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粤读粤精彩 > 会员文选 > 王民|读卢锡铭《那一夜,穿行于三峡》

王民|读卢锡铭《那一夜,穿行于三峡》

更新时间:2021-02-06 作者:王民来源:广东作家网

胸中块垒堆积,愤慨欲发又不能发,应是多么难过压抑的状态!

一个有思想的,不随波逐流的的书写者,怎样写,才能让读者理解,领会他对时局现实之思考批判,在中国,是难题。

对付此难的文章大家,自古就用曲笔隐藏,暗示迂回的曲径通幽,去点明那个理。他们带着读者钻入大山云雾,又引导他们转过山角,进入山那边;那边沃野千里,薄云笼罩,轻纱湿衣忧伤淡淡,读者开卷,便如与书者唔面,会心颔首:痼疾虽不能治,却针了砭了,虽依然推不开,那沉重。

卢锡铭先生的《那一夜,穿行于三峡》,写于三峡立坝前夕。

那时节,一些重庆市民立于朝天门码头,悲叹奈何不了东逝水。

之后若干年,重庆下游长江生态鱼蟲改变着,技术工程人员小心翼翼伺候着......

咦呀——

有歌者,立于江之岸,高声吟诵——

朝发白帝彩云间,

千里江陵一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住,

轻舟已过万重山。

......

那一年

那一夜,三峡立坝前夕,卢锡铭先生与中国青年报刊界的老总们,在成都的一次会后,走向三峡,从重庆上船,向原生态的三峡,作最后的,深情的惜别。

跟着作者,打开书页,人似乎回到了童年,又见美丽的长江嘉陵江汇流一处,夕阳西下,光波鳞鳞。

跟着作者,人又听见了那江上离歌,仿若进入了雄伟的瞿塘峡、惊险的巫峡,然后,眼睛湿湿地,进入秀美的西陵峡,与那江那水,那两岸杂树,那涪陵丰都,石坡石梯坎,那原生态的背娄三峡,深情惜别。

神女峰来了。王母小女儿瑶姬伫立江中,迎面而来。

先前呆在船舱里的老总们,此刻也呼地一下,全涌上了甲板。

作者笔下,一帮满腹经纶的报社老总,在三峡夜色中,放松地评说神女,议论命运......

追着作者时而庄重典雅,时而轻快人间烟火之叙述,随着起伏抑扬,迂回转折的节奏往下读,读到最后,心里那憋闷不快,那疑惑叩问就一口吐出来了;掩卷沉思,明白了作者用心良苦:骄傲人类不知敬畏久矣——,清醒者哀之伤之,声声叹,忧伤低头。

对承载千年中华文化信息的三峡,爱之惜之,为不畏天的骄傲人类忧伤,是文章之魂。

而人是否需要挑战命运,是文章之串珠线。

作者肯定了王昭君对命运的抗争,且肯定了神话中的瑶姬对天后的抗争。

他说,三峡上的两位女性,都是敢于挑战自己命运的勇者。由此看来,人的命运是可以挑战的,是可以自己把握的。

但是,文章串珠至于此,笔锋一转:“可船进入庙南宽谷三斗坪时,我对自己的想法又产生了怀疑。

三斗坪是三峡长江最宽处,三峡大坝即建于此。预测三峡建成后,坝前水位抬高110米,峡谷的水体景观会大打折扣......兵书宝剑景观将被淹没,屈原祠、张飞庙和一些著名的石刻也要往上迁。”

对此折损,重庆人,三峡人,长江专家文保者,更有切肤之痛。他们写了百数万文字,上陈一条又一条弊端危害。

许多文章悲愤难抑慷慨激昂,然而,它们却在见光之前就尸骨无存了。

而二十多年过去,今天仍然能够在卢先生的笔下看到如下文字:

“啊,令人敬畏的长江三峡,尚且不能左右自己的命运,何况脆弱如斯的人乎?若碰上不可抗的原因,人能选择么?看来对于命运这个命题,要潜心解读一辈子也。”

节制,浓墨,忧伤,简短的结尾,够得读者去咀嚼,寻味。

作者似乎只是抛出了问题而没有回答,然而,这就是一种高明,一种真实,一种哲学的中庸存在了。

2021.1.27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