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粤读粤精彩 > 会员文选 > 杨克|走马普格话脱贫

杨克|走马普格话脱贫

更新时间:2021-01-05 作者:杨克来源:南方日报

“杨老师,我们普格脱贫啦!”

收到广东佛山到凉山普格县支教的小张老师发来的消息,我太高兴了。

此前,佛山赴凉山普格扶贫工作组曾邀请我到普格县为文学爱好者做公益讲座。从凉山首府西昌到普格县城有七十多公里,我们经过泸山邛海风景区,只见水面壮阔,风浪汹涌,鸥鸟翔集,确有“海”之风范;途经螺髻山时,小张介绍,它因似少女头上青螺状发髻而得名。山势奇峻,峰重翠叠,雾霭萦绕,亦有“螺髻天生”之美誉,螺髻“十里不同天”,四季景色各有特点。

我是轻易不会晕车的人,但在这千转万曲的“高速”公路上,我还是有些头晕。小张说,雨季时这里经常会出现山体滑坡和道路塌方,我虽没有亲历,但看到这条路上偶有滚石遗留、赤黄光秃的山体,滑坡沟壑的痕迹还非常明显,能够想象在主干道上都会出现的情况,想必通往乡下的道路更是如此。

途经几个不知名的村,我看到砖瓦房整齐排列,一般都是二层小楼,雪白的墙体上也都有红的、黑的花纹装饰,房檐下挂着成串的玉米。每一家房屋上都安装着亮闪闪的太阳能热水器,这些房屋都是这几年政府出资新建的。

我一路走,一路看,也一路思考。凉山彝人原本住在山上,生活艰苦而勉强自足,现在搬到山下来,他们依靠什么生活呢?改变了山民原有的生活模式,他们能适应吗?

带着这些疑问与担心,我来到了普格县城的古木洛村。它坐落于普格县特尔果乡北部,平均海拔2600米,距县城52公里,有4个村民小组,现有户籍人口206户756人,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49户199人,是典型的高山彝族贫困村。

2016年前,村子没有通公路,没有通信信号,也没有自来水,农户居住条件艰苦。我走进现存的一处改造前的房子,它仅有十几平方米,内墙与外墙都是用黄土和杂草混合堆砌的。室内阴暗潮湿,一口铁锅置于房子中间的灶上,灶旁边横着一张床板,据说之前房主人一家6口都睡在上面。由于年久失修,墙壁裂隙很大,房顶杂草丛生。房舍外几米的地方就是圈养牲畜的围栅,卫生条件极差。陪同我参观的佛山工作组陈奕常委介绍说,这间房的主人叫阿土阿牛,现在他住在广东佛山和中广核集团援建的新村里。

从这间房出来,就见到古木洛村集中圈舍。8间圈舍中养了猪、牛、羊等牲口,满圈后可实现200万元左右的产值。饲养员都是古木洛村村民,他们负责喂养、清扫工作,每月有收入。乡、村两级农技员集中进行防病防疫工作。集中圈舍配套的沼气池可有效解决村民燃气、肥料问题,同时也对牲口粪便进行无害化处理。

沿一条水泥村路下来,就是古木洛新村。我看到一户农家开着门,院子里满满的都是玉米棒,一个头戴蓝色围巾的彝族妇女正在院子里拾掇玉米。两扇黑色的木质大门,门楣上彩绘着红黄色的祥云图案,很有彝族风情。院子里一角正熏着腊肉,让人很有食欲。正对院门的是主房,两边还有厢房。室内有客厅、卧室,电视、冰箱、沙发、床等生活用品。其中一间是厨房,厨房里有米、面、油、鸡蛋等食物,摆放也很有条理。

沿路往村委会方向走,我看到道路一旁晒着黑色的菜籽,男男女女都在忙碌着。后来得知这个村还建有高山菜籽油的榨油车间。2018年,广东佛山出资建了180平方米的榨油坊,四川省第二中医医院出资购买榨油设备,建成了古木洛村首个农产品加工扶贫车间。这个车间由合作社统筹管理,榨油坊收取少量加工费,为村级集体经济增收。2019年这个榨油坊出油量近1.8万斤,为贫困群众增收近20万元。此外,广东佛山还提供了75万元,鼓励该村种植500亩中草药。

目前,古木洛村民的衣、食、住、行都得到了实实在在的改善。小张手机里存了这个村里一个学生的作文,她在作文中写道:今年,我家种了一个很大的油菜籽田,那金黄色的油菜花都凑齐了热闹。洋芋、荞麦等作物也长得非常好,家里还有苹果、桃子、梨,还有李子,叶片包裹着的玉米粒像排列整齐的牙齿。我的家乡古木洛村竟然有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我相信,家乡会越来越美丽!

从古木洛村回到特尔果乡的“稻鱼共生”产业园,绿臻农业的几位工作人员邀请我们品尝产业园种植的有机红米和田里养的鱼。红米咀嚼起来有种特别的香脆之感,这种米富含硒等微量元素。目前,特尔果“稻鱼共生”体验园共养殖了十四种冷水鱼。这些鱼平常游到水稻下吃虫,排泄物沉到水田里,水稻获得肥料。产业园的模式,类似于珠三角桑基鱼塘生态循环农业,但又有不同。特尔果乡位于海拔2100米的高山地区,桑基鱼塘不合适。陈奕常委曾在2018年跑遍34个乡镇,深入了解情况后,提出首先在特尔果乡打造普格县最大的冷水鱼生态养殖基地、红米有机种植基地,为保证政府投入资金安全,也尊重市场规律,他提出政府资金用于基础设施建设,通过招商引资吸引企业家投资经营模式,用广东“工业园”模式发展凉山“农业园”理念。如今,“特尔果模式”已成为可复制的成功范例。许多从前在外地务工的村民也愿意回到产业园做工。这几年,乡、村组织技能培训,一些村民成了致富带头人。

扶贫最见效果的是为老百姓建房、搞生产。可教育卫生又是怎样的呢?我们又来到了特尔果的村幼儿园、小学、医院。

走进幼儿园的一间教室,我看到27个小朋友们正在看动画片,教室里有电视机、白板,有小桌子、小椅子。到了村里的小学,教室里正在上语文课,学生们齐读的声音洪亮。午睡室里叠好的“豆腐块”,整齐摆放的拖鞋,都让我感觉到学生们有着良好的生活习惯。校长带我们参观了由佛山企业兴建的学校小型储水库,水要从八里外的地方引来此处,非常不容易。现在,学校的太阳能热水器保证学生们一周洗一次热水澡,连冲厕所的水都得到了解决。

乡卫生院是二层小楼,基本功能处室齐全。进门看到“卫生院人员去向一览表”,上面显示13名医护人员都在岗。雪白的墙壁上有宣传栏,张贴着工作制度。

普格之行,整天奔波于山路间,的确有些累,但想想陈奕和随行的从佛山禅城援助普格的医生、农技人员,他们才令人敬佩。有的去了凉山近三个年头,有的一年,有的已数月,远离繁华的佛山,远离亲人,他们的付出令人动容。

当看到小张的信息,又看到朋友圈中刷屏的新闻——四川省凉山州最后7个贫困县摘帽。我是真的高兴!为普格县的百姓,也为广东佛山驻普格工作组的全体扶贫工作者。我相信,下一步的乡村振兴举措,还会带来人的观念和素质的新变化,我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