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新闻 > 精彩推荐 > 彭玉平:历史的第一现场往往就在文学

彭玉平:历史的第一现场往往就在文学

更新时间:2020-11-11 作者:彭玉平来源:中山大学中文系

历史的第一现场往往就在文学

——全国大学生原创文学大赛颁奖典礼致辞

 

中山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系主任 彭玉平

1605059080471675.jpg

 

尊敬的中国作协阎晶明副主席、广东省作协张培忠书记、中山大学李善民副校长、各位来宾、各位朋友:

大家下午好!

我谨代表中山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热烈欢迎各位嘉宾朋友和获奖代表莅临颁奖现场,是你们的光临直接成就了今天的文学盛宴。去年我们也是在这里举行了隆重的颁奖典礼,“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同样的地方,同样的天气,同样的典礼,但一年过去,面对“新词”,我们对文学应该也有了更多的体验和更新更准的理解。

“秋气堪悲未必然,轻寒正是可人天”(杨万里《秋凉晚步》)。对于广州来说,一年好景正在这乍寒还暖的深秋。悲秋是属于北方的,这虽然属于中国文学的传统,但却是一种不完整的传统,或者说是一种需要修订和补充的传统。岭南的秋天明净、爽气,具备秋天所有美好的元素,但同时也处处可见春天的踪影,一树一树的花至今还在不知疲倦地开着。唐代宋之问说:“桂林风景异,秋似洛阳春”(《始安秋日》),那被无数诗人赞美过的洛阳之春,在深秋依然眷顾着岭南,这样的岭南是不是独得江山之助,是不是可以说风情万种!

有温度的文学与有温度的岭南,简直是天作之合。这是我们不揣浅薄,要将大学生原创文学大赛由“广东省”升格为“全国”的原因所在。

中山大学中文系始终对文学持有一种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我们认为文学既亲切又高贵,既自在又神圣,深度关合着历史、现实和未来。文学其实是对国家、社会和自我的一种艺术思考方式,反思过往、审视现实、探寻未来,就是文学的全部内容。这种厚重而深具质感的内容充分说明:文学就是一种澄明的良知,是一种锐利的判断,是一种深度的思考,是一种审美的艺术。关注历史、社会与人类命运,这也必然造就了文学作为一种社会责任的存在。

在历史的深处,文学曾是灼热的,我们至今可以感受到文学经典中曾经跳动的脉搏和沸腾的情感,而冷却后的文学则被历史所珍藏。历史的第一现场往往就在文学。

文学也一直在现实中闪耀着独特而不可替代的光泽。无论是一个国家的宏大叙事,一个地域的沧桑变化,还是一种个人的情感倾诉,文学都是对这个时代最生动的关切和体现,她不仅反映一个时代,也鉴照一种人心。尤其是带着深度思考的文学,更是在审美之中,见出一种思想的光芒。

王尔德说:“文学总是预示着生活。”托尔斯泰说:“文学应该预见未来。”文学的这种预示和预见功能,使得她在历史的长河中既格外光荣而伟大,也承载着艰巨而沉重的使命。

有人曾经为文学的命运担忧,甚至提出过“文学会消亡吗”这个话题。但我想,文学既然是人学,则人类长存,文学便不朽。只是不同的时代,文学的位置各有不同而已。我们当然不会像曹丕那样把文学一律看成是“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过于夸大文学的作用,未必是一种对文学的敬畏,也恐怕让文学难以承受。但文学无论在文化中居于什么位置,我们都希望她是有尊严的。没有了尊严的文学,那就徒有“文学”之名了。

所以,举办这一全国性的文学赛事,我们并不是急功近利地想发掘出大量的文学新人,而是想造就一种文学创作的风气和氛围,让更多的青年大学生知道,用文学的方式表达自己对社会人生的观察、体验和思考,是如此的令人愉悦,如此地具有不可思议的艺术魅力。当然,如果在赛事中果然涌现出一二天才的文学家,则是我们的意外之喜。孙中山先生要求大学生要致力于“为社会福,为邦家光”,文学当然就是这种“福”与“光”之一。

各位年轻的朋友,“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白居易《放言》)。文学的旅程就是自我淬炼的旅程。希望各位获奖者和参与者在走向文学的过程中,苦心修炼,不急不躁,既深入生活,练就一双观察生活的锐眼;又沉潜经典,含玩精彩高妙的语言艺术,全面提高自己的观察力和判断力。一切的文学若失去了思想和情感的底蕴,则其生命必然是脆弱无力的。

在文学之路上,我们一路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