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新闻 > 精彩推荐 > 梅州市当代作家小说创作学术研讨会在嘉应学院举行

梅州市当代作家小说创作学术研讨会在嘉应学院举行

更新时间:2021-01-12 来源:文学客家(微信公众号)

关于梅州文学,著名评论家、原省作协副主席李钟声认为,梅州有潜在的当代文学资源,如何在文学层面上苦心孤诣地打造、经营,是未来考验梅州作家的一个严峻课题。他对梅州作家寄予了厚望,期待梅州作家写出真正配得上这片土地可以传世的小说。1月9日上午,为帮助梅州小说创作提供参考路径和指引方向,梅州市当代作家小说创作学术研讨会在嘉应学院举行,来自嘉应学院的教授、博士,对我市当代作家翰儒、陈冠强、陈柳金、葛成石、朱红娜、陈耀宗、丘艳荣、丘玲美、张玉芳九人的小说作品进行集中研讨。活动由嘉应学院文学院、梅州市作家协会、中国客家文学院联合主办,梅州日报社社会副刊部协办。

微信图片_20210112100917.jpg

据悉,2020年4月,梅州市作家协会、中国客家文学院、嘉应学院文学院签订了《梅州市文学发展合作协议书》。根据协议,合作三方将在文学创作、文学评论、文学培训三个方面展开广泛合作,不定期举办以本土作家作品(包括海内外客籍作家作品)为研讨对象的学术研讨会、文学沙龙,促进多层次、多角度的文学交流,为梅州文学发展寻求新的突破口。至此已举办相关活动多场,而此次研讨会,从形式而言,在梅州尚属首次。

研讨会上,专家们各抒己见,现场不时爆出会心的笑声和真诚的掌声,氛围热烈。嘉应学院文学院院长陈红旗认为,通观这九位当代梅州作家的小说创作,我们既能感受到他们观照现实的努力和对小说艺术表现力的强化,也有理由相信他们的写实趋向中携带着对客家精神的认同。他们以自己的悲悯情怀在抒写底层民间的生存状态,这充分体现了他们作为现代知识分子的良知和天职意识。陈红旗表示,他更愿意他们坚守艺术精神的对抗特质和追求艺术空间的开拓,努力突破“写实”的惯性的创作思维轨道,重新扩展智性空间和丰富自己的生命体验,进而将其内化为厚重的艺术体验和小说创作实践。

魏宇文教授仔细阅读了陈柳金的《如此喧嚣》《面朝黄土》《红皮鼓》等城市系列短篇小说,她评道,陈柳金描写了一群城市边缘人的生活状态,以及他们在城市中的各种情感困惑,揭示了他们在夹缝中挣扎时那种心神不定的恐慌、无奈和无助,成功塑造了一群城市底层小人物的众生相,具有饱满度和鲜活感。她认为,陈柳金的城市系列短篇小说之所以写得成功,主要归功于他深厚的生活积淀和敏锐的社会触角等。

冉正宝副教授则侧重谈了他对陈冠强长篇小说《有竹人家》的阅读体验。他说,追求现实的真实性是该小说的一个重要看点,但文学创作一向强调艺术真实而忌讳这种逼真或等同地再现现实。但陈冠强终究用真心实意、勇气担当和历史责任感处理好这两者的关系,跨越了一道道创作禁忌之墙,也翻越了作家在创作心理上的一些禁区,以最易为人接受的小说体裁形式,为世人留存了关于客家民系的方方面面的形象资料,为梅州客家文学的创作发展提供了又一种可能。

张劲松副教授、博士解读的是另一部长篇小说——翰儒《归宿》,他说翰儒左手写散文,右手写小说,左右逢源,风生水起。其作品既为过往的艰难生存作证,亦为自己的心灵成长立传。比较而言,张劲松更欣赏他的散文,特别是那些源自记忆深处的乡土散文。而在小说创作方面,因其以写散文的笔法写小说,由此带来的阅读体验必然也是散文化的,如故事性不强,情节推进缓慢等,但他相信在翰儒下一部新作品中,小说的笔法会愈加成熟老到。

“纵观九位当代梅州作家的小说,无不体现了鲜明的反思性特征。”李金龙副教授、博士认为陈柳金的小说反思人们的现实境遇与精神渴求,揭示出现代人精神根源与外在现实分割断裂的问题;陈耀宗的小说反思人性心理与权力体制,揭示“他人即地狱”的现代精神困境;张玉芳的小说反思时代变迁与价值观念之间的关系,说明人们的意识、观念并非想象中一成不变,往往随着时代的变迁而发生偏移甚至是颠覆。另外,陈耀宗、丘艳荣的小说往往在结局处安排始料未及的转折或冲突,丘玲美的关于日常市井生活的叙事场景与叙事语言都具有较为鲜明的意外性。

这九位当代作家中,其中葛成石是唯一非梅州籍的,但他深耕梅州,定居梅州已数十年。“葛成石作为梅城的新客家人,以《怪圈》《木叶落》《像白鸽一样飞翔》等作品展现了对人生世相的出色描摹和审视,其语言贴近现实生活,常常于凡人琐事中突显社会百态和人性的复杂。”杜昆副教授、博士如此评价道。杜昆还认为,朱红娜的《桃花劫》《雨夜》《鸳鸯茉莉》等作品擅长以精简流畅的文字勾勒现代女性的情感体验,对在道德、尊严和情欲中挣扎的女性的描写颇具力度和神韵。

如何在传承守持中探索创新,如何在内外质疑中开放进取,既保持流光溢彩的特色,同时争取更具审美震惊效应的经典名作,这是诸位教授、博士对梅州文学的期冀,也是梅州作家们要努力的方向。研讨会上,参加活动的二十多位文学爱好者纷纷表示,举办这样的研讨会,让他们对小说创作有更加清晰的方向,受益匪浅。“通过今天的学习,我对写一个故事该怎样设置背景,如何理顺主线,用什么人和事来衬托才能让人物更丰满等问题有了更深的认识。”蔡巧玲说。陈华则对“写小小说不能用太多的散文语言,否则小说语言变得不够凝练”颇有感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