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粤读粤精彩 > 会员文选 > 谢显扬|《相思渔港》

谢显扬|《相思渔港》

更新时间:2021-03-15 作者:谢显扬来源:《南方》杂志

相思树的花苞,在春风浩荡春雨滋润的海陵岛绽放,在激情夏日丝路扬帆的蒲鱼洲湾孕育新生命,在史海钩沉的“南海1号”海洋文化遗存中激荡相思梦。

我们追逐漠阳江,来到相思树遍地开花的海陵岛渔港,向导指着海面上凸起的一块巨石,要大家猜猜像什么。有人绘声绘色说像鹞鱼,还说鹞鱼后面的沙坝形似鹞鱼摆动的尾巴,仿若鹞鱼在游动。向导恭喜抢答正确,说当地渔民爱把鹞鱼唤作漂浮的“蒲鱼”,因而将这方靠泊渔船的港湾起名为蒲鱼洲湾。

蒲鱼洲湾在月亮与潮汐的相思潮中渐渐苏醒,每天两次的高潮低潮,自清晨渐涨至中午高满,又退潮至傍晚至低;入夜渐涨至深夜高满,再退潮至清晨至低,周而复始,予以蒲鱼洲湾的生物注入生命律动。

红坎头新石器晚期遗址,见证蒲鱼洲湾早有渔民从事渔业生产。这片三面环山一面吞吐海洋的港湾,前身叫戙船澳,戙是指打在浅海拴船的木桩,意为泊船的小港湾。这里的渔民,历经一场大风灾后,从戙船澳迁至粪箕澳,后来改称蒲鱼洲湾,再改名闸坡渔港。

蒲鱼洲湾上的白沙滩,是渔民晒网、装帆、修船、补给的天然港湾,吸引八方渔民奔赴这方渔湾生息。渔民逢初一、十五,或造船或出海或回港,乃至红白喜事,都爱问汛潮汐,甚而用“初一”“十五”“金水”来给渔家孩子取名。明代戏剧大师、礼部主事汤显祖被贬徐闻时,曾驻足戙船澳,留下“昨夜双鱼何处所,戙船多在海陵山”的名句,他毕生创作了一出出爱情悲喜剧,说不准哪出烙印着戙船的悠悠岁月。潮涨潮落,蒲鱼洲湾的渔民,在这方渔湾追逐“朝去晚回”的浅水渔获,进而酝酿“一摆海”的深海耕耘,再开发机械化的远洋捕捞。上世纪后半叶,这方渔港的渔业生产步入广东前列,上世纪90年代末被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定为“渔业资源可持续利用示范区”,新世纪登上“国家中心渔港”圣殿。

家口船在欸乃声中摇出上世纪20至30年代渔业经营的兴盛岁月,这是以家庭男女劳力为主角向海而生的渔业生产模式,全港曾有家口船百艘之多,占去当年蒲鱼洲湾渔船总数的大头。暴富的家口船渔家嫁妹仔,出嫁女穿金戴银,奢侈豪放。近年庆安街外嫁女举行回娘家巡游,演示了家口船人家出嫁女炫富的空前情景,印证了昔日渔民以“家口船嫁妹仔”作炫富口头禅的史实。

取代家口船渔业经营模式的,是以信船生产,贸易补偿,大工负责,清一色男性劳力唱主角的单老寮深海渔耕模式,继家口船后盛行于上世纪30至40年代。单老寮以盐腌制品为终极渔产品,耕耘深海捕捞,出品富市场竞争力的优质鱼,渔产价值高。单老寮以大工为中心,盛行大男子主义文化。由于常年追捕鱼汛,多方位征战渔场,船工多以咸水歌寄托情思。这般渔业经营分配模式,也被新中国成立后的集体渔业经济组织所优化接纳,直至改革开放后点燃新的渔业渔商文化火花。

蒲鱼洲湾的渔产量,曾于上世纪70年代创造历史辉煌,海捕量位居全国同类渔港产量亚军,其中羊鱼产量占八成多,创下百天百万担记录。闸坡水产综合化工厂生产的乳白鱼肝油,也因能增强人的体质,对青光眼、肺结核、皮肤病有显著疗效,荣获省级轻工业系统优质产品称号,成为一品难求的奢侈礼品。

耕耘海洋,船是渔业生产力的象征。上世纪初,蒲鱼洲湾仅能维修和装造一些浅海作业的小渔船,直到上世纪40年代,开始装造七艕船、圆尾船、大渔船,乃至后来的机械动力渔船,创造出蒲鱼洲湾造船业的新辉煌。

走进闸坡造船厂,向导给我们科普了压漕、龙骨、横档、桡艕、金顶、小轩、大轩、桅杆、尾架、水翼、开孔舵诸多造船常识,以至于我们再移步进入水晶宫听讲解员解说“南海1号”沉船结构时,一下子便豁然明了。

踏进蒲鱼洲湾的十里银滩,仰望广东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的碧波光芒,我们倾心倾情醉倒在800年前南宋商船的“水晶宫”里。

南海丝绸之路,启源于秦汉,繁荣于唐宋,是著名的古老海上经贸线。“南海1号”见证了喜怒哀乐、悲欢离合的航海故事。据说宋明以降,南海丝绸之路上中国古沉船多达2000艘以上……这艘在海底深宫尘封800年的“南海1号”,仿佛一位刚出浴的芙蓉仙女,一面世便以经典“颜值”惊艳全世界——全船长度26米以上,宽度10余米,船身高8米,排水量约600吨,载重近800吨,是目前世界上发现年代最久远、船体最庞大、保存最完好的商船。向导忽然话锋一转说:“我们闸坡造船厂虽然没造过此类‘福’船,但已获全国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证,装造的渔船造型好看,坚固平稳,价廉物美,深得粤港澳大湾区船家的追捧,纷至沓来订货……”

好一艘在海底深宫尘封800年的“南海1号”,文物价值连城,目前出土文物总数超过18万件。这首古沉船从多个视域透视出宋朝的富庶,富在海贸、内贸、边贸……中国南海丝绸之路的开拓,也激活了广东沿海的贸易,宋时广东的瓷器年出口总产达1.3亿件。

涨潮声中万国商。遥望南海的万国商船,我感叹中国船舶业从“南海1号”到明朝的“三宝太监七下西洋”……其中最多一次率领208艘船、27000人的浩荡船队,这是何样的征帆竞发、何等的气派辉煌。

更为让人骄傲的是,在西方国家广泛称道的地理大发现之前,郑和率领的浩荡船队七下西洋,比迪亚士发现好望角早了82年,比哥伦布到美洲早了87年,比麦哲伦在到达菲律宾早了116年,比达•伽马到达印度卡里库特早了93年……

进入新时代,阳江直挂“南海1号”云帆,开发区域文化、华侨文化、旅游文化、特色文化、枢纽文化、口岸文化、经贸文化……乘风破浪驶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未来。

(载2021年第4、5期《南方》杂志)