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粤评粤好 > 观点·争鸣 > 2020年报告文学:倾听时代巨变跫音 倾情书写当代传奇

2020年报告文学:倾听时代巨变跫音 倾情书写当代传奇

更新时间:2021-02-03 作者:李朝全来源:文艺报

时代和生活是文学创作之母。2020年,我们遭遇了人类历史上又一次严峻的疫情,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和影响深度及广度、长期性与深刻性至今仍无法作出判断,它对中国和世界政治、经济、军事、外交、人民生活的重大影响至今仍在持续。当然,2020年更是全面脱贫脱困、全面迈进小康之年,中国即将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使全体国民摆脱贫困,走向小康,这是中国历史上也是人类历史上的一个创举,也是一项前无古人的伟大事业。报告文学是时代的记录者、书写者和历史记忆的保存者、传承者,在中国和世界发生纷纭复杂的重大事件之时,报告文学正应大有作为。事实上,在2020年,中国的报告文学作家的确没有辜负时代寄予的厚望,他们的身姿活跃在各个事件现场、实践现场,他们拿起笔倾情记录和书写,从而使本年度的报告文学创作迎来了丰收的景观。现在可以肯定地说,2020年是报告文学创作的一个大年,当然,这个丰收来之不易,同时也是一个令人悲欣交集的结果。

抗疫叙事彰显文学力量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来,影响深广。中国作家在描写反映抗疫斗争和疫情方面不遗余力,采写发表了一批有影响的报告文学。

在疫情暴发初期便出现了来自抗疫前线或者疫情地区的各种各样的日记、笔记、战地记录、文艺通讯和报告文学。这些纪实性作品大多为身处抗疫前线或亲临抗疫前线的作者所写。有的作者是医生护士等医务人员,有的是记者,还有一些作家。譬如,《光明日报》记者晋浩天、章正撰写的《那些匆匆而过的英雄本来如此平常》。

2月下旬,中国作家协会派出一支作家小分队赴武汉抗疫前线采访。李春雷、李朝全、纪红建、曾散和普玄等作家深入到武汉市各大医院、隔离点、派出所、社区、超市、消防局等地,采访处在疫情防控第一线的各条战线的人们。这些作者以一批在场感、现场感鲜明的短篇报告文学,记录下了他们在武汉抗疫前线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具有真切、真实、可感的特色和很强的可信度。其中,李春雷采写了《铁人张定宇》《三月正青春》《感谢纸尿裤》《哭笑天使》等作品,聚焦渐冻人、“人民英雄”张定宇、被湖北省记了大功的疫情上报第一人张继先和护士肖思孟、张明轩的经历和事迹,鲜活地再现了抗疫前线医护人员奋不顾身、全力赴救的感人场景。纪红建的《生命之舱》描写了此次抗疫斗争中的医学创举——方舱医院。他还采写了《一个武汉警察的春天》等反映警察、消防员、志愿者的作品。曾散特别关注抗疫前线的年轻人,发表了一批反映“80后”“90后”青年在疫情防控战中所绽放出的青春之花、所迸发出的青春光彩,如《如意》《迎风吐蕊,朵朵花开》《爱的温暖和力量》。普玄则注重描写和反映普通人在疫情中的经历与遭遇,特别是创作了类似《老唐这一路》《他们的名字叫美德》等一批讲述志愿者故事的报告文学。李朝全《一位叫“大连”的志愿者》《一心赴救,无惧生死》分别采写了一位“误入”武汉城的小伙子的曲折经历和武汉地区最大医院同济医院在疫情防控中所作出的杰出贡献。《勇敢的女孩》则讲述了三位来自湖南、四川、山东的医护人员英勇顽强同疫情抗争的故事,《武汉保卫战》全面反映武汉疫情防控斗争的完整过程。这些来自第一手资料的记录和书写,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文艺报》《人民文学》《中国作家》等报刊首发,“学习强国”、人民网等转载后,产生了广泛的社会影响。他们在危难时刻的挺身而出积极发声,也受到了文学界的普遍褒扬。

与此同时,中国作协同《人民日报》联合开设“抗疫一线的故事”报告文学专栏。《光明日报》连续多期在头版或头版头条刊发抗疫题材短篇报告文学,及时反映全国各地的疫情防控战,弘扬抗疫过程中突显出来的精神,都产生了很好的社会效果。张培忠、许峰的《千里驰援》,王昆的《火神山第N次破晓》等作品真实反映了全国各地和解放军医疗队全力支援武汉及湖北抗疫的感人情景。熊育群的《守护苍生——记战“疫”中的钟南山》和刘妍的《钟南山逆行的72小时》真实记录了“共和国勋章”获得者钟南山的英勇事迹。何建明的《第一时间》《上海表情》以身处一线的采访,记录了上海疫情防控的生动场景。

紧接着,在国内疫情趋于和缓之后,中国作协组织了一批全景式抗疫叙事作品。其中,熊育群的《第76天》和刘诗伟、蔡家园的《生命之证:武汉“封城”抗疫76天全景报告》,都是对史无前例的武汉关闭离汉通道的故事和历程的回溯与记录,注重对亲历者、当事人的采访,披露了众多重要的细节和情节。武汉作家刘诗伟和蔡家园以身处武汉的切身体会与感受,尽力记录真实的历史,采访和资料扎实丰富,对疫情发展脉络的梳理清晰,辐射的各个方面比较完整;作品的在场感、思辨性比较鲜明,情感饱满,思考贴切,读来毫无疲惫之感,无疑是一部有价值的亦值得留存的作品。而熊育群则通过对国家卫健委、中国疾控中心、中国中医科学院等医疗专家和武汉部分医疗机构、医护人员、普通百姓和留学生等的采访,力图还原武汉疫情防控战的高层决策、顶层设计和社会各界密切配合、勠力同心、齐战疫情的生动场景。程小莹的《张文宏医生》探究张文宏为什么蹿红、红在哪里,突出他是新冠肺炎疫情这一突发事件中一位高明的解题人。查琼芳的《查医生援鄂日记》则以医者的亲历,讲述援鄂抗疫那些难忘的日日夜夜。这些作品都为我国的疫情防控战留下了珍贵的历史印证,也能带给人们情感的冲击和思想的启示。

迄今为止,抗疫文学创作已经取得了突出的成绩,印证了灾难面前作家没有缺席、文学没有失声的铮铮誓言。这些作品既是对抗疫的文学记录和证明,更有对疫情及其防控的思考,真实记录了疫情防控中做出重要贡献的人物和他们的事迹、故事,也记录了疫情防控过程中的各件大事要事急事难事,具有鲜明的史记、史志价值。这些作品同时也是珍贵的灾难志,具有方志价值。它们对于弘扬伟大的抗疫精神更具有重要作用。与此同时,许多作品深入地思考了人与自然、人与生态、人与动物、人与疫病的关系,倡导构建健康中国,注重反映如何应对突发性重大公共卫生事件,总结了在抗疫过程中的诸多创举及创造,鲜活地保存了历史原貌,因此,这些作品又具有疫情防控史鉴价值,以鉴古知今、昭示未来的价值。

当然,毋庸讳言,抗疫文学尤其是报告文学的质量还有待提升。有的作者通过道听途说、网络搜索拼凑资料写作,难免失真失实;有些作品属于急就章,相当于文艺通讯或通讯报道。对疫情下的众生相及社会百态还需要更多的整合与梳理,对从国际性及人类的全球性视野和视角观照疫情,对疫情后涉疫人员的持续跟踪描写,对疫情“次生影响”或“次生灾害”的关注等尚存不足,抗疫文学书写还有待深化、升华,需要进一步的梳理、整合、思考和提升。特别是运用小说、叙事长诗等其他体裁反映抗疫主题的创作尚待开垦。抗疫是一桩影响人类深远的百年大事,理应诞生与之相匹配的伟大作品。这无疑是值得特别期待的。

全面小康铭记艰巨历程

脱贫攻坚是2020年最扣人心弦的伟大壮举。在全国各个省区市,在脱贫攻坚的各个现场,都能看到作家们的身影,这是令人振奋和欣慰的。中国作协组织了25位作家,沿着习近平总书记的扶贫足迹,采访了从河北阜平、安徽金寨、湖南十八洞村直到宁夏西海固、闽宁镇,贵州毕节、铜仁,四川大凉山,云南鲁甸等众多贫困地区,采写出版了20多部报告文学。这些作品的陆续出版,已然形成了一种强大的集束效应和虹吸效应。它们是中国作家献给这个时代的一份文学答卷。其中有多部作品已签署对外版权输出协议,即将翻译介绍到国际社会,将会在传递中国声音、讲好中国故事过程中发挥积极作用。这其中,包括李迪的《十八洞村的十八个故事》、秦岭的《高高的元古堆》、蒋巍的《国家温度》、关仁山的《太行沃土》、李春雷的《金银滩》、徐剑的《金青稞》、任林举的《出泥淖记》、许晨的《山海闽东》、徐锦庚的《涧溪春晓》、哲夫的《爱的礼物》、丁晓平的《井冈神山》,以及非报告文学作家如欧阳黔森的《江山如此多娇》、潘小平的《大别山上》、王松的《映山红,又映山红》、高凯的《拔河兮》等,一大批作品各具风采,各有特性,都注重实地的采访和第一手资料的搜集,都注重刻画和描写脱贫攻坚战中小人物的经历和事迹,因此,这样一个个创作场景、创作描写对象所烘托汇聚而成的便是全民的脱贫、全面的脱贫,其所表现的便是一场全局性的、举国性的、历史性的划时代变革,其所彰显的正是一个都不能少、一个都不落下的脱贫攻坚恢弘的抱负、梦想与决心。

《江山如此多娇》在历史的坐标上,运用今昔对比的手法,描绘脱贫攻坚战所取得的辉煌成就。在上世纪80年代,贵州不少地方的贫困面貌就像毕节赫章县的海雀村一样,苦甲天下,一如新华社记者刘子富笔下的那样:老百姓食不果腹,衣不蔽体,女人因为没有裤子穿而无法出来见人,老百姓揭不开锅,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对党和政府有怨言,没有一个人上访,没有一个人向国家伸手,也没有一个人外逃。尽管贫困交加,他们反倒责怪自己不争气。遵义县枫香镇花茂村原名荒茅田,以前这里没有花,见不到树,环境脏乱差。通过政府主导的改环境、改厨房、改厕所,通过扶贫,百姓生活转变,环境生态变好,现代化设施引了进来,花茂村变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花繁叶茂的“百姓富、生态美”的美丽乡村。又比如铜仁市万山区原来依靠汞矿的开采而曾经繁荣兴盛令人眼红,但是当资源枯竭之后,汞矿职工穷困潦倒,甚至不得不去偷农民地里的红薯来度荒。在国家扶贫扶持和资源枯竭型城市转型发展战略的推动下,万山区通过农、文、旅一体化开发,建设农业博览园,开展合作社养殖种植,发展电商,解决百姓住房,从而使这座城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老百姓逐步过上了小康生活。这些鲜活的事例证明,即便是在那些最不适宜人类居住的地区,通过脱贫攻坚的大决战,也能让百姓生活发生历史性的变化。这是一场震古烁今的时代变革,是在荒漠戈壁上在石头村里描画的最美图画。作者不仅书写农村生活面貌的变化,同时也进一步描写老百姓在扶贫脱贫过程中精神面貌的变迁。许多农户原来不争气,躺在床上等国家扶持,“等靠要”到后来则变成了人人主动要求脱贫,奋力作为,争气奔小康。

《金银滩》构思巧妙,李春雷只选取了张北县塞北一家人徐海成及其家人脱贫奔富的故事,采用点面结合的写法,把一个人、一户人家跟一个县、一个国家的变化关联起来,把个人追梦、逐梦、通过奋斗实现脱贫梦想,同一个国家努力追梦、实现脱贫攻坚的伟业故事勾连起来。徐海成的故事因此而具有了典型性和代表性。与《金银滩》相似,鲁顺民和陈克海的《赵家洼的消失与重生》就像解剖小麻雀,把岢岚县赵家洼这个村子“挖掘”得底朝天,通过对这座小村庄历史细致的梳理剖析,反映脱贫攻坚带给乡村浴火重生的生动景象,对中国乡村的来路与去向进行了深入的思考。

除此之外,湖南教育出版社组织出版的“十村记”丛书和作家出版社推出的“脱贫攻坚报告文学”系列,都推出了一批不错的新作。章石山的《奋斗与辉煌——广东小康叙事》全面系统地梳理了自1978年实行改革开放至2020年40余年间广东一省所发生的历史性变革,聚焦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追求文学性与思想性的统一,书写了一部记录小康的文学史志,堪称是一部改革开放时代的“创业史”。朱朝敏的《百里洲纪事》,以长江上最大的一个江心岛百里洲的脱贫故事,折射脱贫攻坚一线的动人场景,采用了小说化的笔法,刻画了一系列鲜明的小人物,为报告文学和小说文体的交融进行了有益的探索。何建明的《诗在远方》对宁夏的脱贫事业进行了生动描写。陈果的《古路之路》反映悬崖村的脱贫事业。凌翼的《新长征 再出发》和卜谷的《于都河在诉说》都聚焦长征出发地于都人民的脱贫过程,凸显了长征精神和苏区精神在新时代焕发出的新光彩。厉彦林的《延安答卷》将延安作为中国脱贫伟业的重要样本进行剖析。王国平的《一片叶子的重量》以散文化笔法,讲述一片白茶叶子如何富了安吉一方百姓的故事。朵拉图、逄春阶的《家住黄河滩》叙写了山东黄河滩区易地搬迁脱贫的艰辛过程。张雄文的《雪峰山的黎明》关注湖南雪峰山区百姓借力文旅开发实现脱贫。这些作品题材都比较独特,描写对象及内容亦具有相当的代表性。

关于脱贫攻坚和全面小康主题的抒写,对于中国作家而言一直处于正在进行时。还有大量的题材和领域、主题和问题亟待开掘深挖。本年度,令人惊喜的是出现了两部反映脱贫攻坚过程中及后脱贫时代课题的报告文学。李琭璐的《小康路上,因病致贫之痛》反映脱贫攻坚中存在的因病致困问题。丁一鹤和毛永温的《厚土中国》聚焦脱贫以后怎么办的问题,这是一个具有前瞻性的话题,作者以“防贫保”这一创举为例,讲述了如何应用金融、财经手段来防止脱贫户再次返贫,从而巩固和保证脱贫的成果。

关于脱贫攻坚的书写,今后除了继续深化、深耕之外,继续聚焦全面小康、让全体百姓过上美好生活的话题之外,更多的将会关注脱贫以后怎么办,脱贫以后往何处去的重要课题,亦即后脱贫时代的乡村振兴、乡村治理和城乡融合等社会课题,相信我们的作家会继续本着家国情怀和百姓情怀,关注描写这数亿百姓未来的生活画卷。

国计民生传递百姓心声

热点事件、重大工程题材一直是报告文学着力的一大重点。比如王敬东、朱向军的《“华龙”腾飞》反映中国核电发展历程,聚焦我国拥有完全知识产权的第三代核电华龙1号的研制建造历程,描写了以邢继为代表的一批科研人员,表现他们如何刻苦攻关、自力更生、自强不息的拼搏精神。

今年是深圳特区建立40周年。深圳的发展举世瞩目,激动人心,涌现出了无数可歌可泣的人和事。陈启文的《为什么是深圳》通过对华为、腾讯、大疆、中兴通讯等四家深圳企业样本的解剖,揭示深圳40年来飞速发展的秘诀。李朝全的《到深圳去》通过讲述若干个优秀人才的深圳故事,揭示深圳以人才立市的根本发展战略。还有像刘元举关于深圳大学的书写《荔园筑就的精彩:来自深圳大学的报告》,南翔、欧阳德彬的《这是一块神奇的飞地》等,都是反映深圳特区40年创新发展之路的佳作。

关于“一带一路”建设的书写,值得关注的是高洪雷的《丝绸之路:从蓬莱到罗马》。这部作品通过深入开掘、梳理各种历史文献,采用独特的叙事方式,即以地理坐标为叙事线索,选取丝绸之路沿线各国的15座代表性城市,分别讲述发生在这15座城市里的历史风云,同时注意用遣唐使高元度、西汉张骞、东汉班超的副使甘英、传教士利玛窦、马可·波罗等历史人物的足迹,串联起了丝绸之路的发展沿革。作品叙述视角独特,线索清晰,具有较好的知识性和趣味性。

在反映生态文明建设方面,胡平的《森林纪》聚焦中外众多大都市对于保护森林植被、绿色发展思想的践行,揭示了人与生态和谐共处、人与生态是一个命运和生命共同体的理念。任林举的《虎啸:野生东北虎追踪与探秘》,通过探寻东北虎的足迹和今天的生存状态,反映生态对于动物生存的重要性和动物与人类如何和谐共处的主题。

报告文学是一种食人间烟火的活文学,涉及人间冷暖、百姓生存、国计民生的主题,一直是报告文学作家发力的一个重点。这方面,比如像彭名燕《其实我一直没走远》《用爱吻你的痛》对于流浪者收容救助工作的描写,李燕燕《无声之辩》讲述了一位为盲人残障者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师唐帅的故事。为那些无法自我表达和辩述的人代言,这无疑是一项崇高的事业,而唐帅能够数十年坚持不懈地将这件事做到最好,使他赢得了良好的社会口碑。这些作品直逼人性与人心,读来令人动容。

传记创作注重新开拓

传记文学领域,2020年出现了一批优秀的英雄传记。譬如描写张伯礼、张定宇这样的人民英雄的故事,反映“共和国勋章”获得者的感人事迹如钟法权的《张富清传》,还有关于“时代楷模”“最美奋斗者”等英雄榜样的书写,如罗大佺的《石头开花的故事》、刘国强的《曲建武和他的学生们》、范稳的《深情写在大地上》等聚焦了一批当代重大宣传典型,仇秀莉笔下的人民艺术家《一片丹心向阳开:“最美奋斗者”阎肃的艺术人生》细腻而感人。这些作品都旨在弘扬社会的主流价值观,为人们提供一个个理想信念的范本,激励人们为了自己的理想而不懈奋斗。

传记创作中,近些年来备受关注的是科学家传记。这些作品尤其注重倡导科学家身上所具备的科学精神,求真求实、创新创造精神。这是我们这个时代所匮乏和急需的。作家们通过塑造一系列科学家生动的形象,呼唤科技兴国、科技强国;在科技迭代发展迅猛的今天,召唤人们更多地关注科研,更多地具备科学精神,真正将科学技术作为第一生产力,紧紧依靠人才驱动创新驱动战略来提升国家经济、科技、国防实力和综合国力。

近年来,特别值得关注的是涌现出了一批城市传。这与新世纪以来方志创作的关注和兴盛不无关系。邱华栋的《北京传》、叶兆言的《南京传》、叶曙明的《广州传》、胡野秋的《深圳传:未来的世界之城》等都产生了一定的反响。这其中,由新星出版社组织推出的“丝路百城传”惹人瞩目。孔见的《海南岛传》这部带体温的写作,还原了海南岛这座孤悬大海的海岛的千年历史沧桑,人文气息浓郁,是城市传、地域传的重要收获。

报告文学是一种记忆文学,尤其注重聚焦热点、重点事件。譬如,2020年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除了关于这一题材的优秀纪实作品再版之外,也出现了如王龙撰写的《迟到的勋章》这样揭示鲜为人知的历史人物的新作。作者讲述了抗美援朝战斗英雄柴云振孤身阻敌、气壮山河的战斗经历,以及隐功埋名、不改初心的人生传奇,既有唤醒人们战争记忆的价值,也有弘扬英雄精神的意义。

纵观2020年的报告文学创作,作家们在创作技巧、手法上也有一些新的开拓,在创作理念上显得更为开阔,特别是对于文体交融方面,注意运用小说化、散文化和诗化的笔墨来撰写报告文学,在文体上进行了有益的探索,取得了良好的实绩。报告文学注重倾听时代铿锵前行的足音,倾情讲述当代生动感人的中国故事,为历史留存了珍贵的文学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