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粤读粤精彩 > 会员文选 > 杨克 | 在仙游寺遭遇白居易伏案疾书长恨歌

杨克 | 在仙游寺遭遇白居易伏案疾书长恨歌

更新时间:2020-10-09 作者:杨克来源:今日头条

像一只激情难抑的蝉,彻夜不停抖动

仙游寺,子夜伏案的县尉

在诗的鸣叫中,脱去躯壳

蜕变为语言王国的皇帝

心旌摇曳的恍惚中

眼前的楼观渐渐灰暗起来

两个赤裸的灵魂急疾扑进华清池

唐朝的皇帝老儿和贵妃

如同臣民,听从他文字的调遣

坠落的欢愉和生命欲望

沿着一行行诗的路径

将一场蹙眉尴尬的离合悲欢演绎为良善的至爱


神游八极的想象是有边界的

生活才是文学的最高主宰

欲仙欲死的是人,不是词

在神启的精神漫游中

皇帝和妃子的轨迹牵引着他的思绪

他依旧是臣子,如同敬事房的小吏

记下玄宗对爱妃的宠幸

他的命重合了他们的命,雌雄同体

他幻化为明皇和妃子,身体与

心境,忽而抛上云端,忽而跌入谷底

长歌当哭乃至撕心裂肺

在秦穆公之女弄玉与萧史相爱之地

他的想象也许还惨杂了更遥远的男欢女爱

好友王质夫说:可歌可泣啊!


何以不早朝,御印是天,天子盖哪都行

就是盖到似水柔情时不行

长恨短爱,不过是七律与五言

乐天深于诗多于情,唯有大手笔润色

爱的灰烬复燃,先帝和娘娘的肉身

方能永生为两座丰碑


天长长不过情长,莺鸣草长

仙游寺是原点,手机正涌动一首诗的流量

是乐天创造了皇帝和妃子的传奇

还是他们的情爱成就了他诗的巅峰

敞亮的唐代,才有此大胸襟

包容芝麻小官铺排天朝皇帝的糗事

诗不朽,霓裳羽衣包裹的凝脂不腐

天空的铜镜里,唐明皇杨贵妃正飞升而过

寺院竖立毛体狂草《长恨歌》诗碑

一代天骄手书至半掷笔于地

此恨绵绵无绝期,绷断的弦,戛然而止


                      2020.10.09


(杨克,著名诗人、书法家,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中国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副主任、中国诗歌学会副会长,著有诗集20余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