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粤读粤精彩 > 会员文选 > 陈池 | 红高粱对红土地的期盼

陈池 | 红高粱对红土地的期盼

更新时间:2020-08-14 作者:陈池

“高粱熟了红满天哎……”

“红满天还有红土地哎……”

红高粱和红土地总有必然联系。必然寓于偶然之中,偶然为必然开辟新路径,孕育新梦想,赋予新使命,拓展新空间,搭建新舞台。前段,偶然与莫言大师的遇见,就孕育出必然的选择,一直荡气回肠,但又千钓重负,就像故乡红土地上那伟岸的石灰岩,傲视蔚蓝无垠的大海洋。

那是一次红高粱与红土地的遇见,一次文学的遇见,一次历史的遇见。在湛江红土地蓝海洋孕育成长的我,在故乡拜会了红高粱帝国的缔造者莫言。

对话就像大海的波涛一样自由汹涌。我对莫言说,红高粱已经走进世界文学山脉的顶峰,红土地还徘徊在南中国海的半岛上,红高粱与红土地两需要交流,探究两者的文学密码。我认为莫言是从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中吸取营长的。传统文化虽然古老原始,但高雅的人视之为宝藏,让她闪光,庸俗的人视之为垃圾,抛弃她的价值。

我的看法得到莫言的赞同,他说,文学创作的根源离不开传统文化,传统文化离不开故乡。作家没有不写故乡的、不写亲情的、不写母亲的。

故乡红高粱对莫言创品不可分割,他的作品永远都打上故乡的印记,一个人不能割舍生活的土地,作家写作不能不受自己经历的影响。莫言写生他养他的故乡,又用文学拓展了故乡,超越了故乡。文学的故乡是开放的,成长的,作家的文学作品总对故乡添进新的想象,天上地下的事都可以移植到故乡里来,同时加以创造。莫言说,看起来是在写故乡的人和事,实际是天马行空,表面是写故乡,实际是在写天下。莫言故乡靠海,有海洋文化的开放性。他不断对故乡的时空內涵外延进行重构扩张,使之成为包罗万象、容纳各态的文学场,莫言通过文学创造和无限想象打造了审美意义上的“文学故乡

我期待莫言不但写红高粱,也写红土地,我对他说:你多次到湛江,红土地的醇厚、大海的气魄、半岛的风情,这些都会影响你的创作吗?莫言说,影响是兔不了的,会以不同的方式在作品中体现出来,但不一定会直接写红土地,红土地的作品还是要本士作家来写,红土人写红土作品无人能替代。

我心里突然感觉到沉甸甸的,一股使命感油然而生。红土地,我突然发现她的价值和风采,就像一个千年古董,以前看那么灰不溜秋,现在却光彩照人;以前看似村姑土头土脑,现在却风姿绰约。故乡红土地面朝大海,也应在我们手中创造一个与红高梁不同的“文学故乡"。

故乡的红土地蓝海洋历来有深厚的地理历史文化积淀和神奇传说。那红得深沉土地和蓝得发青的海洋来自何处?走向何方?

根据民间传说和个人感受,我写了几首诗描述红土地蓝海洋的印象和风采。

诗之一:《红土地与蓝海洋宣言》——埊火奔突/靝靐滚野/火炎焱燚/飍掀狂飙/隆起大地的通红通红/插入大海的深蓝深蓝/雷与电/红与蓝/咸与淡/红土的赤裸/白帆的渴望/浮在北部湾的半岛/是漂向蓝海,还是沉在红土/在泥土上垒起炉灶/闪电点燃柴草,煮沸海水/雷声/挂在苍穹。

   诗之二:《红树林与咸淡水风情》——在蓝幽幽的诱惑面前/红土奋不顾身跳进大海/变成红树林/咸淡水变红了/鱼虾蟹鲎变红了/海风也变红了/他们的基因/一定是红土捏成/几条小船/醉红了脸。

诗之三:《黑石头与红意果欲望》——红土地长出/黑压压的花岗岩石灰石/娇艳欲滴的红心橙——红意果/它们结伴航行/思想和欲望比我们深邃/编程/万物互联/区块链/彼岸结盟/向蓝海。

在诗意的描写之后,我根据文献资件和个人探究,追寻红土地蓝海洋的历史、现实和未来。

——千百年来,在这赤赤的红土地上,孕育了九州江、雷州半岛、古港丝绸之路、广州湾……九州江,南海北部湾重要水系。据《方舆纪要》记述,其江至冬水浅沙露,分为九洲,因名。这是湛江市廉江人民的母亲河,灌溉广袤的红土地和众多的子民,然后悄悄的奔向北部湾,不带走一片红土。

唐贞观八年(634年),东合州改名为雷州。雷城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因其地处雷州半岛中枢,北控高凉,南扼琼儋,素称"天南重地"。自汉元鼎六年设郡置县至清末,历经二千多年,雷城一直是州、郡、道、路、军、府之治所,是雷州半岛政治、经济、文化、军事中心,还有两千多年前的丝绸之路始发港。

广州湾是湛江的旧称,100多年前,英国、葡萄牙和法国这三个当年的列强看上三个风水宝地,英国看上香港,葡萄牙着上澳门,法国看上广州湾。1897年法国军舰白瓦特号(Bayard)为避台风闯入这里,称之广州湾。1899年,法国胁迫清政府签订了《中法互订广州湾租界条约》,设广州湾行政总公使署。 1943年,日本侵占领广州湾。1945年抗战胜利后,收复广州湾,设湛江市。

——千百年来,在这赤赤的红土地上,文风蔚盛,名人辈出。先贤状元进士出身者数十人,举人出身者数百人,最具代表性名人——陈文玉、陈瑸 、陈昌齐、陈乔森、莫玖等,还有著名的巾帼英雄冼夫人。红土地曾是荒蛮之地,不少被贬朝臣来到这里,仅宋代贬谪入雷州的名贤有寇准、赵鼎、李纲、苏轼、苏辙、秦观等人,还有大名鼎鼎的明代戏曲家汤显祖。他们的思想和才华照亮让红土地的天空。

——千百年来,在这赤赤的红土地上,酿造灿烂的带着咸淡水味的海洋文化。这里有三种语言:广府语、客家语、闽南语,三种文化,混合生长,像太海一样活力无穷。雷歌、雷剧、雷州石狗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雷州音乐、姑娘歌、蜈蚣舞、人龙舞、雷祖文化、石狗崇拜列入广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还有白戏、咸水歌、客家山歌、年例、飘色等等,无奇不有。尤其是年例、人龙舞和飘色,构成真正是粤西红土地盛大狂欢节。这个狂欢节张扬三狂,惊天地,震海洋。一是狂吃,每年春节后的年例,家家户户,大摆宴席,免费邀请八方客人狂吃,比谁家的客人多、吃得多;二是狂舞,由人群扮成巨龙,上下左右翻飞,万众欢呼;三是狂游,众多俊男靓女扮成各路天神仙女、历史名人,用铁架高高撑起,在空中巡游,美其名为飘色。这种狂吃狂舞狂游的粤西狂欢节,表现赤裸裸,热闹闹,无所顾忌,不问来客,不求回报,纯粹的狂,真正是欢,是原始的纯粹的狂欢。有人说粤西的狂欢节比巴西的狂欢节更狂欢,并不为过。

——千百年来,在这赤赤的红土地上,打造现代海洋文明。崛起了鹤地水库、沿海开放城市、东海岛经济开发区……。鹤地水库,广东第二大水库,一个像大海的水库。为消灭雷州半岛旱患,1958年,湛江人民兴建鹤地水库——青年运河工程。这是当年大跃进的产物,是青年人汗水和热血的结晶。

湛江因海而生,以港兴市。港江三面临海,交通发达,有世界少有的深水良港,可进40万吨级巨轮。1984年,湛江被列为全国首批14个沿海开放城市之一,改革开放的春风吹起湛江的大浪。现今,湛江已成为广东省的副中心城市、北部湾的中心城市丶广东沿海经济带的重要发展极。习近平总书记2018年视察广东时强调,要把汕头和湛江作为重要发展极,打造现代化沿海经济带。湛江正逢其时,前景可期。这是经济规律使然。因为世界经济有两个大趋势,一是向沿海湾区集聚,二是向有深水良港的地方集聚。湛江两者兼而有之,将插上腾飞的翅膀。 

东海岛是广东第一大岛。目前,很多大项目纷纷落户东海岛,如投资500多亿元年产千万吨的宝钢湛江基地,投资400多亿元中科炼化项目和投资600多亿的巴斯夫项目,还有,廉江的新能源项目,将投资千亿以上。这几大项目全部投产后,GDP成倍增长,可以说再造一个湛江。

——千百年来,在这赤赤的红土地上,走来了我们红土蓝海的子子孙孙。脚踏红地,远眺蓝海,仰望青天,我们将拖着思想和文学之犁砥砺前行,深耕红土地,扬帆蓝海洋,构造红土蓝海洋文学走廊,走进世界文学的殿堂。梦在远方,期待更多人加入我们文学创造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