落的时间,却不足6个小时,而在这不足6个小时的时间里面,咱们要从市区60万市民群众当中找到洗碗工的下落,找到她本人,这确实是一件难上加难的事情。但是,既使有天大的困难,咱们也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在市指挥部规定的时间内,也就是今天中午1点钟之前,把那个洗碗工找到。而能否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既是对咱们区委区政府执政能力的考验,也是对全区党员干部在急难险重的任务面前能否担当的检验。习总书记强调,生命重于泰山,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所以我希望大家,一定要把群众的生命安全放在首位,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发动群众,依靠群众,克服疲劳,连续奋战,在上级规定的时间内,把洗碗工找到,要坚决做到,凡是与确诊患 者有过密切接触的人,一个都不能漏掉!”

“是!”洪刚的声音虽然有些嘶哑,但他依然十分坚定地说道:“柳书记,你放心吧,我们保证完成任务!”

半个小时后,市区内6个街道办事处以及下属的83个社区居委会,就都接到了区防控指挥部下达的排查洗碗工的通知。经过5个多少时的紧张而有序的排查后,初步锁定了8个与高旺才所描述的较为相似的人员。

紧接着,相关社区居委会的工作人员又马不停蹄地上门查访,最终排除了7人,但最一个人却不知所踪,家里也没人。

经过询问街坊邻居,有人证实,这第8个人确实是在一家大排档当洗碗工,而且身材长相和年龄也与高旺才所描述的高度吻合。但由于这第8个人只是一个租房客,所以房东并不是很了解她的社会关系,只知道她两公婆有一个小外孙——因为她时常买一些儿童用品,而她的女儿女婿住哪儿,是干什么的,却一无所知。

洪刚接到报告后,立刻驱车赶到了相关的社区居委会,进一步了解情况之后,又在居委会工作人员的陪同下,来到第8个人居住的小区查访,向街坊和房东了解情况,但仍然是一无所获。

这时,已经是上午9点多钟了,距离市防控指挥部限定的时间,只剩下不到4个小时了,而此时所有的线索都中断,一切又都归零了。

怎么办?怎么办?!

洪刚在焦虑着思考着,时间也在一分一秒地过去……

望着洪刚一副心急如焚忧心忡忡的样子,小王在一旁说道:“洪主任,上个月22号到现在,已经11天了,如果那个洗碗工真的被传染了,那她也该发病了。可现在并没有她被确诊的报告,这就说明她极有可能没被传染。对吧?”

“对什么对?啊?对什么对?!”洪刚满脸严肃认真地反驳道:“钟南山不是说了吗,这种病的潜伏期有14天,现在才过去10天,万一明天后天她发病了,那怎么办?啊?再说了,柳书记反复强调,与确诊患者有过密切接触的人员,一个都不能漏掉,都要隔离观察。所以,无论如何,有多大的困难,我们都要把她找到。”

“可现在所有的线索都中断了,咱们上哪儿找去呀?”小王又嘟哝了一句。

洪刚哼了一声,说:“我还就不信这个邪了,咱们能在60万人当中锁定她,难道到了最后,还会找不到她?”

“怎么找?你说怎么找?”小王又嘟哝了一句。

洪刚就分析着说:“房东说她有个小外孙,那她会不会去了女儿家过年呢?”

洪刚的话音还没落下,小王就说:“就算她去了女儿家过年,那她女儿住哪儿,你知道吗?不知道吧?既然不知道,那不等于……”

“说不定高旺才知道呢。”洪刚突然打断了小王的话,说完就拨打了高旺才的手机,问他知不知道洗碗工有个女儿,现在住在哪里?

高旺才想了老半天才说,她好像是有个女儿。洪刚就问他确定吗?他又想了一下,才说确定。因为有一次听她和两个服务员聊天,她说她还有一个小外孙,她女儿像是住在市郊的一个镇上,但具体是哪个镇,就不清楚了。

获悉了洗碗工这些信息后,洪刚立刻以区防控指挥部的名义,通知城区所属的5个镇进行排查。两个小时后,离市区20公里的仙洞镇报告,他们找到了那个洗碗工。但洗碗工的女儿说,大约半个小时前,她父母已经坐公交车回城里了。

洗碗工两公婆已坐公交车回城里的消息,令洪刚大吃一惊。他想,万一这个洗碗工身体内真的潜伏着新冠肺炎的病毒,万一公交车上还有其他的乘客,万一这辆公交车的司机毫不知情而又没有采取任何的防范措施,万一……万一……他不敢再想下去了,再想下去,那后果就真的是不堪设想了。

于是,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思考着应对措施。

几分钟后,他向柳光明和刚刚赶到指挥部的区长提出了三点建议:一、由区政府出面,协调市公交公司,通知半小时前从仙洞圩始发或途经仙洞圩的公交车,立刻停靠在路边,排查从仙洞圩上车的乘客,如发现与洗碗工相貌相似的人员,就请立刻与区防控指挥部联系。二、由他带人立刻赶往仙洞进城的必经路段进行拦截,坚决将搭乘着洗碗工的公交车拦在城外,以免造成疫情扩散。三、通知卫生部门做好准备,随时接纳车上乘客进行医学观察。

柳光明用眼神跟区长交换了一下意见后,对洪刚说:“洪主任,我们同意你的建议,由区长亲自跟公交公司协调,你就只管去吧。记住我那句话,凡是与确诊患者有过密切接触的人员,一个都不能漏!”

“是!”洪刚像个出征的战士,大声地应道。

上车出发后,洪刚通过公交公司的公众号了解到,有一班28路的车上午11点50分从仙洞圩始发。就想,现在是12点10分了,如果洗碗工两公婆真的在这班车上,那么这班车现在应该快驶出仙洞镇的地界了。所以,必须加快速度,力争在该车驶出仙洞镇地界前,将它拦下。于是,他便叫开车的小王加速,快点儿,再快点儿!可小王却说,洪主任,已经80了,再快就要罚款扣分了。他说,非常时期,特殊情况,管不了那么多了。快加速!听洪刚这么一说,小王便重重地踩下油门,让车子飞也似地向前冲去。

跑了一会儿,洪刚抓在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抬起手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柳光明打来的,便赶紧接听起来。

柳光明在电话里告诉他,公交公司已经命令所有从仙洞圩始发和途经仙洞的公交车全部在路边停靠,不准进入市区,等候他们前去排查。

听到这个消息后,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然后向柳光明表态说,柳书记,请您放心,我们一定圆满完成任务,绝不漏掉一个与确诊患者有过密切接触的人!

半个小时后,洪刚他们终于在仙洞镇与市区的交界处,看到了停靠在路边的几辆公交车。

 洪刚首先登上了从仙洞圩始发的那辆公交车,幸好这辆车上乘客不多,他一眼就发现后排的座位上,有一位中年妇女酷似那个洗碗工,她的身边,还坐着一位与其年龄相仿的中年男人。于是,他便上前亮明了身份。然后问她,是不是叫刘小梅?这中年妇女有些惶恐地点着头说是。洪刚又问她,是不是在市区江东的旺记大排档当洗碗工?她又点着头说是,我是在那儿当洗碗工。洪刚接着问她,老板是不是叫高旺才?她仍然点着头说是,老板是叫高旺才。

虽然姓名、工作和老板都对上了,但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洪刚还是在征得她的同意后,用手机为她拍了一张相,然后发给了高旺才,请他确认。

不一会儿,高旺才回复:洪主任,这个妇女就是我店里的洗碗工。

确认了眼前的这位妇女就是他们要找的洗碗工后,洪刚终于放下了心中的大石,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脸上也露出了舒心的笑来。

过了片刻,他待自己的心完全平静下来后,便打电话向柳光明报告,洗碗工终于找到了。

此时此刻,距离中午1点,还有18分钟。


江城之约

作者:曹杰

大年夜,收起白大褂,走出中心医院的大门,阿志心里一阵凄凉。

此刻,他拖着沉重的脚步,一个人沿着空荡荡的绿道走着。他拿出手机,想要拨号,又停了下来。沉思了一会儿,正要装回兜里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阿志看了一眼,心中一阵激动,接上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亲,妈好一点了吗?今天接诊的人比较多,现在才吃上饭,趁着这个空给你打个电话”

“没事,妈好多了,她说她在电视里看到你了,虽然隔着厚厚的防护服,但是你的声音她听得出来!她还夸你是最美的逆行者,我们……”没等阿志说完,电话那头一阵急促的救护车声传来,电话挂了。

阵阵江风吹来,阿志心中有种说不出的隐忧。作为一位有着多年临床经验的医生,从妻子那异常沙哑沉重的声音中,他已经感受到了妻子极度的疲惫和虚弱。此刻,他迫切地想和她奋战在一起。

走着走着,阿志回到了家中,“回来了?橙子给你打电话了吗?她怎么样?”母亲一边包饺子,一边望着略带沮丧的儿子。

“刚打了,她还问好您了,江城任务非常繁重,我感觉她很疲惫!”关于妻子的情况,阿志没敢说的太重。但是他知道,以母亲的敏锐,她也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

母亲沉吟了一会儿,说道:“过年了,下饺子吧,过了年春天就不远了!”

很快,热气腾腾的饺子出锅了,没有爱说爱笑的妻子在身旁,年饭吃的有些沉闷。“吃完这顿饭,明早我就去你妹家了!你也去江城吧,离橙子也近一些!彼此有个照应。”母亲平静地说道。

阿志放下了筷子,说道:“妈,院领导知道你的健康状况,必须要有人陪!再说,我去江城也没法照顾橙子,那边的医疗任务很重。”

母亲坚定慈祥的看着阿志,微笑着说道:“知子莫若母,你的秉性我最清楚,我会照顾好自己的。”阿志没再说些什么。

第二天到医院,院长把阿志叫到办公室,将一张情况说明书递给了他。那方正的文字是母亲的笔迹,说明书里母亲对院方的照顾表示了感谢,同时对自己去女儿家小住的情况进行了说明,并表达了希望儿子支援江城抗疫的想法。

捧着母亲亲笔写的情况说明书,阿志心中满是感动。他再次递上了准备已久的请战书,按上了红手印。走出院长办公室,阿志心中如释重负。

他再次拿出手机,给妻子发去了一个短信:“方便时回个电话,有好事相告!”随后他把手机铃声调到最大,一边收拾衣服,一边静等着妻子的电话,心中一阵阵激动。

过了很久,他终于听到了期待已久的铃声,接了电话他说道:“橙子,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是不是院里也批准你来支援江城了?”橙子显得十分平静。

妻子的回答让阿志愣了一下,他接着说道“你只猜对了一半,我不仅去支援江城抗疫,而且我们还分在同一家医院!我们马上又可以并肩战斗了!”

电话那头,橙子沉吟了一会儿,有些嘶哑地说道:“当初院里不让你来,是因为咱妈身体不好,需要人照顾,我们家有我在这就可以了,你暂时先别过来吧。”

“是妈找的院领导递交了情况说明书,他现在在我妹那里住着,放心吧,没事的!”阿志兴奋地说道。

橙子似乎并没有那么兴奋,她冷静地说道:“那你还是去别的医院吧,我们在同一家医院不好,会影响工作的!”

“你们那所医院最缺医生了,所以我们院才对口去那里的!这个时候怎么能挑肥拣瘦。”阿志略带愠色地说道。

事已至此,电话那头,橙子没再说什么,只是嘱咐他多带冬衣,注意保暖。

怀着期待,阿志也成了一名逆行者,和同事们一起来到了江城。

这里是他当年求学的地方,黄鹤楼、东湖水、樱花园,都曾留下他和橙子美好的青春记忆。曾经的繁华,如今的清冷,让阿志觉得熟悉而陌生。

他想单独见一下橙子,但是看着繁忙的医院,最终还是决定算了,反正在工作中一定会遇到的。

做好了防护之后,阿志随即投身到了工作之中,在检视确诊病例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阿志不禁心头一冷。

他迫不及待冲到了那间病房,隔着厚厚的玻璃,一位病人做了一个单手比心的动作,朝他微笑着,眼里布满了血丝。

刹那间的,酸涩的雾气弥漫在了护目镜上。


大地上的晚餐

作者:胡玲

严寒刺骨,阴冷冻人。大军和他的四名队员已经连续奋战半个月。

大年三十当天,交警大队在通往小城的高速路口设置了检查卡点,启动24小时勤务模式,对车辆、人员进行登记和测体温,饿了就啃点干面包,渴了就喝几口冰冷的矿泉水,困了就轮流在交警车上眯会儿。

暮色四合,华灯初上,路上车辆稀少,大军取出面包给分发给大家。疫情之下,城中快餐店都取消了营业,他们连啃了三天面包和方便面了,已尝不出面包的味儿了。

“真想回家吃老妈做的饺子啊,猪肉芹菜馅,那味道,鲜美无比!”队员小华说着,咽了咽口水。

“我最想吃媳妇做的红烧肉,浓油重酱,咬一口,直冒油,唇齿留香。”队员大明舔舔干枯的嘴巴。

 “我老爸做的酸菜鱼那才叫好吃,又酸又辣,能让我胃口大开,一口气吃上三大碗饭。”回味美食,队员海洋两眼放光。

“我家的香酥鸡那是一绝,细腻酥脆,祖传秘方,比馆子里的还好吃。”队员刚子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瞧你们一个个,跟馋鬼似的,真没出息,等疫情结束了,我请你们吃大餐,想吃什么随便点!”大军脸上淌着笑,心里却湿漉漉的。其实,他也想家了,不仅想念家里可口的家常菜,还想慈祥的老父母,想温柔的妻子,想调皮的孩子,同在一城,他却有半个月没见他们了。

“队长,我们想想而已。”“古人画饼充饥,望梅止渴,咱们也学学古人,用想象来充饥。”“这又冷又饿的,咱们就用精神食粮来补充能量。”队员们笑嘻嘻的,苦中作乐。

大军和队员啃着面包闲聊,眼睛死死紧盯着路口处。

这时,一个人力三轮车从旁边的村小路缓慢驶来,进入他们的视线。人力三轮车驶近,停下,一个戴口罩的老头从车上跳下来,累得气喘吁吁,上气不接小气,额头上冒出几粒豆大的汗珠子。

“大爷,疫情严重,您老人家别到处走动,危险!”大军亲切地说着,掏出一张纸巾递给老头,“大爷,瞧您这一头大汗,赶紧擦擦!”

老头擦了把汗,站了片刻,才平复了急喘不停的气息。“我是来给你们送饭的。”

“给我们送饭?”大军一愣,“我们没订饭啊!”

“你们是没订,我自己送来的,免费的!前几天我路过这,看见你们啃冷面包,大冷的天,你们的爸妈,你们的家人看到你们该多心疼啊,今天是元宵节,你们还在这儿啃面包,我一想心里就不是滋味,我和老伴一商量,决定给你们做顿热饭菜送过来。这些菜全是我们自家种的,没洒化肥,猪肉、鸡肉也是我们自养的,没喂饲料,放心吃。还有,你们千万别担心,做饭前,我和老伴测量了体温,正常,我们还洗了手,消了毒,你们也不用担心我们做的饭有问题。”老头憨厚朴实地笑起来,额上的皱纹像沟壑一样深。

老人走近三轮车车厢,里面盖着一床厚厚的毛毯,揭开,是十个不锈钢的饭盒,老头用手摸了摸,说:“我怕菜冷了,用毛毯捂着,现在还是热乎的,你们赶紧趁热吃吧。”

老人把饭盒一个个揭开,“这几个菜是我和老伴的拿手菜,她做了青椒烧肉、鸡肉焖土豆和红烧鱼,我做了西红柿炒蛋和清炒大白菜,也不知你们爱不爱吃,如果不好吃,你们别嫌弃。”

老头的话让大军和队员们心中都涌动着一股暖流,蔓延至他们身体的每个角落,让他们感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

老头从车厢里取出一张薄膜,铺在路边的空地上,把五个菜、五个饭摆上去,又摆上五双一次性的筷子。热气腾腾的饭菜冒着缕缕热气,香味四处飘荡。

“大爷,你太客气了,我们做得只是本职工作,都是应该的。”大军说。

“ 大爷,谢谢你啊,辛苦你了!”队员们纷纷说道。

老头不停摆手,他们看到老头的手,心里一酸。老头的手枯瘦如树枝,布满老茧,那是长期劳作的一双手。

“你们吃完,饭盒给我好好留着,这是我儿子用过的,等他回来还要用呢!”

“你儿子去哪了?”大家异口同声问道。

“我儿子在部队当兵,刚刚被抽调到武汉支授抗疫一线了,儿子打电话跟我们说,在武汉,也有很多老百姓给他们送热饭热菜呢!”说着,老头眼睛红了,急忙话锋一转,“不说了,不打扰你们吃饭了,我得回去了,老伴还等着我吃饭呢!”老头蹲上三轮车,慢慢骑走了。

 “哎,大爷,我们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大爷,你住哪儿啊?”“大爷,我们还没给钱呢!”他们在老头身后高喊。

“ 一顿家常便饭而已,名字不重要,住哪儿也不重要,饭盒最重要,你们给我好好保管,疫情结束,我再找你们取。”老头吃力地踩着人力三轮车,向一旁的村小路驰去。

目送着老头离去的背影,大军举起手,敬起了军礼,队员们也行起了军礼。他们高举的右手,久久不愿放下,直到老头消失在夜色里。 

大军和队员们蹲在地上,以大地为饭桌,借着昏黄的路灯,吃起了晚餐。这是他们半月来第一次吃上像样的饭菜,他们大口吃着,想起了老头的话,想起了在家等候他们的亲人,大男人的眼里涌出了泪,身体里却充满了力量和斗志。

仰望着城中的高楼大厦,万家灯火,他们心中埋下同一个愿望,那就是继续坚守岗位,等疫情结束,他们就回去和家人补吃一顿团圆饭。

他们坚信,这一天很快会到来。

 

带着爱飞往春天的口罩

作者:万蕊新

夜深了,一轮明月透过窗帘轻轻地洒落书房,萧萧躺在床上不停地翻着书页,压根儿一个字都没看去。回想着这段时间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肆虐,处处人心恐慌,大家都宅在家里,即使出门,个个戴着口罩,熟人见了面作个礼节性的手势便匆匆离去。可是就在这个谈疫色变非常时期,萧萧却作出了惊人的决定。 

萧萧打开手机,屏幕上滚动着工作群里春运临时支援跑车列车员报名的通知,她下午就已留意到这则通知,并第一个微信报名回复要参加,明天就是去单位签请战书的日子了,可这一切萧萧都瞒着妈妈。

“萧萧,这么晚了,怎么还没休息呀?”萧萧思索得入了迷,扭头才发现母亲不知何时端了杯热牛奶站在她的身后,她却丝毫未察觉到。

“妈妈,我看会儿书就睡了,您先睡。”萧萧笑着对妈妈说,认真打量灯光下的妈妈,岁月不饶人,银丝不知不觉已爬满了妈妈的额头,单亲家庭长大的萧萧,何尝不知道妈妈的艰辛,妈妈一个人把她拉扯大,萧萧一直很争气,在同龄人中出类拔萃,没让妈妈操过心,有什么事儿都爱和妈妈商量,凝望着眼前慈祥的妈妈,那抹充满母爱的笑容温暖在女儿的心扉,萧萧实在不忍心告诉妈妈自己的决定。

“再过几天就春节了,平日你忙得回家的时间都没有,放假了,俺娘俩终于可以好好聚聚了,妈妈给你多做些你爱吃的,现在外面疫情还很严重,你可哪儿都别去,别让妈妈担心。”妈妈摸着萧萧的头笑着说道。

一想到不容乐观的疫情形势,心里却再也无法平静,妈妈一悉暖心的话语,萧萧眼圈顿时泛红了,依偎在妈妈怀里,女儿的双眸里闪烁着妈妈看不到的泪花。

次日清晨,萧萧像往常一样来到单位,她的主动请缨已成为佳话。走进会议室,大家纷纷向她投来赞许的目光,当她在请战书上写下自己的名字,那光荣的一刻,鲜红的的指印与胸前的党徽闪烁坚毅与执着的光芒,生死未卜的战疫中,她坚定地选择了逆行。

出征的那天恰逢春节,为了不让妈妈发现自己的秘密,天还没亮,萧萧就拖着早已准备好的行李箱,蹑手蹑脚地走出了家门,行走在暮夜里,家属区往惠州车站的那条小路变得格外漫长,一想到自己即将担任开往湖南临客的列车员,意味着春节妈妈独自一个人在家度过,很长时间回不了家,萧萧的脚步变得沉重起来,一阵心酸涌向心头。

她不敢想象妈妈看了台灯下压着的纸条的模样,“妈妈:当您看到这份留言时,我已出远门了。对不起,女儿今年春节不能陪您了,我接到一份临时出差任务,路途有点远,要过些时日才能回家,回来我一定和您补过这个春节。我不在家,您一定要好好照顾好自己。爱您的女儿——萧萧。”平日里 ,妈妈把萧萧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她实在不忍心告诉妈妈自己出门的真相。

萧萧刚踏上列车的那一刹那,口袋里手机信息铃声响了起来,萧萧纳闷着,谁这么早会发信息给我呢?拿出手机,一行温暖的字眼出现在屏幕,“萧萧:我的好女儿,快开车了吧,一路平安,行李箱内侧的口袋里,放着两盒防病毒口罩,路上,记得和需要帮助的人一起用,别担心妈妈,妈妈等着你回来一起吃饺子,妈妈永远支持你!”

打开行李箱内侧拉链,两盒崭新的口罩呈现在眼前,萧萧颤抖着把口罩捧在手心,妈妈原来已知道了一切,这段时间口罩到处都脱销了,买这两盒口罩,妈妈该跑了多少药店啊,萧萧不敢去设想原本有腿病的妈妈是如何完成的,列车缓缓离开了站台,望着窗外,眼前景致却模糊了起来。

防疫期间,车上的任务比平时翻了番,除了基本卫生清洁工作外,对车厢消毒、测体温、排除疑似病例等都纳入了工作重点,一天下来,萧萧和大伙儿累得腰都直不起来,出乘前,单位给每位列车员佩齐了口罩,萧萧却总不忘把妈妈妈妈给自己的口罩揣进口袋,分发给旅途中出门仓促,未来得及携带足够口罩量的旅客,旅客的平安是萧萧心中最大的快乐。

正值除夕之夜,凝眸车窗外呼啸而过的景致,大团圆时刻,想着妈妈一个人孤独地坐在家里,忍不住潸然泪下,沉思中,一串手机铃声响了起来,萧萧迫不及待地取出手机,“萧萧姐,我们正在和阿姨一起包饺子,冰箱装满了我们今天添制的年货。”闺蜜楚楚正拿着妈妈的手机发信息给自己,萧萧眼睛湿润了。

她压根儿没想到,平日玩得好的小伙伴楚楚、嫙嫙都来家里陪妈妈过年了,视频中,妈妈手中正端起热腾腾的饺子从厨房走出来,“萧萧,妈妈现在可开心啦,大家都过来陪着我一起过春节,你一个人在外也要照顾好自己,我们特意包了一些馅大的饺儿留给你,等着你回来一起吃。”趁着妈妈不注意,楚楚把个大块头的饺子塞到妈妈嘴里,又调皮地从妈妈身边跑开,妈妈脸上笑开了花,萧萧被眼前的画面感动得热泪盈眶。

清脆的广播音响起来,汽笛声声,列车又快到站了,萧萧赶忙擦干眼泪,一位没带口罩的小女孩从身旁走过,萧萧亲切地呼唤着她,弯着腰帮她佩戴好妈妈准备的口罩,小女孩戴着口罩跳着走开了,回头张望着小朋友灿烂的笑脸,像极了小时候的自己,拥在妈妈怀中幸福的模样,“妈妈永远支持你”,熟悉的话语响彻在耳畔,口罩下绽放的笑脸,仿佛让疫情伴着阳光穿过阴霾,让爱随着列车奔驰,带着人们开往幸福平安的春天。


疫情下,一位普通民众求医后的思考

作者:卢锦凤

二零二零年的春节的某一天,我因为干咳胸闷半月有余,在纠结了好几天以后,因为新型肺炎肆虐之际,医院是高危区域,可是又担心因为久拖病情加重,所以最后还是决定去医院检查看看。

开着车到医院门口,戴着口罩,身穿防护服的医院两个工作人员为我和开车的女儿测了体温,两个安保人员为我们指挥了交通,进入医院大厅,收费员,导医站护士,药房工作人员一如往常,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他们的工作,偶见医生护士走过,没有大声的喧哗,只有沉着的应对,看着他们认真细致有条不紊井然有序的工作,不知为何,我的鼻子突然有点酸酸的,这些都是奋斗在抗疫一线的人们,他们当之无愧是我们当代的勇士,守护着我们的平安,医护人员,值得我们尊敬! 

到了三楼呼吸内科,身穿防护服,戴着口罩面具的女医生详细问询了我的情况,量了体温,并用听诊器听了我的呼吸,最后确诊为呼吸道感染,说实话,医生为我听诊我有点意外,最后医生开了几天药,并嘱咐我注意饮食等事项。走出诊室,我突然想起前一天在微信朋友圈看到说医院物资有限的消息,我跟女儿说你包里是不是还有两个春节前在网上购买的N95口罩,我们送给医生吧,女儿说好,麻利地从包里拿出来两个口罩,我恭谨地递给还在为其他病人看病的医生说,医生,谢谢,辛苦了!医生和刚进来的护士怔了一下,虽然隔着面罩,但我能感觉到面罩后面那眼神的暖意。 

回到家,我和女儿细心的消毒,隔着电视屏幕那滚动的疫情播报,联想起医院的一切,心绪却再也不能平静下来。2020的春节,注定是不平常的一个春节,2019年12月31日,疫情通报为中国武汉爆发不明原因肺炎,2020年1月9日,专家确认为新冠状病毒肺炎,两天后,病毒的基因测试完成,大批医护人员请愿上抗疫最前线,作为一名七零后,我经历十七年前的非典,我深深知道在病毒面前医护人员的被感染的风险有多大,环境有多可怕,可是这么多的人难道他们不知道吗?一九九二年出生的宋医生,十天九夜奋战在抗疫前线,因劳累过度导致心源休克而死亡,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第一批支援的耳鼻喉科梁武东主任因被感染新型脑炎于大年初一不幸离世;医护人员,救死扶伤,舍身忘死,值得我们尊敬,就像网上说的一个不知名的医护人员说的一样:这个时候,我们没有想那么多,只是知道,那是我们的使命,职责所在。 

自从传出爆发疫情后,每天,相信大部分人跟我一样,一大早醒来的第一件事,是打开手机新闻,关注最新病毒情况,疑似病例,确诊病例,治愈病例,从几百几千到到上万,从武汉到广州到北京深圳,心情的沉重是一天天变化,但随着国家抗疫中心一天天的最新政策,最新病毒的确认,国家层层下达的严防死守,武汉自我牺牲的封城,惶恐不安的情绪慢慢消退,随之而来的是思索,在灾难面前,没有人能独善其身,我们能够做点什么?前方有勇士们的死守,我们在后方能够做点什么?每一个告急,每一个病例的确认,治愈都是很多医护工作者用生命的代价,我们不应该只是几滴眼泪与叹息,我们希望看到的是,有一份力发一份光,抹去眼泪,投入战斗。

当不幸已经来临,我们没有时间悲伤,没有时间痛苦,我们唯一的选择就是拿起手中武器投入战斗。而当前,我们前方的战士们,我们可爱的白衣天使们,在为我们筑起一套又一套的防线,他们直面疫情,已经投入到火神山,雷神山已经有一千四百名军队医护工作者进驻,他们在为我们用生命在打抗击肺炎的时候,我们在大后方的中国人只能尽我们的微薄之力,众志成城,没一个人可以置身事外。

这场战役,不但靠医护人员,靠军队医护工作者,靠政府,更靠我们十四亿同胞,不要无视专家的建议,听政府的号召,多防护,节约资源听专家建议,勤洗手,出门戴口罩,尽量不要出门,节约资源,也是一种支持。又或者我们在网上为前线的人们打气,而不是指责,也是一种精神的鼓舞。就算没有物质上的,也是精神上的一种支持。不听信谣言不传播,留在家里,等待春暖花开,说服家里不合作的人,点滴星光也能汇聚成星河。

我们可以深情,但不要带情绪,我们可以悲伤,但不要互相指责,相信科学,相信政府,相信医护,如果能不出门就不出门,如果能好好吃饭就好好吃饭,如果能多捐一块就多捐一块,默默做好自己能做的本份,不要给政府压力,不做乌合之众,在灾难面前,我们为死者默哀,为患者祈祷,为逆行的医护工作者鞠躬致谢,为奋战在一线的其他行业工作者和保障我们生活的企业致谢!在家的你我他,我们普通的广大市民,有一份热发一份光,力所能及。中华五千年,经历多少磨难,抗击了一个又一个困难,我们相信,勇敢的中国人民,一定能战胜这场病毒,希望在很快的某一天,我们能够一如既往,晒晒太阳,漫步公园,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而今国难当头,病毒肆虐,愿前线医护人员能保重身体,你们都是最值得点赞的群体,希望囯人都被温柔以待,众志成城,我们的将来一定是星辰大海,光芒万丈!加油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